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 2011

活在黑影下


(本文2/9刊於《經濟日報》)

官員的廢話,記者特別靈敏,有些常用的官腔套話,初聽會覺得模稜兩可、事有蹺蹊;聽得多,會心裡暗罵,繼而失笑。

例如高官議員說錯話,「我的言論引起爭議,願意把說話收回。」一言既出,歷史不會忘記,有錯就道歉,如何能「收回」一句話?「我們會加強巡查、加強檢控。」每次大火、塌簷篷後的標準答案,「加強」了什麼,往往不了了之。「我們會成立跨部門工作小組研究檢討。」即是說每個部門都不負責,研究往往耗時數年,滄海桑田,大家一起遺忘。「假設性問題不回答。」「我不排除這可能性。」高官熟讀這些對白,就能搪塞過去,保住權位。

這類官腔,內容似有若無,雖然討厭,但高官最少還有一分謙卑,不會大言不慚,視市民如無物;尤其是殖民地年代後期,高官謙稱公僕,因為既收納稅人錢享高薪厚祿,又無現代文明社會的管治合法性,豈能對民眾惡言相向,甚至編造故事為自己脫罪?

俱往矣,副總理李克強訪港,香港警察公安化,禁錮、濫權、誣陷、限制採訪自由;再來唐英年趾高氣揚的「完全垃圾論」、曾偉雄罔顧事實的「黑影論」,死不認錯,香港變質了。

誰之過?緊遵指令的前線軍裝警員與秘密警察,真的甘願成為權勢的打手?港大百周年校慶,真的甘願讓一位副總理端坐「龍椅」搶盡鏡頭而有失校格?聲言警隊為市民服務的一哥,硬著頭皮以「黑影」作託詞,享納稅人奉祿而倒過來打壓自由,繼而編造天方夜譚,可有愧疚?唐司長振振有詞「完全是垃圾」,一邊狐假虎威,一邊自覺奉迎;對市民不謙遜,對權勢卻謙卑,夜闌人靜時,可有反躬自省?

權錢之網,無處逃避;我們寧願相信,警察校長高官們都是無奈獻身,不是真心擦鞋。最近看了中國國家話劇院一齣描述民工艱苦的寫實劇《問蒼茫》,劇中控訴尖銳,隱含對當今中國社會的拜金主義、權錢是尚的控訴,其中一句對白,描述很多中國人不滿現狀,但身不由己,只能死忍:「忍不住,沉下去的人,成為死屍;忍得住,升上來的人,就成為英雄。」北京的劇院內全場鼓掌共鳴。

劇中的工廠大老闆,目睹光怪陸離的事,還有一句妙語:「改革開放三十年來,可以用四個字總結:不可思議。」

警察的濫權、官員的狂言、大學的低頭,對往日的香港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我們看到黑影幢幢,權勢在明在暗,等待忍得住的人下跪敬拜。不可思議的中國特色,已經滲入香港骨髓。

13 comments:

  1. 我不同意你的看法。對現在沸沸揚揚的上綱上線評論,我看多一百次,都真是無法認同/有共鳴。

    什麼時候開始,我們要動輒用陰謀論看每樣事情? 一宗很簡單的警方/校方/示威學生在具體示威路線上,事前溝通不足夠,要這樣複雜化,無限量政治化,事情根本已失焦了。真相就是很簡單,是我們思想太複雜,政客思想太複雜,傳媒思想太複雜。我看到傳媒將很多與警方的新舊牙齒印複雜情緒混在一起,在這事件上,我不怕直接說﹕I think the media is inflating its power and EGO.

    誰是強,誰是弱,根本是一個迷思。高官政權在高位?但他們日日給批得體無完膚喎(在此無意給他們站台吶喊)。站在道德高地日日批鬥別人的的社民連人士是弱者? 徐立之有做錯嗎?他事前知道有關安排嗎?怎麼說到他是幫兇沾滿鮮血?大家不分青紅皂白至如斯境地?是盲了還是給社會輿論牽住走?

    所謂禁錮 -->觀乎雙方證據,我認為可堪斟酌
    前線軍裝警員與秘密警察,真的甘願成為權勢的打手 -->唉,我覺得這句是無憑無據的陰謀式指控。當然,你可以說,嚴密保安/過於緊張,跟給人”獻媚”印象,有時可能只是一線之差(在此,不得不佩服泛民派想出這形容詞,一槌定音將整件事frame住定性,我只想其他人停一停諗諗,事情是這樣嗎?)
    坐龍椅”失校格” --> 我覺得是頂無聊的意識形態口舌之爭。反對者不如直接說他們反共,但他們從不敢承認。貴賓當然是坐貴席,何況港大已澄清那不是什麼校監椅。

    懇請細看程介明兩篇文章﹕
    http://www.hkej.com/template/dailynews/jsp/detail.jsp?dnews_id=3189&cat_id=6&title_id=453937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208.html

    ReplyDelete
  2.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3. g你好,

    對於你的不同意,我是不同意的。

    事情是否越來越壞,警權是否越來越大,和以往比較,明顯如此。除了校園發生的事,大家可以注意幾個事實:

    封鎖區很大,大得不必要,是事實。
    封鎖區大至請願者不見蹤影,是事實。
    「六四男」老遠被抓,是事實。
    一哥說話亂講,就算不是欺人,也是自欺,也是事實。
    警察執行任務,不表露身份,「秘密警察」是事實。
    就不說「龍椅」好了,在人民大會堂國家領導人陪同影相,大家「平起平站」,不會如此突出主或客,我希望港大是無心,希望以後不會,我相信李克強亦不好受。

    再說「向權貴獻媚」。

    這些事情,世界任何國家都有,不獨落後國家地區,「先進」地區,同樣出現,是世態常情。

    不過,其他很多國家地區,政黨會輪替,權貴有起落,不會一成不變,問題不如中國嚴重。

    ReplyDelete
  4.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5. 一個人看事情時, 如何會失焦? 就是將事實就是簡單化.
    真相嘛, 他們對應的態度是 "大事化小, 小事化無".

