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26, 2018

黑面香港一日遊



老朋友從智利來香港參加影視展,智利在哪裏?簡單而言,從他們首都聖地牙哥往地心鑽一個洞,在地球另一端冒出頭來,就是中國。即是說,智利很遙遠,在地球另一端。

這個「笑話」我們說過不亦樂乎,而且認真攤開地圖量度過,證實是真的。智利和我們,在地球直徑的兩端,她坐了總共三十小時飛機,從南美洲繞了半個地球才到達香港。

盡地主之誼,少不了大吃大喝,她一貫拉丁美洲人樂天開朗的性格,很快就發現,香港食肆的侍應,人人掛着一副撲克臉,嘴角不帶半點笑容,眼神沒有絲毫衝勁,走路也沒甚麼神采。中午剛開市的馳名新派點心餐廳,年輕服務生如是;去老店喝下午茶,也是懶洋洋愛理不理;晚上去舊式小店吃海鮮,銀髮侍應不苟言笑,高效但高傲。香港服務業的微笑指數低落,絕非浪得虛名。

這就是香港的好客之道,我們待客還算率性;工時長,時薪低,付出了體力勞動,食肆都快速而井井有條,殷勤與微笑那些「情緒勞動」門面工夫就不必了。

我對智利朋友說,香港食肆待客,一視同仁,絕無歧視,不管你是本地人或遊客,一律黑面,非常平等,智利朋友表示理解。

她是一位調查報道記者,觀察入微,凡事好奇;帶她香港一天遊,我從她眼中,重新認識香港。

中上環必遊,有其道理。身處半山的橫街窄巷舊唐樓群,舉頭望天,陗坡上密集豪宅如泰山壓頂。這些景像,我們慣見不覺得怎樣,外國友人嘖嘖稱奇。

智利朋友眼利,對金融中心街角小神壇情有獨鍾,在長梯一角,擲聖杯問卜;文武廟雖小,塔香、銅鑼與神壇,都是說故事好材料,文昌帝君有筆、關聖帝君有劍,記者以筆作劍,搗破假象,當然要拜一拜。

中上環街頭,你能找到舊式藥材鋪的百子櫃,蓮香樓的飲茶盛況,搶不到座位也要參觀一下;到公利喝蔗汁,我們還點了酸梅湯與五花茶,都是外國朋友無嚐過的味道;街頭海味鋪,陳列着奇怪的食材如魚翅、海參與花膠,略說明一下花膠價錢,她張大了口。

斜巷中見石牆樹,她立即舉機拍照,噢,這樹太小,我們轉到堅尼地城科士街,三層樓高的石牆榕樹根,是鬧市奇景。驅車往山頂,她嘆道,只是幾分鐘我們就去了熱帶雨林;我們的的士司機則演活了一個不耐煩的香港人,山路又彎又窄,前車開得小心翼翼,的士司機沿路響號、咒罵前車「識唔識駕車」、「對面線巴士無過火位,驚乜呀」、「前面係咪女人駕車」……我一一翻譯,這是香港的地道風景。

下山我們改乘巴士,山頂窄路雙層巴疾馳,路邊樹幹撞得轟轟作響,刺激過海洋公園玩機動遊戲。

我們坐天星小輪看日落、到尖東海旁看夜景、順道看幻彩fing香江,坐電車搶上層頭位。中西交匯,新舊混雜,亂中有序,多謝智利朋友,讓我有機會在香港旅遊。

***   ***   ***

補充:經多年實習及碰壁,若你有西方國際友人第一次到香港,上文所述大概是最佳市區一天遊路線圖,部分「景點」係老套了一點,但老套係有理由的:中上環老街、文武廟、蓮香樓(睇吓都好)、公利喝庶汁、看海味鋪、中藥店、科士街石牆樹(optional)、山頂盧吉道(其中一程要坐巴士)、天星小輪、尖東海濱長廊看夜景、幻彩詠香江(要預先嚴重警告降低期望)、坐電車(要坐上層頭位兼晚上坐),加一餐點心及一餐海鮮(海鮮宴不要清淡要惹味、不要多骨多殼要啖啖肉),一整天就排滿了。還有時間的話,才抽一整天到大澳及寶蓮寺。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合併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