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6, 2013

水塔,與那些不變的

香港,好像沒有什麼能保得住。

每線海景,最終都會建成一排屏風;大商場隨時華麗轉身,都是名店、藥房與翠華;鐵路四通八達,大家都躲進地洞裡穿梭、掃著smart phone的閃亮屏幕;鐵路所到之處,變成一式一樣的樓盤、商場、地產商。聽說,這叫進步與發展。

每次回到中大的山巔,新亞與聯合書院,總覺得,在我們世界無止境的狂飊變臉中,原來,香港,總算有些地方,有數十年了,默默地,保持著原來模樣。

這裡,天空很大;走路,會冒汗;下雨,會濕身。五月天,台灣相思黃色小花,灑落一地。

那年,我們一代的迎新營,原來已是很遙遠的事。圓型廣場,大聚會;星夜,水塔亮燈迎接新同學,一顆綠色流星在天邊劃過。

有些朋友,可能還未明白,新亞水塔如何「卓爾不群,浩然之氣」,我有幸保有著一些回憶。回憶會發酵,繼而學懂細味欣賞,需要一點時間沉澱。

這些年來,大學教育「產業化」,又要製造「國際化」,再加三改四,每間大學都大興土木。中文大學先天優勢,依山靠水,還幸有土地。多年來的大建設,大致不碰新亞聯合;新亞書院的建築,近十多年,只是人文館與錢穆圖書館含蓄地加建了一層,新宿舍隱沒在山邊,既享海景亦不阻原設計的空間感。

近月,消息傳來,新亞書院的新宿舍,要建成這個樣子。




地標被擋,景觀攔腰截斷。

我們的香港,身邊每一處小景、每一片私密回憶,就是如此,一點一滴,不知不覺被蠶食。直到有一天,一切失去,無法挽回,空餘憾,或不知憾。

還有新亞合一亭,水天一色的景緻,最近傷痕纍纍。元兇是山腳下吐露港畔的科學園擴建地盤,高樓在建,池塘天水之間,插了一條吊臂,我聽到了現代化戰車嘲弄著的笑聲:天人合一吖嗱!水天一色吖嗱!

在香港,每次要喊出保衛甚麼東西,都似乎沒什麼好結局,奮力吶喊,敵不過以「發展」之名行惡。但是這次,我深信將有不同,畢竟,選址有其他選擇,校方與師生舊生,都站在同一條船上,看過一樣的天空,一同呼吸過青草地上的空氣。

要改變什麼,就從自己身邊所珍重所關注的東西開始。

正如中大師生與舊生聯署聲明最後一段所言:

「錢穆先生嘗言,研究自己國家的歷史,須有一份溫情與敬意。我們認為,對於陪伴我們數十年的水塔,也應有相同的溫情與敬意,因為它一直在好好守護我們,守護我們的記憶和理想。故請院方能以歷史為念,以教育為念,以未來為念,認真考慮我們的訴求。」

沒有什麼是不變的,也許,我們能抓緊的,只是那年那月那些一閃念的回憶,與那些準備磨滅的夢想與理想。

水塔,一直守望著  (陳韜文攝 2012.9.11,反國教大罷課)

「卓爾不群,浩然之氣」,不應被一幢八層高宿舍阻擋。 (陳韜文攝)

***   ***   ***

相關文章:新亞水塔的故事

有意聯署的中大學生與舊生,可參考facebook專頁聯署專頁

專頁裡,有一位舊生提出,可考慮選址在學思樓旁邊的馬路上,而馬路則改道經圖書館後的停車場。如此宿舍既享海景,亦不擋水塔景觀,而且現存的停車場使用率低,縮小規模亦屬可行。

***   ***   ***

附聯署全文:
近日我們得悉新亞書院正計劃在水塔旁邊興建一幢樓高多層的學生宿舍,並極可能對水塔景觀帶來嚴重影響。我們對此甚表關注,鄭重籲請新亞院方對選址重新考慮,並從長計議。

在新亞生活過的人,大抵都會對水塔有一份深厚感情。水塔高大巍峨,剛直方正,立於中大之巔,有君子塔之譽,隱隱然承載了新亞的教育理念。水塔更會隨著朝 暮光影,呈現迷人景緻──吐露晨曦中的水塔,藍天白雲下的水塔,夕陽斜照的水塔,節日亮燈的水塔,各有風景,過目難忘。


水塔見證了我們的青春歲月。我們在它的守護下,探求學問,結識良朋,定下志向,並留下無數校園回憶。可以說,在每個新亞人的故事裡,都有水塔的身影。即使畢業下山,偶爾坐車經過,遠遠看到水塔身軀,也足以牽起我們許多往日情懷。水塔不只是一座儲水的塔。在當時只道是尋常的日子過後,水塔終成為我們許多人生命中無從拿走的部份。

正是在此背景下,我們對於在水塔旁興建新宿舍的建議,甚有保留,因為從院方提供的初步方案來看,新樓高達八層,緊貼水塔而建,遠遠望去,水塔猶如被人攔腰截斷,大半身軀埋在新樓後面,英姿盡失。這是致命性的破壞。水塔之所以為中大象徵,皆因其屹立空曠,視野無阻,遂能卓爾不群,遂有浩然之氣。此景觀一旦改變,數十年來為新亞人中大人珍之重之的社群地標即破壞無遺,且將永遠不能恢復舊觀,茲事體大,懇盼院方能夠三思。

當然,我們關心水塔,並不表示我們反對興建新宿舍。我們深明新宿舍對同學的重要,也感謝書院多年來為此努力籌謀。我們所祈求者,只是希望書院從歷史從人文從景觀著眼,考慮其他選址的可能,例如紫霞樓下面的山村徑,又或學思樓旁邊的山坡。我們深知,改動必會帶來這樣那樣的不便和困難;但我們深信,這是值得的,也會得到師生校友的支持,因為地靈人傑乃中大神韻之本,人文價值不應單以實效計算。

錢穆先生嘗言,研究自己國家的歷史,須有一份溫情與敬意。我們認為,對於陪伴我們數十年的水塔,也應有相同的溫情與敬意,因為它一直在好好守護我們,守護我們的記憶和理想。故請院方能以歷史為念,以教育為念,以未來為念,認真考慮我們的訴求。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