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7, 2011

追逐


為何要追逐那把傘,我已記得不大清楚。

小小的傘,可以遮風擋雨,可以稍為對抗沙漠裡的暴烈陽光,小傘伴著我們,走過一些寒暑,風一吹,小傘在沙丘上翻滾遠去。眼前溫柔的橙紅色沙丘,一路延綿,新疆鄯善這個沙漠,沙丘為何堆成山一樣高?聽說是風的細語,沙子往下流時,和風輕吹,沿著山谷把沙子托住,送回沙丘高處,刻劃一道又一道鋒利的脊樑。

也許是本能吧,屬於自己的東西,總要追回來。傘仿若在眼前五步,我踢著幼沙追趕;小傘如車輪,迎著風,跳呀滾呀,攀上小沙丘。然後風停了。我喘著氣,冒著汗,遙望著小傘從一個車輪,變作沙脊上一個小點,風再揚,小傘蹦跳一下,向我招手。這麼近,那麼遠;我越追,它越走。

再拔腿奔上沙丘,越往高處,身軀越往下沉,幼沙鬆軟,舉步維艱,每一個腳步深陷沙丘,不能自拔。

回頭再望我曾走過的路,風與沙合謀,足印瞬間消逝,路似走了很遠,仿如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我的心跳、我的汗水,只有自己知道。

在高處的小傘,又蹦跳一下,停下等我。

最後一段路,最鬆軟的沙,最陡峭的沙坡,還要繼續攀上去嗎?

我頭也不回,直奔下山,在沙漠裡一個小亭子裡,吃了一片冰涼的西瓜。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