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6, 2011

為了最起碼的正義

趙連海現身,中國之強、中國之大,就只剩下那麼的幾個人偶然發出少許正義感的聲音。YouTube:趙連海自述中,仍是很溫和很善意,說一些普通常識,也如斯艱難。

自述裡的最後一句:「為了我們國家、我們社會,最起碼的正義。」

最近聽了兩個有關內地新聞界的講座,集合了一些碎片,這些都是長平與程翔分別於兩次演講裡,極少部分內容的大意。

剛「被退休」的南方報業評論人長平,談到「去正義化的教育」。

他謂,過往的年代,中國人有理想、談理念,九十年代起的教育,是「去正義化的教育」。從國際政治可見一斑,強調我不是正義,但你們也不正義,誰都不是好東西,結果,一切都只講利益。反對普世價值,擁抱「中國特色」。

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在本年人大的講話,有法律學者詮釋為「軟的更軟、硬的更硬」。長平謂,在新聞界,最近的打壓極為努力,收買亦極為努力。什麼叫輿論監督?長平謂,當局能容忍網民嬉皮笑臉、指桑罵槐、隨便吐吐口水,反而認真的評論不能容忍,前陣子他就是認真地評論西藏問題而被降職。內地的傳媒「高壓線」一直存在,主權問題、民族問題、宗教問題、軍隊問題、邊界問題,都不能碰,如高壓電線一樣,一碰就死。什麼叫依法治國?其實無人相信,只不過大家假戲真做,期望有天弄假成真。

言談間,長平似乎不大肯定網絡於發揮言論自由的潛力,因為「你所做的,可以瞬間變成空白」。當然,只要有錢和技術,互聯網是更強的監控手段。

程翔在另一講座裡,請大家讀讀中宣部新聞局局長胡孝漢這篇文章:《佔領制高點 對新形勢下提高輿論能力的思考》。是中國較新較完整,並且赤裸裸地表達當前的新聞宣傳策略的一篇文章。 

共產黨以槍桿子與筆桿子打天下,文中以軍事化原理,講新聞輿論導向的戰略,一路讀,一路感到炮聲隆隆,戰爭就是如此,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爾虞我詐,敵我分明。文中提到,要佔領的制高點有六方面:政治、道德、法理、民意、議題、訊息。

當中此段有關汶川地震的,較令人側目:

「要突出以人为本的报道主题。以人为本是我们党立党为公、执政为民的具体体现,也是为世界人民广泛接受的先进理念,围绕以人为本的主题展开宣传,能够增强新闻报道的吸引力、感染力和说服力。在抗震救灾过程中,媒体集中报道从废墟中抢救一个又一个被困人员的感人场面,充分展示不惜一切代价展开生死大营救的英勇壮举,生动地体现了对生命关爱、对死者尊重的社会主义人道精神,深深地打动了每一个中国人,感动了全世界。」此乃「佔領道義制高點」的一部分解說。

而「民意」亦成為戰爭的武器,說得頗赤裸,很坦白:

「这种来自民间的声音,更能对西方世界、西方媒体产生影响。占领民意制高点,就是要尊重民意、凝聚民意、保护民意、引导民意,充分发挥民意在舆论斗争中的作用,以取得特殊宣传效果。占领民意制高点,要激发国内广大群众的爱国热情。报道他们表达情感的真挚言论、积极参与的实际行动,充分体现其主体地位,形成同呼吸、共命运的民意基础,转化为推动实际工作的强大动力。事件期间,广大群众特别是网民通过多种形式谴责西方媒体不实歪曲报道,迫使一些西方媒体作出道歉。占领民意制高点,要发挥华侨华人、海外留学人员的特殊作用。北京奥运火炬境外传递期间,他们在网上写文章、上視頻,给其所在国政府、政要、媒体写信,举行反"藏独"、护圣火的爱国行动,使得全世界华人的共同心声得以传递,全世界华人的爱国力量得以汇聚,很好地支持了圣火传递。」

