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October 31, 2010

老鼠屎

管弦樂團裡,有一些很無聊的角色,就是遠遠站在後排的敲擊樂手。每當動人弦樂聲響起,他們總是安靜坐著,無所事事,他們面目模糊,總被前排的中提琴、單簧管、大鑼大鼓等樂手樂器擋著。

無聊之中的最無聊,要數敲擊樂手中,敲銅鑼的一位。那些打鼓與敲三角鈴的還好,樂章中段,有時也需要他們動動手,站起來,潤飾幾個音節,又坐下。敲銅鑼的,往往是最後一樂章的末段,才能發聲。

一般情況下,你很難發現敲鑼手的存在。樂章末段,總是氣勢逼人,熱血激昂,樂聲震天,樂師拿著如兩塊圓型飛碟的銅鑼互相敲擊,順著拍子重擊兩下、輕擊兩下,大功告成,是一個不太明顯的配角。只有一種情況,敲鑼手會讓人留意,就是當他出錯的時候。大好樂章,峰迴路轉苦心經營,澎湃尾聲之間,忽然出現幾聲尷尬鬼崇不合拍的銅鑼聲,你當即會留意到後排那雙耀眼的金色飛碟。

現實裡,大部分人都是一個敲鑼手,角色無關痛癢,每每無所事事,習慣了機械化的作息。養兵千日,只用在一時,卻往往在關鍵時刻,掉以輕心,失諸交臂,失敗得不明不白。

俗語說:一粒老鼠屎可以破壞一鍋粥。美好的交響曲,一個微小的失誤,就可弄糟全局。成敗在於細節,每個人在自己的岡位上,做好自己的本份,已是莫大的功德。

6 comments:

  1. 這篇文章直是莫大的功德

    ReplyDelete
  2. 好文章!
    ^___^

    ReplyDelete
  3. 寫篇野都有功德,就著數了。

    ReplyDelete
  4. 無聊之中最無聊?! 不敢苟同

    ReplyDelete
  5. Johnny你是敲銅鑼的嗎.....每個人都是無聊中的最無聊,每個人都是重要中的最重要,睇心情啦。

    ReplyDelete
  6. 睇完你篇文,令人梗住梗住,不敢苟同。哈哈。

    我想,他們應該不是無聊之中最無聊,因為他們明知道自己出錯會很容易被發現,所以往往戰戰競競,忐忑不安,不會是無無聊聊等運到。而他們又往往不見經傳,無名無利,只怕被捉住痛腳,被人一腳踢出樂團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