Tuesday, February 4, 2014

花山險地

(花山記‧之二)
畢直的崖壁

無路之路,只能潮退浪不急時,才能通

盤算了好久,看準了天氣、待風浪減退、計好了潮汐、約好行山經驗豐富的朋友同行,還參考了圖片、google map裡看清楚地形。

闖花山巖岸前的一晚,我瞓唔著。

這大概是小學三年班,學校大旅行去太平山頂以來,從未試過的事。

怕危險,怕累及同行的朋友。

旅途上犯險,多屬自找麻煩,難得美景,為何不多走一步?多一步、再一步,爬多一步、踏深一步,明知深入險地,卻不願放棄,細微的每一步都得心應手,忽爾回望,卻發現已走得很遠,回頭無路,你已沒有選擇。(此行相片,見主場新聞:花山圖輯)

想起最驚險一次,多年前在瑞士少女峰鄰山一條行山徑。

時值初夏,徒步看冰川,卻見路牌標明「山徑封閉,請勿前行」。當時年少氣盛,一於少理,眼見山腰積雪全融,想不到封山理由,一於走到山窮水盡處再算。

路走了大半,前面有陡坡,左邊是深淵、右方是懸崖,才明白為何要封路。原來山陰處陽光照射不到的角落,有一條雪舌尚未融掉,把羊腸小徑全掩蓋。

怎麼辦?踏雪而過?不可以,因為積雪鋪在崖壁上,一滑倒,就直墜深谷。

前無去路,本應回頭,但眼見陡坡下方的雪舌已幾乎全融化,只差幾步,沒理由就此放棄,於是更向險中行,沿著幾近畢直的陡坡,抓緊草頭爬下去,繞過雪舌,準備往上爬回到小徑,卻發現這邊的峭壁更直,手足開始痠軟,暗叫不妙,才明白為何有人遠足會唔上唔落,「被困山中」。

無人之境,卡在險壁之上,手軟、疲累,我們最後一鼓作氣,一躍而上,踏準那方寸石隙,手腳並用,才回到路上。

沒走兩步,才看見有另一條更大的雪舌擋在前方。

後無退路,只好硬著頭皮,再攀崖過雪舌。

獎勵是,四野無人,得見斜陽裡幽藍的冰川;也明白了,生命寶貴,福禍自招。

花山巖岸,路要自己走出來。問題在,你要走錯路,才知道走錯了路;有些位置,正是上山容易落山難,沒有回頭路。

走進險地,往往回頭不是岸,只能犯險往前。你知道無限風光在險峰,也可能萬劫不復就在轉角。

危險嗎?安坐家中有海嘯、旺角街頭有漒水、新鮮嫰雞有禽流感。我相信,只有小心睇路,有足夠安全意識,有自知之明,量力而為,風險可以減得很低。
走過之後,就知道哪一條是安全的路
萬柱海岸,令人驚嘆的石柱群

(花山記‧之二)

***   ***   ***

相關文章:
花山記‧之一:花山巖岸‧這裡是香港
積極恐慌保平安 
本人每在郊野見到「前面山路險峻,請勿前行」就興奮,同時又「積極恐慌」,有口痕友說,這是因為我屬人馬座,兼A型血之故。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