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11

我們都是蝗蟲

飽食的蝗蟲,與瘦弱的草蜢,請務必分清楚。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香港是福地,這句話說得老掉牙。看歐豬五國為赤字頭痕,美國的天文數字國債,繼續朝宇宙深處進發,香港與澳門政府最近的煩惱是什麼?哎喲,用剩的錢太多,盈餘不知如何花,要想辦法派錢。這就是港澳街頭,近日很多人陰陰嘴笑的理由。

到澳門的賭場逛一逛,就知道什麼叫「想窮都難」。有一次誤打誤撞闖進貴賓賭廳,滿場盡是戴金勞操普通話的同胞,桌面上的籌碼乃特別設計,厚厚長方形閃亮的玻璃纖維,有如一道令牌般大小,每枚籌碼多少錢?走近一看,有十萬元的、有二十萬的。賭桌上堆滿籌碼,咬著煙的玩家振臂一堆,賭一鋪,一擲百萬金。親眼目睹,只能默認自己是當代港燦。

澳門財政收入,八成來自賭稅,一年八百億收進庫房,竟用剩四百多億,彈丸之地,面對堆積如山的金錢,你說怎麼辦?澳門的賭業,以家庭旅遊、會議展覽的形式來包裝;香港的賭業,則以金融地產為主,以投資的外衣包裝,有完善法律保護,自由市場作基石,加上內地同胞無限量支持,令博彩行業歷久不衰。

幸福不是必然

香港政府派錢,「關愛」低下層,不少香港人上網上街痛罵新移民,冠名「蝗蟲」、小朋友叫「蟲卵」,指他們「不勞而獲」,其實我們應首先檢視一下自己。

論不勞而獲,我們生下來,眼耳口鼻齊齊整整,懂得笑、懂得哭,能欣賞清朗藍天,能深呼吸一口新鮮空氣,這些都是不勞而獲。幸福不是必然的,我們安身於香港,這可能是全世界治安最好的城市,有全中國最安全的奶粉、最自由的土壤;生活便捷,城市整潔,還享有相對便宜的醫療服務,我們做過什麼艱苦勞動,才享有今天的福蔭?只不過機緣巧合阿媽生我在香港,再碰巧神州自閉數十年,令自由開放的香港「想窮都難」而已。

有人會說,香港的財富,都是我們艱辛拼搏、努力不懈的成果啊。當然無錯,不過,拼搏不一定有成果,努力不一定有回報,付出與回報也不一定合乎比例。如果你生在剛果,很拼搏很努力,你可能是一位每天帶領「童軍」在槍林彈雨下出生入死的軍閥小頭目;如果你生在菲律賓,很拼搏很努力,你的成就可能是大學畢業後到香港當傭工三十年,得到僱主激賞,待你如家人一樣親切,然後當選本年度十大最佳菲傭。

因緣際會時勢所造

《獅子山下》主旋律,近年聽得太多,開始令人打冷顫;每個朝代的統治者,皆要建立一套意識形態,方便管治。香港特區權貴,自由民主法治不敢掛在口邊;叫人愛國愛黨愛港又怕政治不正確;「獅子山下」最好用,「拼博精神」一出,誰與爭鋒。每聞「獅子山下精神」,香港人點頭稱是,瞇起眼睛,懷緬光輝歲月;每見年輕人吁嘆前路茫茫,或有人爭取福利,即群起而攻之「你不夠努力」、「我們都是這樣走過的」。

回望昨天,香港人拼搏能夠有成果,除了自身努力,還賴天造地設的獨特時機。如果新移民是「蝗蟲」,那麼五、六十年代,眾多投奔港澳的移民,都是「蝗蟲」。當年蝗蟲大軍來到香港,發現封閉的中國腳下,竟有一塊自由法治的土地,長吃長有,稍作努力,就有豐碩收穫。香港澳門的繁榮,乃因緣際會,時勢所造,不要自我陶醉。

