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February 15, 2014

魏華星:我們需要長跑心態



(香港電台圖片)

人稱「社企之父」,他非常抗拒。也許很多人還未知道,好些薄有名氣、運作良好的社會企業,如「黑暗中對話」、「Green Monday無綠不歡」、「光房」、「鑽的」,魏華星都是幕後黑手。

做完《七百萬人的先鋒》訪問,有必要記一筆,因為我看到希望。也許,香港這時候,需要他這種溫文、願意調和、有魄力、有能力、有夢想的人。

他跑馬拉松,跑戈壁、跑北極,跑回香港,搞長跑社企「全城街馬」。

魏華星愛長跑,跑戈壁沙漠,二百五十公里,跑七日。佢好怕凍,但又去跑北極馬拉松,零下三十度雪地上跑,汗水會結冰,積雪膝頭咁高,風大,極寒,跑到有幻覺幻聽。

「長跑,是世上最公平的運動,有跑鞋就得,關鍵是你有無堅毅的意志。」

「但今日我們社會是短跑,大家講起跑線,商界大家都要第一,第一個賺最多,每日在比較,好辛苦。但長跑人人都是冠軍,為自己的時間,破自己紀錄,同自己競賽。」

「希望社會多些人有長跑心態,大家為了自己的夢想而努力,而且身邊人不歧視佢,唔好話佢儍。」

渣馬盛事,萬人空巷,香港人習慣邊跑邊罵。新社企「全城街馬」,第一擊,跑觀塘,會在鬧市封路,鼓勵跑手用腳去感受社區,路旁可以有市民朋友打氣。

「跑手號碼布上,有跑手自己的名,旁人可以大叫跑手名字,為跑手打氣。」魏華星講起都興奮。

仲有:「跑完有concert,有嘉年華會,唔會趕你走!」

「香港街馬」得區議會支持,同時為非牟利機構籌款,又會帶年輕人跑步,訓練堅毅意志,用跑步建立內在力量。

筆者曾自以為是長跑材料,跑cross country時哮喘發作,參加毅行者則膝患發作,一一失敗告終,從此視太長的長跑為反人類習性的不自然活動,眼看很多朋友練馬拉松總是舊患復發又復發,如何避免傷患?魏華星如是說:

「改變觀念,不要想專業化訓練,跟著自己的心去跑,聽自己的心,不用跑快,要適合自己,慢慢開始,聽自己的步速,千祈不要勉強,不要聽別人告訴你的方法,要有番自己。」

「聽自己的心,跟自己夢想走。」談到社企start-up,同樣是這句。

曾經是電訊公司管理層,仔細老婆嫰時,突然豁出去,棄高薪厚職搞社企,他以往說過,是因為「改變不了老闆的貪婪」。他問自己:係咪要繼續同有錢人搵更多錢?

於是,他走出去,搞了「香港社會創投基金」。

「今天資本主義,建立於貪念之上,強調股東利益最大化,制度本身無問題,但不能因循,要有新動力,令大家重新想過。」魏華星說:資本主義造成嚴重貧富差距,貪婪與錢不能放任,做生意要講社會利益,要把「社會需要」放到這部資本主義機器裡。

對他來說,社會企業,就是「用生意手法,解決社會問題」、連結社會的「善念」。

原來社會有好多「善念」,只是不知如何組合在一起而已。

例如社企「要有光」,魏華星形容是「社會地產」,他們找業主以低於市價租金出租住宅,供單親家庭入住。

有可能嗎?有人肯以低過市價出租嗎?原來真的有。

魏華星說,有些業主,丟空了樓,懶得租出去,怕麻煩,有些則是移民在外丟空了樓,他們不介意低價租出做慈善,但不知如何做。他們找來這些「光房」,再由社工轉介,租給單親家庭,兩三戶,一齊住,共用大廳,互相照應,又有社工義工幫手,提供支援配套,社企則負責一切手續安排,業主肯定有租收,單親家庭離開往日艱苦的居住環境,重新找到生活動力。

「把社會的善念拉番埋一齊,提供方便法門,令社會資源重新整合,為大家搭橋。」這就是魏華星常說的「兼利」、「兼愛」。

搞「鑽的」,即是為專為輪椅客服務之的士,又係有人願意賺少啲錢,租出的士供營運。

真的嗎,有人會有錢唔賺到盡嗎?看來,我們真的有點被洗腦,資本主義世界,真的相信了有錢賺盡,天經地義;唔賺到盡,要天誅地滅。

有錢賺,唔一定要賺到盡,樣樣都要「市價」:「主流社會,要賺到盡至啱,但是否要賺到盡?賺少點,又做到正面的事,越來越多投資者願意。」

由企業管理,到棄商,搞風險甚高的社企,需要勇氣,魏華星不算大富之家,至今居住在自置居屋。談當年轉軌迹之掙扎,他說,追尋夢想,要趁年輕:

「留在comfort zone,可能更大風險,會一生後悔,到時可能不能回頭。面對新環境,可能覺得好大挑戰,行到無人之境,心裡也許不安。但走遠了,再諗番轉頭,你今天不走一步,會終生後悔。」

***   ***   ***

真心說句,但可能有點hard sell:有很多企業,搞CSR,重視社會企業責任,門面工夫又好真心誠意又好,往往有好多錢唔知點使,或用在不知所謂的地方;又實在有好多半退休人士,周身刀張張利,可以貢獻社會。找魏華星吧,從往績可見,他確可以把散亂的「善念」,好好組織,發揮大用。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