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6, 2010

恐龍大國公路即景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中國就是這樣的一塊土地:你去旅行,只須要坐在車上,睜大雙眼,已足夠令你思潮澎湃。

在四川西部近西藏,杳無人迹的深山絕壑,手機訊號有飽滿的五格,滿山藏寨都裝好衞星接收器,一同收看主旋律廣播。通訊之便利、覆蓋之細膩,美國望塵莫及。在加州矽谷出行,一踏進沙漠,手機形同廢物,還要收你昂貴月費。

再看公路建設,馳名的加州矽谷101公路,日久失修,路面偶有裂縫大洞,難怪,加州州政府入不敷支,幾乎要破產;回到中國,以往蜀路難行,如今新公路天天落成,大地震後只是兩年,成都至汶川的高速公路已經通車,遇水搭橋,遇山鑽洞,縱橫蜀山無人之境。國力強盛,有最宏偉的公路網,最完善的通訊網,是為後發先至,「跨越式發展」。以往連電話也沒有的貧困山區,一下子可以無線上網;暴富的農民,開車不開本田,都開賓利去了。單看硬件建設、物質享受,中國早已超英趕美。

沙發套裏的安全帶

坐車要扣安全帶,遇上車禍時能保你一命,這是簡單道理。我們此行,沿路是深谷峭壁,越野四驅車裏,安全帶是有的,但大家總有這樣的經驗:內地無論是簡陋的士或豪華房車,座椅上總有坐墊或沙發套,把安全帶扣子牢牢蓋住,無從入手。你問司機怎麼辦,通常會換來鄙視眼神。一直不明白,我們為何重視屁股的舒適,多於生命的安全?

直到讀新聞,得悉上海大眾汽車的總經理與三高層,在「試車」活動中,據聞高速撼向前車,四人不幸身亡,才開始體察,全民的安全意識,牽涉深層次的民族性格缺陷,國家應撥款研究。

四川的山路本來就狹窄,這天一輛大卡車與前車輕微碰撞,佔了一條行車線,堵塞大半小時。事情本來很簡單,山路上還有一條行車線,車又不多,大家互相禮讓就能通過。不過,來往的司機都按捺不住,在山路裏越過對面行車線,企圖超車,結果你堵住我我堵住你,兩線車輛前無去路後無退路。忽聞公安車響起警號呼嘯着超車急行,你以為他們來指揮交通,卻一同塞在車龍裏,沒有人跑出來主持大局。小小壞車,就是互不相讓,少數人不守規矩,害苦大家虛耗光陰。

十字路口全民衝燈

當今的公安,制服鮮明,態度也文明,司機見到公安,總是很高興,例如緊跟公安車隊尾,路旁人人讓路,遇車過車,好有快感。中午走進小縣城找吃的,人生路不熟,怎知哪家餐館好吃?不消多久就觀察到一個規律,門前有公安車或官府用車的飯館,通常是全鎮最佳,緊緊跟着權力走,一定不會死錯人。

繁華的成都,車水馬龍,市中心十字路口,來回共八線的車海之中,一方轉了紅燈,但司機們視若無睹,更難得人同此心,四線車一同衝紅燈,後方的車不甘後人,緊貼前車一同衝燈。十字路口中心,四方車輛交叉糾纏,你以為碰撞難免,卻是亂中有序,蔚為奇觀。行走中國,你不隨大潮去衝,就是儍瓜,不單是儍瓜,簡直是阻住地球轉,後方的車會響號咒罵你。

有人說,這是國情,你香港人少管閑事,不要站在道德高地說三道四。如此論調令人迷惑,這些都是法例印着、路標寫着、大夥兒公認的規則,不是什麼道德高地,甚至不算道德,只是普通常識。

國道上,美好的事情有很多,我們的司機就是。他安全駕駛,彬彬有禮,尊重其他道路使用者,算是公路極品。司機告訴我們,他坐過五十次飛機,只有一次在機場跑道安全降落,其餘四十九次都要從飛機跳下來,因為他當過解放軍傘兵。

當下的中國,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成為高鐵大國、水壩大國、汽車大國、手機大國、盜版大國。公路橋樑建設,氣吞山河;網路監控技術,亦獨步全球。什麼時候,我們能用同樣的決心,多點投資在教育與法制等軟件上的「跨越式發展」,開發多一點如我們司機的文明人?

走過報亭,見到新一期《中國國家地理》,用一整本的篇幅,報道中國新發現之恐龍化石,數量多,又具重要價值,強調中國已超越美國,成為「恐龍大國」,「當之無愧世界第一」。恐龍體型龐大,四野橫行,無堅不摧,弱肉強食。古生物學已證明,暴烈的恐龍最終演化成可人的小鳥,但過程是漫長的。

相關文章:恐龍大國

站在路中心那位交通警真無奈

2 comments:

  1. 剛好我上周也去了一趟成都...

    感覺今次比我過去兩年去成都,交通情況更差更亂了。

    有的士司機抱怨成都的巿領導,沒有解決好交通跌序問題。

    從歷史發展模式一般而言,經濟發展了,基本生活問題解決後,平民與官方/平民與平民之間的矛盾亦加劇,平民開始會要求更好的城巿管治,接著要求更多的權利....

    不過,這個過程將很漫長。

    yeung tung tat

    ReplyDelete
  2. 如果我們要給這個過程一個期限,我估係一億年。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