「蝗蟲」恐怖嗎?從生物分類學而言,蝗蟲其實是草蜢的一種,某類草蜢在密度太高、不夠吃時,會四出求生。若你問蝗蟲:為何要把我的穀物都吃光?蝗蟲大概會說:無辦法,搵食啫。

社會上總有一群人,不願自食其力,依賴成性,慵懶無貢獻,佔納稅人便宜,確實不公平。我們要從制度上解決,避免制度「養懶人」,而非指罵他們是「蝗蟲」。換一個角度看,誰人不是蝗蟲,誰人不在制度中鑽營,為自己爭取最大利益?

富貴家長們,為了讓子女就讀名校,走後門拉關係,有錢才可讀直資學校,公平嗎?地產商賺盡每分錢,吞噬社會財富,誰是真正堅壁清野的蝗蟲?權貴階級,利用權勢與人脈關係,吃得肚滿腸肥,更是蝗蟲之王。有心有力的香港人,若要攻擊蝗蟲,可考慮把矛頭指向那些肥得「襪都著唔落」的蝗蟲,不必對瘦弱的小草蜢多踩一腳。

22 comments:

  1. 這種所謂'踩富護貧'的言論是否令你自我感覺良好?儘管我不認為蝗蟲論值得宣揚,因為當中是帶有歧視之意,但閣下的看法亦不比他們好,至少你也是在歧視社會一群人。你所以歧視他們是因為他們都是富人,將他們認定是社會上的吸血鬼之的壞東西吧,更甚的是跟他們有所連繫的子女,因為在你的眼中(至少你的博文讓我有這種感覺),他們也是同地享受著權力,可以倚從他們及其家人的社會地位、人脈網絡而得益的大蝗蟲。這群人之所以被認為是壞,是相對於你所認同的'貧'的好吧。這種將人們分階級,將事情過份簡單化的論調,實在不公平。
    我們可以選擇生長在那個家庭嗎?在香港,每個人都有機會得到教育、得到醫療、得到社會福利。若你要說的是絶對的公平,計較富人和窮人是否能上同一家學校,有著同一個人際網絡等…這是無理的,哪怕在在烏托邦的社會裡都沒法做得到。
    另外,將五六十年代從大陸來港的人跟獅子山學會說的'蝗蟲'人士同稱,亦不公平。儘管他們的共通處是都是大陸來港的新移民,但也有著非常不同的地方,五六十年代的新移民沒有要求社會給予福利,沒有歧視其他人,他們之所以成為香港精神(即使你沒有因此而自豪)是因為他們相信自己,他們願意努力,不怕幸苦,不計較,不會自怨自艾,更不會不去嘗試便victimize自己。自以為是powerless才是將自已變成powerless的主因。我不認為社會上要不停加強這個消極的想法。你將五六十年代的新移民也打為蝗蟲之說,是對他們的侮辱。我同意社會要照顧無能力工作或需要扶助的群體是應該的,但條線應劃在哪裡,社會是要討論的。但不應是相對著所謂的富人而言。你所指的富人是誰?單是指地產商嗎?不要忘記,香港月入十萬以上的人很多,身家多於百萬千萬的人也不少,你沒有考究他們為什麼能累積財富,便一句’富人’吃得肚滿腸肥,並不公平。試問,兩個年青人,哪怕都是有著同一個背景、同一階級、同一學歷,十年廿年很,他們都會一樣的成功嗎?再說,若你給他們同一個機會向前跑,他們都會同一時間跑到終點嗎?問,為什麼不?因為每個人把握機會的想法不一定一樣,性格和能力都不定一樣,點解你要抹殺人們成功原因,而單單將他們的成功看成是打壓其他人,或有特殊力量相助才取得成功呢?
    公平,不是你所說的片面,更不應是用你所說的公平作為準則。若上天給你一個機會,就如當年李嘉誠先生可以得到的機會一樣,你認為你會做到跟今天李生一樣嗎?或許你屑如同李生,這正正反映不是大家有沒有同樣的機會的問題,而是如何把握機會和是否願意把握機會?對你而言,可能有很多東西比李生所擁有的財富更重要,但若這是你的選擇,你能說沒有得到李生所擁有的財富是不公平嗎?
    我實在不吐不快,所以才會回應。若打擾你在享受‘自我感良好’的快樂,抱歉。

    ReplyDelete
  2. 嘩,蝗蟲進化成稻草人??

