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7, 2013

死難者家屬的聲音



南丫島海難,39條人命,半年過去,海事處處長廖漢波今天(27/5)在立法會會議上首次正式道歉。

一直以來,死難者家屬甚少露面接受訪問,今天,我坐在直播室,聽著化名CY的死難者家屬,悲憤的聲音,怎不令人動容。(香港電台錄音訪問,部分內容見《自由風自由phone》,請從1030開始聽。)

海事處處長廖漢波,今天在立法會一個委員會會議上,及於會後向著記者,說了同一番道歉的說話:「對於今次嚴重的撞船事故,是十分痛心和難過,作為部門首長,我深表歉意,並且衷心向死難者家屬,傷者及市民道歉。」

記者問死難者家屬CY,你聽到那一刻感覺如何?

「我想打爛哂我面前所有東西,我根本聽不下去。」

「你要道歉,唔該,同我們道歉,你去立法局道歉,立法局對你唔住?議員對你唔住?搞錯對象了。連跟誰道歉,都搞不清楚,還說是處長?」

「記者無對佢唔住,佢亦無對記者唔住,他是對唔住我們。」

記者:他鞠躬致歉,你是否接受?

「鞠躬?唔該,向三十九位死者靈前鞠躬,唔該。」

曾有傳聞,「不道歉」是政府徵詢過法律意見後的 ‘line to take’。今天在立法會的會議上,有議員問廖漢波,是否有人叫你不要道歉?

海事處處長廖漢波:「道歉是考慮到各方面,包括可能會產生的問題,自然會徵詢有關意見,包括法律上的意見。」

錄音裡,死難者家屬CY回應:「所以我懷疑他的誠意,你說你很難過很心痛,但仍有時間有心情去考慮,咦,我是否應該問律師,問其他人意見。做錯就是做錯,做錯了永遠走不掉。你避,避不了,就出來道歉,你有多真心,道歉的對象都搞錯。跟誰鞠躬,自己心裡有數。」

記者:政府的內部調查工作,現在決定由運房局常任秘書長主持,是否滿意?

「如果好似當日的海事調查委員會,有法官,有獨立人士,有專家,我想會可信性較高。到現在,沒有人夠膽出來講一句,這報告會否公開,若你不公開,即是自己圍內傾計,果頭講果頭散,擔心黑箱作業。」

記者:會否透過法律或其他途徑,追討公道?

「這些少不免,但是否一定透過法律,做成這件事的那些人,是否無人告你,奈我唔何,我就掂行掂過,始終都係果句,良知喺邊,不要下下等人告你,逼你,踢你,你才作反應,我們很累,畀個機會我們休息,畀個機會我們重過正常生活,放過我們吧。」

「心裡的憤怒,令我成日瞓唔到覺,我要搵番事實的真相,還他們一個公道。」

「連是否道歉都要考慮立場,所以你話佢哋有幾關心家屬?」

「給家屬的信……寫得漂亮,但很噁心,睜大眼睛講大話,寫得何其漂亮,但做過乜嘢?」

(香港電台錄音訪問,見《自由風自由phone》,1030開始。)

***   ***   ***

最近瑪麗醫院的「換錯心」事件,出事的醫生團隊翌日開記者會,面對傳媒,勇敢承認錯誤,他們的坦率值得尊重。醫生們沒有因擔心家屬索償,害怕太快認錯會於訴訟中處於不利位置而選擇不去面對。錯了就認,這是基本的良知。

正如海難家屬CY所說,錯就是錯,調查委員會的報告,確認了海事處十多位官員,長時間,多方位疏忽出錯,視若無睹,有法不依,才導致撞船後南丫四號兩分鐘內沉沒,是非對錯如此清晰,責任根本不可能逃避,然而政府曾經「考慮法律意見」而拒絕道歉,體現了一種凡事只講程序,缺乏良知與同理心的專業傲慢。

相關文章:嘩,你好專業!

4 comments:

  1. //政府曾經「考慮法律意見」而拒絕道歉,體現了一種凡事只講程序,缺乏良知與同理心的專業傲慢。//

    同事十多年前做懲教署,若果佢堅持做落去,今日應該會位處高位,而佢當初決定離職,係因為一入職,就已經有一百幾十條的明規則,未計無數的潛規則在內,除了墨守成規,已經别無可做,唉 ! 悲哀的政府 ……

    ReplyDelete
    Replies
    1. 官僚系統的性格就是如此, 所以絕對需要民意和輿論的監管. 韋伯所言的理性化的「鐵籠」, 現代人無從規避, 若民眾沒有握有改變這種架構的權力, 官僚的慠慢更將無法制馭.

      Delete
  2. 署長遲遲不道歉,後來又屈服,固然肉酸。不過,我覺得海難和瑪麗醫院不同,瑪麗是醫生團隊直接犯錯,關係直接,出來道歉,意切情真;署長卻是他的同事N年前犯的錯,他不參與其中,你很難要求他有瑪麗醫生那樣的罪疚感(事實真係冇)。雖有云上司要揹下屬的過失,做到一署之首更要有承擔,但去到涉及人命安全的責任,我覺得每個員工還是要負上自己的責任。那幾位當年曾參與驗船的幾位員工(即上庭那幾位),給我感覺一樣是龜縮,現在更是樂見別人成為眾矢之的。要杜絶悲劇發生,固然要從制度入手(如改善部門內部陋習、船隻監管不完善之處,這是高層不可推卸責任),不過刑事責任、紀律處分,還是對每個員工的最好警惕。將矛盾指向最高層,根本捉錯用神,對前線主力負責安全的員工,亦不痕不癢。又,部門疏忽雖是海難重大傷亡的其中一個contributory cause,但海難畢竟是由兩位船長駕駛不慎造成,現在不是有人大奸大惡、殺人如麻,我始終覺得,"氓滅良知"這句話,有點重。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