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黃河行:司機上了賊車


(黃河行之0.1)

這個司機很可憐,因為他上了賊車。

但他不能跳車逃走,因為車子是他自己的車。

這位司機載了一群瘋子。

小李從北京空車開到西寧,接了一個以記者學者為主的採訪考察團,幾乎每天都有不可思議的荒誕事。

這群人要從西寧開車到黃河源頭,用二十天,沿黃河走到入海口,再返北京。當小李發覺上錯賊車時,已經肉隨鉆板上,不可能跳車。

 
這群瘋子嘛,每天明知要趕路,卻每見美景就下車拍攝,有人就採訪,結果幾乎天天要連夜趕路。

這群瘋子嘛,通常不知今晚住在什麼地方,趕到哪裡住哪裡;晚上八時能投宿很幸運,一天能吃三餐很罕見。

小李試過在住宿的小賓館裡,被蚤子咬得滿腰紅點。

有一夜,真的臨時找不到旅館,這群瘋子,住進足浴店裡。足浴行業在中國,真的是一個有發展前景的大產業,並已改稱「足道」。

曾有一夜,這群瘋子,叫小李穿過草原,找尋牧民家。他的車不是越野車。

又有一夜,這群瘋子,叫小李開車殺進沙漠,找尋化工廠亂排放的污水池。這群人沒幾個有手電筒。

拖得太晚,這群人曾試過晚上十一時,叫小李在漆黑中翻山越嶺,途中刮起大風,閃電交加,騰雲駕霧,前路三米也看不見。

小李在司機座上大叫:「我以後晚上八點半不開車。」車上的人面不改容,毫不緊張。小李還不是要硬著頭皮開下去,難道在荒山落石風雷雨電中停車抗議?

還有一夜,小巴無汽油,荒原小鎮唯一油站關了門,小李只能硬著頭皮,黑暗中繼續翻山走下去。

有天,小李又在駕駛座上大叫:「土路開到什麼時候?」他慣常的活動範圍是北京的高速公路,不是青藏高原的砂石路。好不容易,終於見到柏油路,領隊大叫:不對不對,拐到旁邊一條危橋,才是我們要過的河。

又好不容易,終於走上柏油路,卻發現,道路失修,洞很大,只能繼續顛簸蟻行。

這群瘋子也夠好玩的,小李在開車,他們在後面上「大巴課堂」,爭論在黃河源設立無人區的利弊、牧民文化與農業文化的衝突、城市化是否發展的唯一模式、藏民髒不髒,應否讓他們享受洗澡的生活等;小李在前面聽,他們越說越大聲,越罵越激烈,有時發展到人身攻擊:環保團體是否站在道德高地呀、滿口高大空假仁假義呀,鬧得劍拔弩張,過兩分鐘,又談笑風生,實在奇怪的一群人。

現實不能改變,小李只能改變心情,開始嘗試享受這個奇特旅程。在藏區山頂的經幡下,祈福祈得是最積極最高興的他;在蒙古包裡吃手抓羊,初時說怕羶,吃了一口後,口水流流吃得滿桌骨頭;到過很多一生也不會再到的地方,小李也忙著叫這群瘋子幫忙拍張到此一遊照。

旅程過了三分二,小李在倒後鏡看到的,是一群無時無刻在打瞌睡的人。每天睡眠不足,吃不定時。

作為瘋子之一,兩星期以來,我的皮帶瘦了一格半,黃河邊上每天的荒唐古怪事,還未來得及好好記下。

這算是一個序吧。






5 comments:

  1. I can't wait to see more!!!!!

    ReplyDelete
  2. 你好, 想請問一下, 為何今天翻開信報不見你的專欄??

    ReplyDelete
  3. Hi ivan, 謝謝關心,當天據說突然有廣告,稿件順延一星期!

    ReplyDelete
  4. 這樣的旅遊習慣不太好,司機太累會出意外,晚上行不熟的路也會出意外,不是說出了錢請人或給他大手筆的小費,就可以收買人命吧?

    ReplyDelete
  5. 你說得對,同行很多人,包括我,都覺得有問題,亦有人因此離隊。不過這團人有時是為了趕路採訪,約好了人,是當初時間安排等複雜原因出問題。司機其實還有一位副手,所以司機休息應不是問題。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