    溝通不足? 警方有想過為示威學生安排具體示威路線嗎?
    如果有心安排, 就不會出現什麼核心保安區這種堆砌出來的名詞.

    至於如何才算是上綱上線呢? 多用 "無限量", "複雜化", "看多一百次" 呀等修辭手法吧, 愈誇張愈保証你上得高.

    You think the media is inflating its power and EGO ??
    我看到的是, 傳媒正正是保護著香港僅存著, 而祖國大地早已失去的新聞自由這種 "EGO".
    他們不是自我澎脹, 而是用傳媒的力量, 努力地抵抗警權澎脹.

    其他部份就不回應閣下了, 我節省氣力去吃飯.

    ReplyDelete
  6. 區生恭喜,五毫黨終於出現閣下博客,證明其影響力。

    ReplyDelete
  7. 警方有想過為示威學生安排具體示威路線嗎? ---> 好坦白,我覺得雙方都有責任。根據報章資料,警方在前一晚從網上討論區得知有人想示威,於是加重保安部署,你可以說警方應"主動"接觸學生,以配合他們的需要。但難道學生沒有責任主動透過校方(如果他們覺得警方不足信任,可透過學生輔導長..我不相信他們平常沒有溝通/交情)向當局提出要求嗎?就算警方想接觸他們磋商具體安排,我想他們可能都想玩"突擊",俗些個句﹕睬你都有味。究竟示威目的是什麼? 就是吸引到傳媒注意,讓自己要表達的訊息(平反六四)理據清清楚楚鋪排出來,接觸到觀眾。這可避免很多無謂肢體推撞(混亂場面好容易有人受傷,這不是玩笑的)。封鎖區是否過大,保安部署是否合理,由於無警方的彊獨恐襲情報的情報在手,我們亦不是保安行業的專家,實很難就此作武斷式的評論。但警方是否刻意借此打壓新聞自由、針對記者(喂,市民出入一樣受阻啫),我傾向相信是保安過於嚴密的不幸(或傻仔?)結果,當然,裡頭有必要檢討的空間。警方沒(在適當情況下)表露身份,我都覺得可能違反了警察通例。

    你可以說我是simple minded,但我的確不喜見到事情政治化。我看報章的報導,會分清那些是事實(fact)那些是評論
    (opinion)。我覺得一些報導,用上過多誇張評論式語言。我知道我的可能只是小眾看法,為表達我不同意這些主流意見,我未免要用上同樣強烈的修辭,只為我真誠的不認同,如果你認為這是"保証我上得高"的姿態,或隨意將不同意見的人貶為"五毛黨",我無話可說。

    ReplyDelete
  8. I do agree with G.

    ReplyDelete
  9. 補充一句﹕程介明兩篇文章很值得看....個人覺得頗中肯,從尋常人情道理common sense出發,沒太多"大道理"和"口號"。我理解這裡會有人說﹕作為港大高層一員緊係會搵說話為校方開脫架啦。但如果要搵出真相,更要聽聽局內人的說話。當大家一隻手指著人時,或不要忘記對方也是人,雙方的矛盾實因各方立場職責不同,大家可借此機會學習(be a learner)。那天我看到毒蘋果"批鬥會"的video,我真有不忍睹卒感覺,直覺社會真的sick了(當然,我知我寫呢句,又會給人抽秤。)
    (註﹕我不是港大畢業,亦非在那裡工作 )

    要講既講晒,不再打了。

    ReplyDelete
  10. http://commentshk.blogspot.com/2011/08/blog-post_208.html
    //因此,港大從來就不是一所政治性的大學。她沒有完成政治任務的使命,沒有支持政府的義務,也沒有需要表態支持、反對甚至顛覆政府的遠景。在歷史長河裏面,朝代更替、政權轉換、革命成敗,都動搖不了大學的根基。大學是超越政治的,社會的變更,只不過是大學這齣戲的布景。//
    不相干的謬誤。就算以上冠冕堂皇的話成立,亦阻止不了大學高層獻媚做奴才撈好處的強大衝動。

    ReplyDelete
  11. Vic:有人話:「反對者不如直接說他們反共,但他們從不敢承認。」

    事實是:許多反對者都直言是反共的,例如陳雲,例如八二六集會上許多港大校友,都係擺到明反共的。

    我們是不諱言反共的。我們以反共為榮。

    將十足的政治獻媚視為性質簡單正常的一回事,將社會的強烈反彈視為上綱上線政治化,正正是政治無知的表現。

    程介明先生的文章,我一早就很仔細看了,十分不以為然。

    支持區生的回應。區先是頭腦清醒、理性溫和的香港人。

    ReplyDelete
  12. 唔......我反的,是惟恐主子不快的謹小慎微自我審查、惟恐主子受驚的超規格保安,惟恐待慢主子的超規格禮節。我反的,還有恃著主子威風的權力膨脹,目中無人,自以為是,退完又退,再退更退。

    至於程介明的文章,我讀完,覺得冠冕堂皇,無甚說服力。不過,我以上文章,非針對港大。說白了,我認為港大校方,是無奈加無力無膽阻止那些引致批評的安排,令人嘆息,不過這又豈只是港大面對的問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