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February 21, 2018

站在錯誤的一方



緬甸仰光街頭,旅遊巴在路上,有古怪。

緬甸的行車方向是左落右上(同內地一樣),但我們坐的巴士卻是右軚(同香港一樣);再看看街外大小汽車,十居其九都是右軚,好些大巴,車身還印着「空港特急」及日文。

原來緬甸近年開放二手車入口,日本人車用幾年就不要,仍性能良好,轉手出口,緬甸人至愛,政府又無管制,結果滿街右軚車。

結果顯然易見。

緬甸軍政府管治數十年,自絕於現代社會,經濟大倒退,縱使近年開始政治經濟改革,國會七成半議席真普選,但百廢待興,高速公路與分隔車道甚少,滿街右軚車,代表着車輛窄路扒頭時,司機在右方,根本看不見對面線有無「對頭車」,險象橫生;也代表着,我們坐的右軚大巴,門在左方,落客時,一開門,踏落地面,那不是行人道,卻往往是馬路的快線,車輛呼嘯而過。


怎麼辦?大巴除了司機,有一位服務生,他坐在車頭左方,行車時幫司機留意「對頭車」,告訴司機什麼時候可以超車。落客時,他第一時間下車,以身護客,擋着客人不要一步跨進馬路快線,確保安全。

緬甸匆匆數天,常冒起兩個字   wrong side,馬路行車,每天像是走在錯誤方向;百年前仰光大都會的殘驅,在無聲哭訴這國家走過的歪路;軍政府大緬族主義,全國學校獨尊緬語,以語言作武器,殺滅少數民族,激起幾十年未停的武裝衝突,又是   wrong side

幾十年來,站在錯誤的一方,如今撥亂反正,當然談何容易。

問緬甸人,昂山素姬上場後如何,幾乎所有人都有這個答案:very slow,改變很慢。

改變當然有,傳說中「巴士迷」為之瘋狂的半世紀車齡老爺巴已於仰光街頭絕迹,換上新簇簇的冷氣巴;一個手機號碼不再是特權階級的專利,現在人人都有手機,數據網絡引入外國競爭,上網費便宜;新聞審查大減,facebook 流行,沒有網絡長城,國民暢所欲言。

近半世紀獨裁過後,軍事強人終於意識到,自己站在歷史錯誤的一方,不得不改革。昂山素姬登場,國民有期望就有失望,數年過去,經濟民生的改善未盡人意。再問緬甸人:下次選舉會再選昂山素姬及她的全民盟嗎?他們理所當然地說:當然會啦。他們對國父昂山之女仍然有期待,難道要把票投給軍人黨?


[wikipedia 圖片]
數十年軍人統治沒有留下什麼值得緬甸人自豪的事,只剩下一堆笑話。例如市場的古董攤還找得到強人奈溫時代發行的4590元面額鈔票,加加減減,要你腦筋急轉彎,製造金融混亂,民怨沸騰。以「九」作倍數的鈔票,這是什麼數學天才鬼主意?無他,只是獨裁者迷信,偏好數字「九」;就連軍政府當年定義少數民族,數目也訂為135 (劃分少數民族從來沒有客觀標準),相傳也是因為這三個數字加起來是「九」。奈溫認為是自己的幸運數字,於是要整個國家陪玩。

有一種遊歷,叫「要去趁早」,那些剛走出獨裁、走出封閉、內戰完結、遊客大軍殺到前,要趕緊去。當舊物還未完全消失,矛盾角力,人心思變,既盼望又忐忑之際,正是一個地方充滿故事的時候。


(緬甸,待續)

(本文原刊於明報專欄《2047夜》,此為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