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8, 2014

豬叫那天


近來,每星期一日,開始做兩件事,或者是,不做兩件事。

一星期一日之︰素食

去年某天,踏單車路過上水屠場,隔河遠眺,傳來淒厲豬叫聲。豬隻遭宰割前的嚎號,聲聲入耳。

從豬叫那天起,開始了每星期一天素食,發現 ‘green Monday’「無綠不歡」運動,易做而有意義。

要改變人的畢生習慣,當然難,「無綠不歡」不強求你一下子吃全素,只一星期一次,普通人如我若要全素食,立刻會想到,煲老火湯不用豬肉怎麼煲?要家人遷就又不好意思,常去的餐廳似乎沒有素食選擇,總之麻煩。

一星期素食一天,你要花點心思煮素菜,或外出用膳時找素食。實踐下來,原來不只一星期吃素一天,因你知道門路後,其他日子吃素遂不覺得麻煩。與朋友食飯,你一句「今天我吃素」,朋友們也願意一同素食。結果,吃素的日子多了,而且影響到身邊朋友。

牛的眼神,充滿靈氣;小乳豬被紅燒上枱前,其實很可愛。

(聯合國報告指,全球溫室氣體,有18%源自畜牧業產業鏈,另有研究指,比二氧化碳溫室效應更強的甲烷,全球超過一半產生自牲口的消化過程。為了減少溫室氣體排放、為了自身健康、為了減少一點血腥,素食有理。)

一星期一日之︰星期六買小

大好朝陽,連鎖集團一客早餐,總是深感遺憾:煎蛋冷冰冰、一攤醬汁狂舞、咖啡亂濺,未吃已經杯盤狼藉,糟蹋一個美妙早晨。

說過要盡量少幫襯大集團,但總覺得難以實行,他們已佔領了交通要道的顯要位置,匆忙間為求方便,無暇細想,掏出銀包時,總覺無奈。早餐是美X的混醬煎蛋,這天吃麵包吧,只見X心的空氣包。

美國民間近年開始一個「買小」運動,Shop Small Saturday,感恩節購物旺季的星期六,只光顧小店,並希望逐步擴展至每個星期六,鼓勵人們盡量在小店購物,重點非在杯葛大型連鎖店,而在支持地道小店,鼓勵多元,留住選擇。

一星期抽一天,只光顧小店,每人盡一分微力,阻擋大財團吞噬一切;免得小店消失時,才覺得無力挽回、追悔莫及。

首天實行,早起十分鐘,不吃連鎖店快餐,一清早到了中大山頂新亞餐廳。

這裡的早餐,由女工們即叫即做,蛋是即煎的,連餐肉也是熱的;感動之餘,早起路上,還碰到這一剎美景。





(本文改寫自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哭煎雙蛋的舊文:尋找失落的煎雙蛋
其實好多茶餐廳小店的煎雙蛋一樣唔得,澳門亦較兩三年前逐步淪落了。

 

1 comment:

  1. 區先生:

    感謝你於2月8日《三峽啊》放映後的分享,面對寥寥觀眾,實在很難透過他們的神情反應去推算各位的理解能力而作出不致冷場的內容,但感謝你沒有放棄,努力把見到的都盡量展示出來,說出來。

    對於我,我清楚知道片中發生的一切都是現在進行式,不論從電視新聞或是個人行走經歷,一切都不難看到,都在無奈地發生中,想阻止,卻無力,實在有太多我不明白的地方使我不知可以如何做起。《三峽啊》正好把資料都整理好,化解了我大部分以前讀書遺留下的懷疑及對中國行政決策的疑問。然後,與在場人士一樣,我很關心我們怎樣扭轉劣況,儘管這是幾乎是沒有答案的問題,大家都似乎潛意識知道是很難/沒可能,但我又再想,為什麼沒可能?然後你又擊中核心 ─ 共產黨最成功的地方在於成功建立了一個組織而這個組織權力大到可以阻止其他組織成立、聯絡、有系統運作,因為它掌握了全中國的天然資源、財政、權力,它有能力買起很多人的學識、尊嚴、良心。這使儘管網上發聲的多,也有一些內地大學生地下組織,但有行動/能行動的卻五指可數的,使很多二三十歲受過高等教育的人到最後只能求其安穩過活便算,明知不對,也順應政府安排,只嘆一句「是這樣子也沒辦法」,真是令人難過。

    不知是政府有意製造一個渠道讓人buffer,讓人有假象認為政府在改善民生,還是這是眾多社會問題中相對容易執行的公益,我留意到近年越多越多內地大學生關注城鄉差異及窮鄉教育問題,我從不同渠道認識的內地年青人,大部分都參與過支教(義教),感覺所有人幾乎是一窩蜂去做。其他問題幾乎沒有人注意,什麼環保、文物拆毀、食物安全,即使是學生飯堂出事,似乎大家都麻木了,譏諷兩聲,發上微博便完事。然而共產黨每時每刻都為經濟發展而趕絕了人、犧牲了自然、天然資源、歷史、藝術、地方文化特色、製造了更多可避免的社會問題!

    我捉緊每個與內地人對話的機會,與他們交流,聽他們的生活故事,能說出多少我知道的問題我都會說,能以行動去改變他們想法的我都會做,但在急切需要停止環境破壞的今天,只在自己崗位盡力沒有效用,沒有效率。像我一個普通人,沒身分、知識和經歷都不足,在我崗位上所帶來的影響極之有限,舉例如我一次內地遊,載我順風車的司機發現在下車休息時留下的垃圾只有我一人會收拾,其他人都把垃圾遺留在美麗的自然環境中,我很意外他們會留意我這自然的公民行為,他們或有一刻心中有愧,但他們沒有一個作出行為上的改變。在自己領域發聲力量很弱,只有經過的人會看到,看到也未必會作出改善,我在想,其實每日每月都內地各處都是大量窮遊或自駕遊的年輕人,每個人都是個流動的鴿子,是否可以利用他們把例如三峽以外沿江而上的環境破壞工程傳開去,讓更多人知道這件事件(想想也可怕,滇藏到青藏到新彊內蒙,全是工程!到處挖行支離破碎)?很多小問題是因為不知道、沒被阻止而變成大問題,在前線的你們,除了在自己熟識的領域、渠道把話說了,是否可以藉著你們的影響力,自己組織或聯絡其他人組織起來,從其他途徑入手呢?

    你的見識和經歷比我豐富,考慮比我周詳,我想,可以做的你都嘗試了,可能是與NGO合作,做更大的報導。只是我認為說了話就為求拯救自己的靈魂,卻其實沒有挽救過是不能接受的,我不知道這是否可行,可能是愚見,反正我是要身體力行了,希望我有什麼錯處誤解或你有什麼想法,不吝賜教。

    謝謝!




    Janet
    feelingnaturalwind@yahoo.com.hk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