    ReplyDelete
  3. 回應「不吐不快」:「蝗蟲」的確不宜用來形容五、六十年代眾多投奔港澳的移民,因為此詞有掠奪他人勞動成果的含意,而那時候的新移民,多數是為了投奔自由。

    不過,現時香港的富裕階層,尤其是大地產商,是否為富不仁(只知斂聚財物,不講求仁愛公義),香港社會是否公平(尤其是政治權利方面),相信港人心中有數。

    港人近年的「仇富」情緒,絕非self-victimization,而是實實在在地感受到備受剝削,苦無出路。整個香港,似乎只剩下一種成功定義、一種成功模式;經濟上受大財團壓榨,政治上受中共壓迫。不過,眼中只有錢的既得利益階層,是不能體會這種心情的。

    ReplyDelete
  4. 也回應「不吐不快」君:謝謝你的長文,我不奢望很多人同意我的觀點,但你認為我說了的話,我其實沒有這意思。

    例如,我沒有認為富人的子女有什麼「錯」,沒有說這個社會要「絕對公平」,沒有說五六十年代的新移民是蝗蟲,沒有說富人有「錯」,沒有說富人都是靠打壓別人而生存。

    我曾經以為,自己今天的所有,都是靠自己努力拼博得到的,完全與運氣無關。近年所見,很明顯,努力拼搏不一定有回報,就算有,也不一定成正比,努力拼搏而竟然有合理回報,其實需要運氣。

    要說服生活優裕的香港人相信,自己今天的所有,其實有很大運氣成分,不容易。

    Q: 你的留言消失了,是你自閹嗎?

    ReplyDelete
  5. //都是靠自己努力拼博得到的,完全與運氣無關//

    剛好相反,我以為大部人所謂的"成就",運氣有莫大關係。


    //Q: 是你自閹嗎?//

    一係閹左,變左O
    一係驚到縮左入去,變G

    ReplyDelete
  6. 引用你的文章一段:
    回望昨天,香港人拼搏能夠有成果,除了自身努力,還賴天造地設的獨特時機。如果新移民是「蝗蟲」,那麼五、六十年代,眾多投奔港澳的移民,都是「蝗蟲」。當年蝗蟲大軍來到香港,發現封閉的中國腳下,竟有一塊自由法治的土地,長吃長有,稍作努力,就有豐碩收穫。香港澳門的繁榮,乃因緣際會,時勢所造,不要自我陶醉。

    请問你自己寫了上面這段還夠膽說自己"沒有說五六十年代的新移民是蝗蟲"?

    哈哈......是你的文筆差, 還是我們的理解能力低?

    假如你自己作為政府的一份子, 你除了歌頌「獅子山下精神」,難到你會去嘉許「好吃懶做精神」? ......除非你腦袋進水了.

    凡事破壞容易, 建設艱難. 如果你有多些益見有助社會和諧, 我們倒願聽聽. 但類似這種拾人牙慧的「高見」,倒可以省點......, 別浪費了自己的時間.

