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y 26, 2013

六四二十四



(本文25/5/2013刊於《明報》)

人習慣遺忘自欺,權貴擅長弄虛作假。「五四精神」遭成功扭曲為「尊重包容」;「六四」也許在二十年後由國家機器重新詮釋,那時候的中學生,可會笑臉盈盈地歌頌「六四精神」,就是「維穩、和諧」?

事實簡單,證據清晰,六四那一夜,沒有任何「精神」值得懷念;當權者的「六四精神」,只能是隨街開槍,殺人如麻,秋後算賬,死不認錯,睜大眼詭辯。

二十四年了,魂斷長安大街的孩子們,仍然含冤莫白;天安門母親,淚痕未乾,遭二次加害;不為世人所知的民運鬥士如李旺陽,被監控被失蹤被自殺。

二十四年了,民主運動的訴求沒有寸進,隱身幽暗角落的大佬下令「七不講」,普世價值、新聞自由、公民權利等議題,驀然回首,都是當年學生的主張,如今講都不讓講。

二十四年了,維穩成為國策,惡棍趾高氣揚,權貴資產階級肆無忌憚。當天聲嘶力竭宣布戒嚴的幕前打手李鵬,今天子女錢權在握,稱霸電力系統。女兒李小琳掌控「國電」;兒子李小鵬長年控制「華能」,近年華麗轉身,棄商從官,當山西省長。

二十四年了,識時務者善忘,力爭上游者詭辯。教育局常秘謝凌潔貞說過,六四只是歷史長河的沙沙石石,更以「小學生忘記做功課向老師撒謊」,喻人人都有做過錯事;行政會議成員羅范椒芬又說過:六四未定性,如何平反。比喻不倫,詐傻扮懵,這就叫適者生存。

二十四年了,內地記者在高牆的擠壓下擦邊球,香港有的傳媒在尚算自由的空氣中玩閃避球,談六四色變,在大是大非前扮持平,在黑白分明時企定定說中立。

二十四年來,國家崛起,萬民下跪;二十四年流逝,那些令人窒息、無語、濺淚、錐心的不公不義,隨時間沉澱,越發鮮明。

每臨近六四,不同派系總要論辯,要不要愛國、要不要平反、要不要建設民主中國。「本土派」與「大中華膠」之爭,綱領各異,目標不大同,如何達致一個理想的公義社會,可能永遠不會有共識。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阿馬蒂亞.森在《正義的觀念》一書指,我們不應錮於一種「超越式」的抽象公義大道理,而應對焦實際環境,阻止及減少不公義的事情。

阿馬蒂亞.森舉例說,十九世紀美國的廢除黑奴運動,沒多少人以為廢除黑奴後,世界就完美,公義完全彰顯;人們有行動,是因為眼前存在極度的不公義,不得不挺身而出。

二十四年前的事,人民不會忘記;維園的燭光會告訴當權者,任憑你橫行無忌,歷史中你只剩惡名昭彰。讓我們在這一塊仍然自由的土壤,為逝者點亮一根蠟燭;為被噤聲的朋友們表達一點心意;每個人在自己崗位上,盡一分力,向著可望而不可即的公義,踏前一小步。


相關文章:

1 comment:

  1. 縱使給我們迫爆了維園又如何?若當權派繼續維穩,而力爭上游者繼續積極協助維穩,詭辯滔滔不臉紅,理直氣壯不饒人,而迫爆維園者翌日又如常的上班上課,視公義無存,醒目仔繼續做醒目仔,自閹的繼續自閹,這樣徒具形式的慰死者亡靈,你以為她/他們真的會安息嗎?我們需要的是一場對制度的激烈變革,不要妄想滴幾滴蠟,那班大爺會自動放棄他們所謂的「民主集中制」(這個名詞真有夠創意,哈!)中國出不了戈爾巴穚夫,更不要說林肯這樣偉大的領袖,不要妄想不來一場激烈的變革,流血的變革,可以讓中國自然過度到民主大度,這簡直便是痴人說夢話,問題是誰來領導她?李卓人一定不行,給人一關,便甚麼悔過書都簽了,他只懂在香港吠而已,六四最失敗的地方便是,人家一出軍隊,那班當時民運領袖便雞飛狗跳,各自逃忘,沒一個像89年蘇聯的葉利蔭坐陣國會仲馬,號招和帶領群眾反抗暴政,一舉推番蘇共,結束了整個冷戰時期,中共暴政固然不可恕,而那班民運領袖也很不堪耶!與其繼續乾追悼,不如真的花點心力來完成當年死難者的心願吧!這才枉他們當年的犧牲!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