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6, 2010

賀衛方與龍應台


賀衛方老師有點緣分,第一次聽他演講,在2004年的香港新聞界北京學習班,在這些「統戰活動」中,賀老師言論開放,例如說共產黨沒有根據有關規章正式注冊,似是非法組織;全國人大是「全世界最大的party」,三千幾人每年聚一次飲飲食食,他見解精闢,言談幽默,令我們刮目相看,覺得中國真的有救,只是,俱往矣。

賀老師後來從北大「自願」到新疆石河子「支教」 (賀老師說不要用「流放」二字,因為傷害新疆人民感情。),後來又聽過他在香港演講,找過他拍特輯,(變革三十年之《不走回頭路》,這片子的被訪者,一個「支教」、一個坐監、一個除牌) ,今年在會展,又聽了他演講,很多對內地法律體制的基本概念,我都得自賀老師。

想談的,是演講尾聲的一個問題,發問者操流利普通話,大意是質疑賀老師,為何在香港說話那麼保守,是否被「河蟹」了,是否有另外一些考慮了?

這個問題很奇怪,彷彿敢言的人,言必要盡,罵必要狠,一刀要出血,最好做烈士,死而後已。

批判有很多方式,持不同意見者,痛罵多數不能解決問題,甚至訊息也傳不開去多少。賀衛方最近在《明報》的文章《新聞自由,讓上海更美好》,就是他很典型的說理方式。他以陳良宇貪污案,談到制衡監督的重要性:

「中紀委……的有關公告中說,陳良宇的腐敗從他做區裡面的官員就開始了,他的腐敗史有二十年左右。我就不明白了,這二十年的歷史裡,我們的媒體在幹嗎?我們的人大在幹嗎?我們的紀檢部門在幹嗎?……人如果不是神的話,他真受不了這種不受監督的狀態……我們這樣的一種制度表面上看來在保護我們的官員,在維護國家形象,但其實是把我們的官員都給害掉……」

簡潔、動聽、有理有節,這樣說話的,還有龍應台,她在北大的演講
《我怎麼沒有中國夢呢?從鄉愁到美麗島》:

「國家是會說謊的;當權者是會腐敗的;反對者是會墮落的;政治權力不是唯一的壓迫來源,資本也可能一樣的壓迫。而正因為權力的侵蝕無所不在,所以個人的權利,比如言論的自由,是每個人都要隨時隨地、寸土必爭、絕不退讓的。」


她的演講固然精采,更是圖文並茂,但更重要的,是它在北大進行,多媒體廣播全國瘋傳。他們的溝通技巧,要學習;他們對言論自由的信念,更要一同堅持──尤是我們這一代生於憂患、死於安樂的香港人。

3 comments:

  1. 校長,你落伍了。

    現時部份最新一代、生於極度安樂(但未知點死)、並經常走在示威最前線的年青人認為,只有激烈的語言,「言必要盡,罵必要狠」,才能表達他們心中正義的信念--一種絕對正義的信念。任何異議者都是人格可恥,或是中共走狗。

    但願,我看錯了。

    yeung tung tat

    ReplyDelete
  2. 呵呵呵,好明顯,「我們這一代」同「你們這一代」是差左好多個代。

    我們這一代,大概是生於憂患,死於安樂。
    你們這一代,大概是生於安樂,死於失落。
    你所說的部分最最新一代,應該是生於失落,死於失禁......

    ReplyDelete
  3. 生於失落,死於失禁——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