至於設置「議題制高點」一部分,近年的奧運、世博、亞運,正是盛事政治化、宣揚民族主義與愛國情懷的最佳契機,比九十年代的手法更為高明,效果更為持久。

香港的傳媒朋友,應讀讀這篇文章,就知道很多香港媒體,常常盲目引用中央電視台片段與資料,隨著內地官方媒體所訂的議題起舞,實質就成為戰場裡的炮兵。

有人請長平預測傳媒行業前景。長平說,中國的事,沒有規則可言,所以亦沒有規律,故不能預測。

程翔的研討會,在港大圖書館對開空地,有人問程翔,香港可以做什麼?程翔提醒大家,我們身處的地方,叫中山廣場;我們身處的時間,是辛亥革命一百周年。香港一直是推動中國變革的地方,獨特地位,從未改變。

趙連海的數十個tweets裡,也有這樣的一句:香港没有沦陷,那里也是我们的希望!

孫中山於香港大學, 1923
相關文章:
其實大家的要求只是很卑微:齊來擁抱五歲價值

11 comments:

  1. 只是最起碼的正義,為何路愈見難行? 哀!

    ReplyDelete
  2. 看著今早新聞裡的趙連海,心傷心酸。

    我愛國家,國家不愛我啊!

    這是愚民的時代。劣幣驅逐良幣的時代。

    ReplyDelete
  3. "香港没有沦陷,那里也是我们的希望!"

    雖然不想妄自菲薄, 但香港好些傳媒的C9 化, 大6 化, 或者誇張失實的小報化, 將任何新聞都當作娛樂花邊新聞般報導, 不論是方向或生果或日月星晨, 早已令身為香港人的小弟睇到眼都突...

    ReplyDelete
  4. //看著今早新聞裡的趙連海,心傷心酸。//
    同感!


    很沉重,調劑一下。
    //早已令身為香港人的小弟睇到眼都突... //仲有無其他生理反應?

    ReplyDelete
  5. 回應Q 兄的提問:

    少男們或者會有 "而立" 的生理反應, 但可惜小弟已接近"不惑"了 XDDDDD

    ReplyDelete
  6. //香港的傳媒朋友,應讀讀這篇文章,就知道很多香港媒體,常常盲目引用中央電視台片段與資料,隨著內地官方媒體所訂的議題起舞,實質就成為戰場裡的炮兵。//

    我相信有相當一部份傳媒並非「盲目」引用資料,他們明知官方媒體的宣傳動機,亦甘於與它們起舞,面不紅,耳不赤。

    ReplyDelete
  7. 你說得對,寫得太不小心了。

    ReplyDelete
  8. 長平的演講,我也聽了。=)
    他答預測中國傳媒行業的前景時,另一使我印象深刻的一句是「若去預測這種鬆鬆緊緊的規律,就好像認同了這種矛盾的合理性。」(不是exact quote,但大概是這個意思。)

    ReplyDelete
  9. 我理解是:他認為,若根據這體制的邏輯去預測前景,就好像認同了這制度的合理性。^^

    ReplyDelete
  10. 記得年前到烏蘭巴托旅行, 碰上了一位在當地採訪中蒙經濟合作的年輕北京記者, 跟他聊起來。
    他跟我說, 內地做媒體有很多線, 你不會知道線在哪裡, 官方也不會跟你說, 但如果碰上了就很麻煩。所以在內地做媒體的要很小心很小心。
    不過他也同時說, 內地仍然大很多人甘願投入這個行業。他打了個比喻: 你們香港死一個人的新聞已經可以上頭條了, 在大陸沒死上十個人都不會有媒體注意, 所以大陸新聞可發掘的空間還有很大很多。

    ReplyDelete
  11. 無名君:所以啊,我常認為,中國什麼都是一個龐大市場,對記者而言,中國新聞有巨大潛力,市場廣闊,貪贓枉法、不公義不公平的東西到處都在,正等待記者開拓。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