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2, 2015

如果歷史在重演


區家麟|絢麗荒涼 (原文 22/5/2015 刊於《信報》)

五月下旬,六四周年前夕;悶熱中,一片冷寂。

維權律師浦志強,去年因六四紀念研討會被帶走,拘禁一年後,檢察機關終於找到罪名,因為「多次發佈微博」、「公然辱罵他人」,被控「煽動民族仇恨」與「尋釁滋事」。香港人,或已遺忘、或無感、或麻木、習以為常。

中國線記者說,往日內地維權律師、敢言學者、公民組織、異見人士,或已去國、或已陷獄,或收編、或噤聲、或失蹤。做中國新聞,難上加難。

偶讀國學大師錢穆的《中國歷代政治得失》,談到清代,府學縣學設有「明倫堂」,堂裡都放有橫躺的「臥碑」,刻上禁令,提醒師生︰「第一,生員不得言事;第二,不得立盟結社;第三,不得刊刻文字。」錢穆說,這三條禁令,正是限制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和出版自由。

錢穆說,滿州人最高明的政策,是「存心壓迫中國知識分子,而討好下層民眾,來分解中國社會之抵抗力。」官僚系統之訓練,「只需要有服服帖帖的官,不許有正正大大的人。結果造成了政治上的奴性、平庸、敷衍、腐敗、沒精神。」

新任警隊一哥,升職不久,即赴京面聖,最神秘的行程,是面見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政法委書記孟建柱,香港警隊一哥見黨機關政法一哥,何只越級,更是越矩。提醒你,國之上有黨;提醒你,誰是真老闆。

內地草擬中的《國家安全法》草案,一條國法,表明「國家堅持中國共產黨領導」,國家安全亦包括「國家政權」的安全。國之安全與黨之安全,混為一談,將寫於國法。

錢穆云,一個皇帝要獨裁,他背後定要有一部分人強力支持他,他才能真獨裁。清代官職,要招攬漢人辦事,但每個職位,漢人之外,都有滿人,操生殺大權的,始終是在上位的旗人。錢穆說︰「元與清,是部族統治,是私心政府,其體制,不成為制度,只是法術。」

滿人的殖民管治體制,何其熟悉。

香港看似還好,官之上,沒有明目張膽的王;但是,特區政府承襲了港英的殖民體制,制度設計,賦予行政長官大權。昇平無事之時,權備而不用,作禮儀點綴;掌權者妄想受逼害時,吹雞發難,按殖民管治遺留的典章法制,就能名正言順,予取予攜。

例如行政長官承襲殖民管治的一套,自動成為各大學校監,亦有權委任粉絲指導校務,大條道理依法干預大學自治。又如廉政專員,由行政長官委任;監察覆核貪污案件的委員會,又是由行政長官委任;粉絲團涉貪,自己人查自己人覆核自己人,你質疑,他說依法,這就是殖民管治留下之法。

又如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既無充分民意認受,卻能以「集體負責」、「會議保密」為名,重大決定,不須交代;又如港視司法覆核,一男子打輸官司,卻又由小民的稅款付鈔,繼續上訴,用市民的錢,剝奪市民睇電視之小願。政府又能以法律容許的特權,製作政治宣傳,用市民的錢,洗市民的腦。

他就是有權,他諗起都想笑。

太陽底下無新事,殖民統治從未了,言論自由、結社自由、出版自由,從來是當權者所恐懼。如果歷史會重演,我們應明瞭,香港的言論、結社自由與司法獨立,從來是香港偏安南方一隅,卻能綻放光芒、扭轉乾坤的碁石。

不過,掌權者不會讓歷史重演,以法術抓權,以利益籠絡,操控輿論以古惑人心,他們擁有最好的工具。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