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1, 2010

漩口.燒湯河


順著從成都出行的路,川北行第一點,竟是映秀漩口。第二天,就接到leonaSMS,又是關於漩口,我近年出外採訪甚少,「漩口」卻不斷在我生命中出現。

映秀鎮的地震遺址,已全部夷平,只剩漩口中學,就是鋪著紅地氈迎來胡錦濤的遺址,倒塌主建築前的長梯,多了一個地震時鐘雕塑,廢墟將永久保存作紀念,全廢墟用藍板團團圍住,工作人員驅趕那些在縫隙中偷望的途人,故作緊張,又是機密。

當年急埋遇難者的亂葬崗,現在是紀念陵園,一個展覽館正全速興建。路上有很多賣花賣地震光碟的少女,她們輕聲細語,態度溫婉,彷彿每人都有一個故事,我們都沒有問。

從映秀翻上巴郎山,途經臥龍,就是以前的熊貓保護區,也是汶川地震震央。這條路,多年前走過,記憶深刻,是一個秀麗河谷,路險難行,兩岸峭壁連天,雲霧繾綣,小河涓涓細流,縱是陰雨,也深邃懾人。當時不太明白,為何這條河叫「燒湯河」。

這天重臨,又是竟日雨天,越野車頂著綿密雨點,在爛路上跌宕前行。路旁滿是「感謝香港同胞」、「香港援建大愛無疆」等標語。這條香港援建,到臥龍的路,兩年過後,仍是滿目瘡痍。

河流發大水,洶湧澎湃,水浪直翻路邊,距離路面只幾十厘米之遙。峭壁滑坡猶在,亂石群魔堆在路邊,湧進河裡,堵塞河床,堰塞湖處處;樹木被水掩,只剩枯黃樹冠;路旁有很多紀念碑,記下解放軍戰士與水電站員工犧牲的故事,他們的名字,有誰記得?天色昏暗,雨霧愁人,山河險惡,有地獄feel

這條路能修得好嗎?沿路所見,絕壁危石仍不斷滾下,怒水激流不斷衝擊路基,公路被土埋水淹。香港負責援建這段路,可是一個大挑戰。

在窮山惡水前行,看大山江河在翻滾,隱約感到地殼在擠壓在摩擦在傾側,山嶽升高,絕壁倒下,河流改道。天地狂號,山河變色,就在眼前的燒湯河。

(川北行之二)

相關文章:那天,在漩口狂奔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