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5, 2011

一件很小的事



公司大門,有一位阿叔,他是早班的保安員,我問過他的名字,隨即又忘了,不好意思再問。我是臨時工,剛巧是部門裡清早第一個上班的人,按慣例負責到保安亭,取部門的報紙。阿叔看守停車場出入口,長駐保安亭,我們每朝清早碰面,交換微笑,說聲早晨,我拿好屬於部門的報紙,趕忙回到辦公室工作。

如是者,日復一日,我和阿叔一直是點頭之交。近日,他休假了。

大清早天剛亮,我到保安亭,沒有人站在保安亭旁等著我,保安亭門關了,原來替工的保安員,大開空調,躲在亭內打瞌睡。我說要拿報紙,他說自便,只見一大叠不同部門訂閱的報紙都堆在椅子上,亂作一團。

我找了半分鐘吧,總算找到屬於自己的一叠,然後還要把不同部門的報紙放回原位,有點勞累。才想起,以往阿叔當值的時候,我每天取報紙,屬於我部門的一叠都放在最頂,原來阿叔明瞭各部門同事上班的先後次序,每早都把報紙準備好,方便我們,我們一走過來,第一叠就是,省時方便,也不用堆叠一番。

日常生活裡,有很多人為你做了很多枝微末節的事,而你不自知,不懂欣賞,也不會想到感恩;這些為你做事的人,不會告訴你他做了什麼,只會對你淡淡的微笑。

過了幾天,阿叔仍在休假,有人早上升旗時,嘿嘿,把公司的旗幟倒掛了。

1 comment:

  1. 這些為你做事的人,不會告訴你他做了什麼,只會對你淡淡的微笑。<===對啊。這也和我昨天的一件小事有關,我很感激的人,也忘記了她的名字。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