    ReplyDelete
  7. 是你的理解能力低,請細看那段文字是寫「如果」..那麼」,前者成立後者才成立,而很明顯作者不認為「新移民是『蝗蟲』」

    ReplyDelete
  8. the author was not dismissing 獅子山下精神, and in fact, nobody should be. his point was the same "motto" or "way of life", if you will, that reward people who worked their socks off decades ago, no longer reward those people in equal proportions today. in no parts of the article did he indicated that we should promote 好吃懶做精神. this is not a "black or white" world that many people like to live in today.

    im totally with the author that the government has been singing the old tunes for way too long. we, as citizens, should (learn to) work hard and complain less; while the government's responsibility is to create a society where hardwork will be rewarded. they can't just count everything on 獅子山下精神 and hope this will miraculously feed everyone.

    but then again, we don't have to always agree.

    ReplyDelete
  9. 掠奪別人勞動成果謂之蝗蟲, 香港社會誰最不勞而獲, 誰最勞少獲多?

    ReplyDelete
  10. 資本家、炒家。

    ReplyDelete
  11. 代「Q」重貼被blogspot閹掉的post

    -------------------------

    誰夠膽將我在這裡的文字河蟹?哼,一於再來!

    今早看aukalun此文,想起有些人,指控那些對港府有關於經濟民生的政策有所訴求(如復建居屋等)的人是依賴成性,跟著便教訓他人應當效法早兩三代的香港人,不要求政府為他們做任何事,只求憑自己的努力打天下,共創繁榮盛世。我認為這些人莫明其妙。一大棟一大棟殘到隨時會冧的公屋及散佈在長沙灣官塘各處的山寨廠大廈都是鐵證,說明了英國人當年是有所為,大洒公帑大致上處理好社會問題,營造了個有利的發展環境,以難民為主要成分之一的「香港人」才有可能創造奇蹟。如果靠努力魄力志氣真係「成功」的主因,當年上海班商家大亨就唔駛南投啦。可以試吓叫景鴻幫李嘉誠移民去贊比亞由穿膠花再開始過創造多一次奇跡,將希望之火帶到非洲格。

    大致上係咁,不過寫完覺得我的聯想同大當家的文章的主旨好樣不大相干,便沒有貼出,待得下午見到無名君既蔽於別人所寫復昧於自己所言的吐快文字都出得,便也將之貼出來,點知還是被O或G了。

    問多句:引號的用途是小學幾年班教的?點解會有人自己識得用但唔曉得睇嘅?

    ReplyDelete
  12. Q: 你之前的幾個post,似乎因為文中有一兩粒不知名的字,和你的名字,再和blogspot crash了,代了重貼,但之前講必要條件充分條件那段找不回來了。

    ReplyDelete
  13. 感謝樓上諸君的理解。

    本文講來講去是說,如果新移民是「蝗蟲」,我們都是「蝗蟲」,我以為這主旨已放「題目」裡。

    大部分香港人有今天基本豐足的生活,乃因生長的家庭、歷史的巧合、中國的封閉,同樣的努力拼搏,放在其他國度,不會有如此豐碩的成果。

    五、六十年代香港不會'victimize'自己,因為亂世逃難,起點低、要求卑微、但竟然收獲甚豐。當年的社會環境,只在當年,已成往事,只宜回憶,再不停用作「勉勵」人,就很可笑了。

    ReplyDelete
  14. 一天之內慘被OG多次,真係咩氣勢都無晒...

    要博主費神代為尋回被OG之物,真的不好意思。謝謝。

    ReplyDelete
  15. 咦﹖我果篇一樣唔見左喎…貼過先。

    欺壓弱者,鋤弱附強(不是「扶」,我們沒資格),有何難﹖

    區先生從哪個角度看,都說不上是「失敗者」,甚至可以說是「成功者」的一群,雖然不至於發了達。
    有些人一見到別人為自己歧視的弱者說句公道話,也如刺在心,恐怕正是因為區先生妨礙了他們自我感覺良好吧。

    蝗蟲與否,真的跟福利有很大關係嗎﹖
    當年美國排華是甚麼一回事﹖華人去美國拿福利嗎﹖我想那位連留名也懶的仁兄恐怕沒留意過吧﹖
    我們香港人怕大陸人來爭飯碗搶資源就是了,就算他們不拿福利,大家一樣會嫌他們在搶奪職位的,而且還把工資越拉越低呢。

