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7, 2011

先苦後甜.先甜後苦


(黃河行之6.8)


青海懾人的雲

「黃河行」終結時,組織者都在反思一個「路線」問題:我們的黃河行,應該由黃河源頭走到入海口,還是由入海口走到黃河源頭呢?

概括而言,應先甜後苦,還是先苦後甜呢?

黃河源的青藏高原,當然是「甜」之所在。

青海空氣明淨,藍天白雲綠水,就算是烏雲蓋頂,也震懾醉人;黃河下游嘛,沒有藍天,沒有白雲,連烏雲也沒有,因為就是灰灰灰灰灰矇矇一大片,睇見想死。

黃河上游,我們遇上陌生的地名、青綠的山野,友善的藏民;黃河下游,我們路過的城市叫鄭州、洛陽、東營,一式一樣的城市,我們看的是化工廠與污染,呆滯的人面。

下游的鄭州,夕陽無力,天空死灰一片
據組織者說,去年黃河行,從黃河入海口出發,大夥兒越走越興奮;今年倒過來走,大家越走越疲憊,部分人到中途站蘭州就離隊了。

看來,先苦後甜,較易令人感覺良好。

***   ***   ***

我想到的,是六十年來中國,與十多年來的香港。

博友格子銀的慨嘆,我想很多在內地待過一會的香港人都有同感,初接觸有點難以理解。我其實是明白的。

六十年來中國,頭三十年,天翻地覆,氓滅人性,家不成家,是近代史裡,一個文明自虐自毀的經典悲劇;捱過了,現時走向另一極端,由極苦到略甜,生活安定,誰人不想,所以縱使貪官橫行、道德淪喪、強權威迫利誘,中國人都知道,但暫且接受,因為以前苦得太久,到今時今日難道還要自討苦吃嗎,先享受一下,再說其他,旁人如我,可以理解。

香港嘛,卻是先甜後苦。沈旭輝的《八月飛霜 如何再造和平理性的土壤》分析透徹,請大家一讀再讀,不贅。

為什麼香港人不知足,憤怒了?那是因為我們嚐過略為美好的果實,如今眼看一切在倒退,當權者倒行逆施,禮樂崩壞。香港人先甜後苦,只能苦中思甜。縱使那種「苦」,相對內地同胞,仍是甜到膩。

所以,現今香港越來越常碰到那些覺得特區政府很好很合理很為民做事、反對者只懂抱怨只懂罵街那種論調,我不認同、不理解、不明白。難道我們要一路降低標準,與最差的來比較嗎?



2 comments:

  1. 香港有一個很慘的地方,是大部分人自己、或者上一代(包括區區在下),都是從大陸過來,所以跟大陸比就自然不過了。只有很少數的人開始了解到,跟大陸比,甚至仿傚大陸,對香港有害無益;大陸根本不應是比較對象,跟他們比較只會使我們自以為是,甚至慢慢自我降格。
    也許時間久了,會有更多人明白這點,但恐怕到時香港已經變得水深火熱了。

    ReplyDelete
  2. 你說的是「先甜後苦」或「先苦後甜」的問題。

    我看到的卻是「理想世界」vs「現實世界」的問題。

    理想中,當然是中國越來越開明,越來越接近香港的價值觀;現實裏,以權力系統*分佈的話,香港變得越來越倒退,卻是合孚邏輯的推理。

    *我比較徧激,我認為「最終權力系統」=「武力」...香港只有解放軍而没有自己人當兵,怎可能不向大陸方向靠攏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