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rch 27, 2015

狼羊記

區家麟|絢麗荒涼 (原文 26/3/2015 刊於《信報》,此為加長版)

網上圖片
羊首領的面容,僵硬、無情,牠笑得很假,眼神銳利。誰都知道,牠不是羊。

這個農莊首領,披著羊皮,牠步履矯捷,每次作勢待撲,羊皮下都露出狼腿。

這天,農莊首領很興奮,牠掌管農莊三年了,地位穩如磐石,牠向羊群宣告︰要依法懲罰那些不認命的羊,要把牠們逐出山頭,依法 Vote them out!

真正的領袖,團結子民;羸弱的頭目,只能分化子民,從中取利。農莊首領,深明此道。

羊群掌聲雷動,有羊大聲疾呼和應︰牠們破壞青草地的安寧,阻我們搵食,那些羊根本不是羊,頭上竟然有角,還想反抗!

有些羊,低頭吃草,默不作聲,羊也不是儍的,有些敏銳的羊早已發現,羊圈裡,混進了很多披著羊皮的狗與狼。

網上圖片
羊圈的故事,說來話長。

本來,每頭羊都懂得保護自己,在森林和原野上,牠們巡水草而奔,時刻耳聽八方、靈銳的眼睛留意草原的異動,防備狼群侵襲;羊群善於合作,懂得分工,隨時通風報訊;就算走投無路時,頭上雙角,仍能拼死一戰,維護族群的生命與尊嚴。

不過,狼更聰明,牠們進化得快,深明往日張牙舞爪的廝殺,血肉模糊太醜陋。狼知道,在籠裡出生鳥,會認為飛翔是一種病;當羊圈裡豐衣足食,自由與尊嚴,也可以待價而沽。

於是,農莊首領,刻意經營大片青綠的草地,羊圈比四周的豬圈潔淨整齊,羊群不停被灌輸其他農莊的慘況,自我感覺良好;而且這裡的羊可以自由覓食,牠們在山頭遊走,打情罵俏,曬曬太陽,追尋理想,看似沒有任何界限。

當然,山頭有很牧羊狗守衛,牠們也進化了,很有禮貌,外表還帶點可愛,間中飾演慈母,令部分羔羊感到溫暖;這些牧羊狗不會告訴你,甚麼地方不能去,牠們甚至不吠一聲,默默在遠處盯著羊群。羊馴服慣了,免自招麻煩,明白有一條隱形的界線,只要不越雷池半步,很多羊樂於維持和諧的平衡,享受安逸的生活,不會主動犯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農莊首領,還重新發現了一個美妙的管治工具︰法律;牠們擅長把法律作為遮醜布,一切醜事,用法律掩飾。例如農莊的大舞台,只能由狼與披著羊皮的狼狗豬,有權上台發號施令。羊群問,為何你們有特權?首領解釋︰這是法律規定,披著羊皮的動物,就是依法代表羊的利益;根據法律,法律由我解釋,其他詮釋都屬違法;只要依據農莊法則,依照我的解釋,就是真普選,就是合法的特權。

這時代的狼首領,不再是以往的極權控制狂,他們沒有甚麼高尚的理想,所做一切,只為牢牢抓住權力與利益。所以,牠們不介意有羊想離開,農莊的羊,還擁有移民的自由,你不喜歡這農莊的生活嗎,走吧。

不認命的羊,還享有一點言論自由,可以發言反對,但農莊管治集團很放心,牠們依法掌握著權錢與武裝力量等王牌,養了一大群忠心的牧羊犬,牢牢緊握農莊裡的大台與揚聲器;首領慣技,裝作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只懂指斥別人有問,宣稱憤怒的羊是叛徒、罪犯、外國走狗,在羊群裡鼓動仇恨。一手收編,一手分化,很在行。

不認命的羊大聲疾呼,若是散兵游勇,農莊首領們可以忍,還可以借勢彰顯自己的寬容大道。不過,當羊群組織起來,互相啟發,是可忍孰不可忍,就是潛伏著的耳目現形的時候。順我者,有豐美水草;逆我者,以法律伺候。

最近,山頭遠處傳來一些羊的哀號,牧羊狗眼神越見兇狠,羊群裡那些披著羊皮的異物越來越多;但單純的羊、既得利益的羊、重視生活安穩的羊,視若無睹,自然而然站到狼的一方。

純良的羊被剃毛,牠們不覺是剝削,說這是必要的代價;聽聞有些羊被宰割了,純良的羊覺得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只是那些羊自作孽,找死;主子要來閹割了,牠們會恥笑那些反抗的羊︰反對是徒勞的,你們太嘈吵了,破壞了草地的和諧與安定,你竟敢不自行脱下褲子好好享受,成何體統?

海的另一方,有個農莊領袖剛死了,本埠狼群,哀慟不已,視之為馴化羊群的楷模,狼族進化的先鋒,悲嘆本農莊未能仿效,還剩大群野性的羊,未能滅絕,誠為大憾。

本農莊首領,目睹兩個山頭之大異,感慨萬千,又披上羊皮,開啟宣傳工具,露出狼的尾巴,苦口婆心,呼籲各位羔羊,要保有羊的特質,溫純和善,包容共濟,接受現實,否則要接受懲罰,受法律洗禮。

羊皮裡的首領神情懇切,惹人垂淚︰「是其是,非其非!為了我們農莊的整體利益,你們要做好羊的角色!」

鄰埠有一隻肥肥白白的羊,剛到訪本農莊,嘆謂︰可憐啊,貴農莊的羊,還在吵吵鬧鬧,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們為何不能靜下來,乖乖接受閹割?

***   ***   ***

相關文章,我的動物農莊︰



1 comment:

  1. > 真正的領袖,團結子民;羸弱的頭目,只能分化子民,從中取利。

    海另一方的那隻狼,至少是前者。他一生都在維持羊群的團結、預防不同羊群的衝突發生,而非顧著不時率領一批羊去鬥另一批羊。

    同電視節目一樣。狼,有很多種。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