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19, 2014

劣勝優汰 時代悲鳴


(本文19/2/2014刊於《明報》)

(耳語系列之14)

前陣子,看了一套叫《三峽啊》的紀錄片,說三峽建壩的來龍去脈,片中訪問了九旬老人李銳,他當過水電部副部長、毛澤東兼職秘書。談到當年三峽工程論證的爭議,他總結共產黨用人之道:

「中共的體制,對人,特別是知識分子:劣勝優汰。」

「共產黨的人事工作,培養偽君子;講假話的人、辦假事的人,共產黨就喜歡這樣的人,講真話的人統統幹掉。」

強國盛世,大概只剩下幾位九旬老人,了無牽掛,能說心底話。

在香港,「劣勝優汰」的情節,在官場在傳媒,頻密上演。寒流襲新聞界,冷鋒不斷;講真話、認真做事的人,總不會好過。

《明報》記者編輯們,拿著經典頭版默站,那些面龐與名字很熟悉,都是新聞獎頒獎禮常客,冷酷的現實告訴你,一份不辱使命的報章,等同自掘墳墓;認真,會惹麻煩;盡責,你有後果。香港電視的員工,敢於跳出大台框框,抓緊機會嘗試,權貴卻示範,機會偏偏要留給沒有準備的人。《AM730》,做出了口碑,獨立特行,然後,中資抽廣告。李慧玲調節目時間,收聽率升了,照炒;千言萬語,大家要細思,李慧玲九年前到商台做節目,第一天就是這樣的風格,是誰變了?香港電台失落新大樓,一天不跪低,你休想得到撥款。

耳語14.1:「證據呢?」

千百種異象,曝光的只屬冰山一角。無形之手張牙舞爪,有朋友問:「證據呢?」

慣犯作案,當然不會大庭廣眾,明刀明槍,白紙黑字留下人證物證。警察查案,留意環境證供、不在場證明;思索嫌疑犯動機、誰是最大得益者。當蛛絲馬跡同一指向,不斷重複出現,就不能掉以輕心,當作無事發生。再說,權貴出手,不需大張旗鼓,只要動一條毛,自有人心領神會,做足一百零五分;如果還要苛索刑事案件的舉證強度,到恍然大悟的一天,那煲溫水煮蛙已一鑊熟,追悔恨晚。


語14.2︰「老闆有權喎!」

老闆炒人?他有權。老闆換總編輯?他有權。中資機構抽廣告?他有權。這種論調,無疑等同「有錢大晒」,老闆永遠是對的。其他國家地區,遇上類似這情況,也許不需太憤怒,因為社會多元,政黨會輪替、權力歸人民,傳媒或醉心賣文牟利,或持守一貫信念,傳媒老闆不需仰權貴之鼻息,記者可以東家唔打打西家。香港的體制,傳媒數量多,但政經權力核心不會輪替,老闆們的老闆,只有一個。強權發功,先控制人事,往後的微調都在局外人難明的傳媒日常運作細節中,這種權力操作日復一日發生,如果仍視而不見,不是太天真,就是扮天真。

當然,還有這種論調:

語14.3︰「香港還有言論自由啊,你不是在說話嗎?」

國家領導人愛叫香港向澳門學習,我們就引以為鑑。澳門報章,黨報一報獨大,公共廣播凋零,社團組織早已收編,蛇齋餅糭全民送錢,政壇醜聞、各種私相受授,口耳相傳於民間,卻絕少得到主流傳媒重視;社會監察力量微弱,他們仍有言論自由,但如空谷呼喊,只聽到自己的回聲,主流傳媒充耳不聞,絕少理會。這樣的言論自由,成為和諧社會裝飾品;受頌揚的澳門模式,看來是香港十年或二十年後的寫照。

威權羽翼豐厚,得意自滿,擅長以鬥爭養戰;保自由,反滅聲,北風澟洌中,只要一息尚存,就要高聲呼喊。

相關文章:
有權的人點樣玩,寫過不少: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