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1, 2011

搶錢魚蛋檔


旺角鬧市的街頭小食,有地道特色。我明白,租金昂貴,狹小的「魚蛋檔」,月租可能幾十萬,不過那種半瞞半騙,佔內地遊客便宜的勾當,實在過分。

這天下午,兩位衣著斯文的內地女遊客走近攤檔,盯著琳瑯滿目的小食,有點害臊的樣子。店員操著不太靈光的普通話問:「要什麼吃?」

兩位女士看來不太認識小吃的名稱,店員用我也聽得不太明白的普通話問:「魚蛋?螺肉?要一客嗎?」

兩位女士有點猶疑地點了頭,街邊攤,價錢不會貴吧。店員立刻拿來兩個塑膠大碗,把魚蛋與螺肉,堆起兩大碗:「七十元!」這一下「七十元」,普通話倒說得清清楚楚。

七十元!對魚蛋與螺肉而言,這是天文數字,兩位遊客,一看而知,只是想嚐嚐而已,分量如此大,沒可能吃得完。兩位遊客相顧對望,但小吃既已盛好,她們似乎有點不好意思,又怕說不清楚,半推半就,竟真的付了七十元。

同一時間,我在旁跟另一位店員糾纏,我要臭豆腐,阿嬸說二十元。二十元小小兩塊臭豆腐?聽講香港通脹只是百分之六,我不如行過隔籬去TC2食個芝士蛋糕tea set!?

但是我當時真的很想吃臭豆腐:「我只要一塊。」

店員說:「我們一客兩塊。」

「我只要一塊。」

「我們兩塊二十元。」

「我只要一塊。」

「好的,十元。我們平常是一客兩塊的。」

皇恩浩蕩的語氣,我吃了兩口就能消滅的臭豆腐,決定以後不再幫襯。

至於那兩位內地女士,捧著兩大碗魚蛋與螺肉,我想,她們的食慾大概立刻消失。店員不算騙妳們,她是擒妳們,這種手法,正是搶錢魚蛋檔的生存之道,而這些所謂地道小食,已經與我這些地道窮鬼香港人的生活與消費水平完全脫節。

15 comments:

  1. 把那店的圖片貼出來,讓大家知道!

    ReplyDelete
  2. 「我只要一塊。」---> 讀到這裡,忍不住狂笑,區生果夠薑,身為半名人,都敢這樣說。
    又,一個人行街但口痕,真係有D麻煩,唔想太大份(之後食唔落飯哦)又想"止痕",買太多又浪費金錢,我好理解哦。

    正在看卓韻芝一書,入面有好笑精句﹕
    1. "通脹/經濟上揚時,應節儉,因很多東西都乘機加價;到經濟改變時才揮霍,感覺雙倍良好,財散人安樂,安樂過osim"

    2. "消費,都是預咗被斬一頸血,問題是否服氣﹕你憑咩斬我一頸血? 七百元的二人套餐,你給我兩塊蓮藕? 就是因為很多人炒股賺錢你就開價七百? 就是因為恒指三萬點,你就認為兩塊蓮藕賣七百?"

    同理,或者可應用於因為大陸人有錢啦所以丁屎咁大的新樓都值賣一萬蚊一呎。

    ReplyDelete
  3. 做得好! 打倒大陸人

    ReplyDelete
  4. 這檔口在西洋菜間近銀行中心的十字路口位置,大家一定見過,那是最多人的一角。

    ReplyDelete
  5. selb: 咁講有幾薑呀? 我覺得用三十元買一盆味道普通的魚蛋,同用三萬元買一個LV差不多咋。

    ReplyDelete
  6. What a shame. 台灣的小吃,即使像士林夜市這種大賺遊客錢的地方,也不會做得那麼離譜。以本地人為主要顧客的台灣小吃,更是競爭激烈,做不到物美價廉很容易倒閉。

    ReplyDelete
  7. 自由人落得黎玩,買貴哂香港的東西,就預左要還。收七十元....太少了 !

    ReplyDelete
  8. 完全不認為是一件羞恥的事。羞恥的應是大陸人,弄污了香港,擾亂了秩序,破壞了市場。

    ReplyDelete
  9. 這樣想的話,是一滴墨汁污染清水,還是用海水去淨化墨汁?

    ReplyDelete
  10. 很可怕,可怕在竟然有人認為這種做法無問題。即使我認同大陸人隨地吐痰胡亂爭位搶貴樓價是惡中之惡,都不等於我們要反過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吧? 若然如此,我們也不就已被其同化? 可怕啊...

    ReplyDelete
  11. 網上匿名說話很容易,我覺得不可怕,很可憐。

    ReplyDelete
  12. 1. 明知他搶錢,如果係我真係谷住道氣,寧願唔食。

    2. 佢地(包括坑遊客小販和上面那堆無名氏)只不過o係度展示畀所有人睇,佢地同佢地眼中既大陸人,根本冇分別。

    周處除三害,最後記得除埋自己呀。

    ReplyDelete
  13. 方潤:很同意,所以我吃完之後,深感內疚,惟有寫了這篇文章。你知啦,有時肚餓,係會失去常性,判斷錯誤。

    ReplyDelete
  14. 其實不只那一檔, 朗豪坊對面近亞皆老街那一檔也是如此.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