    五六十年代的移民不要福利所以不是蝗蟲﹖
    別開玩笑了,五六十年代根本連香港本地人也沒甚麼福利可言。
    何況當年就算人浮於事,你甚麼工作都找不到,最後還可以上街做小販,現在呢﹖

    白吃社會的人,甚麼時代都存在,亦不限於移民或本地人。但厚顏無恥的人亦不見得佔多數,要是討得到生活(例如當小販),有多少人願意背著「蝗蟲」的惡名去依靠福利過活﹖

    還有,很多來港新移民,其實都是香港人在內地的妻兒。為何這個社會搞到有一批人非要回大陸娶老婆不可﹖獅子山下真的那麼美好﹖這一批回大陸娶老婆的人就沒有努力過﹖

    (P.S. 獅子山學會﹖他們當然不是蝗蟲,是寄生蟲。)

    ReplyDelete
  16. Allan: 會不會去了垃圾留言?

    ReplyDelete
  17. oriole 係喎,原來Q失去的東西都在spam堆裡,仲有好多呢!

    ReplyDelete
  18. 方潤:以往當記者採訪時,也碰過各種不同的人。有些很窮,窮得無志氣,不思進取,想法莫名其妙,愛喝酒,六十歲也要返大陸娶一個年輕老婆。

    也碰過一些富人,想法莫名其妙,同樣渾渾噩噩,愛喝酒,六十歲也要返大陸包二奶。

    他們的分別? 在出生、在家庭背景、成長環境、教育程度。都不是自己能選擇。

    留意一下可發現,大部分有機會升讀外國名牌學校的,都是家裡有米,前陣子有銀行的統計說,現時八十後,能夠買到樓的,有九成都是家裡資助首期或幫手供樓。階層定型了,社會流動性減少了,所以獅子山下很可笑。

    ReplyDelete
  19. 典型社運保蝗左派言論。香港的繁榮只是「時勢所造」?人們只需要「稍作努力」?你這樣說簡直是侮辱了全香港所有年長一輩的,為香港創造繁榮的上一代。
    那個時代的確比較多機會,但那時候的生活環境比現在惡劣得多。那時候也沒有多少社會福利,所有搞生意的、打工的、讀書的,一律要靠自己,自己承擔風險,自己努力。
    區先生你自己也算是半個上一代的人,你應該明白獅子山精神對香港繁榮的重要。你打破了獅子山精神,勤奮、上進、自力更生的精神被打破,取而代之的是不是懶惰、依賴他人和「做又三十六、唔做又三十六」的共產精神?
    回想起上一代的中國人,為逃避共產主義而來到香港這個機會之都,為的是自由和追求幸福的權利。意想不到和諷刺的是,這些人的後代竟然想在這塊土地上重建共產主義。

    ReplyDelete
  20. [繼續上文] 當然,我同意香港的成功不全然是香港人的功勞。我也認為獅子山精神會被人誤用,來當做麻痹人追求權益的工具。然而當我們「破」的時候,同時一定要「立」,否則我們社會的價值就會面臨危機。

    現在我看見社會上很多社運左派企圖「立」的,是一種寧願追求自我和享受人生,都不願意努力工作的心態。他們追求自我同時,由於不工作沒有收入,結果只有再借用左派理念,認為「依靠社會養活不是可恥而是權利」這種無恥的心態來令自己舒服一點。

    本人擔心的是當這種心態取代獅子山精神,成為社會的主流時,香港的未來會變成怎樣?在一個沒有多少創意、沒有多少科技、沒有多少資源的小城市,不依靠我們的雙手來創造繁榮,我們靠什麽?

    ReplyDelete
  21. 從spam裡找出來再publish...不好意思,忙亂中,遲些再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