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8, 2010

香港一蛋撻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有關申辦亞運,香港曾經有過深刻的回憶。二○○一年《麥兜故事》的特別新聞報道裏,春田花花幼稚園校長兼李麗珊風帆師傅黎根兼任新聞主播,報告香港各屆喜氣洋洋支持辦亞運的熱情,並積極提出有香港特色的「推介體育項目」。港九燒味鹵味臘味同業會提出「掛臘鴨」、春田花花幼稚園仝人建議「搶包山」,最後全港茶餐廳員工協會之「掟蛋撻」,獲選為新增亞運項目,申辦口號定為「香港一蛋撻」。

當年,香港高官與體育巨賈們一同喊「香港一定得」口號時,要比今時今日高官喊「起錨」齊整得多。申辦結局揭盅當天,政府胸有成竹,安排市民一同看直播,大家真的相信「香港一定得」。投票結果宣布,香港輸給多哈,阿公阿婆目瞪口呆,露出一棚假牙,問「什麼多蝦」、「什麼蝦」?「香港一蛋撻」成為珍貴的集體回憶。

茶餐廳曠世特色

「掟蛋撻」無疑是香港本土絕技,Lonely Planet導遊書介紹香港,曾建議遊客不能錯過香港的茶餐廳,目的是觀察侍應們的服務態度,他們勤快、粗野、無情、不理顧客感受,是香港曠世特色。

最近在茶餐廳,又領略到侍應們如何做好呢份工,「掟蛋撻」功力已經踏進新境界。我點了紫菜魚蛋河,未幾,侍應阿姨以介乎掟蛋撻與擲鉛球的姿態,把一大碗紫菜魚蛋河摔到眼前,難得一身好本領,轟的一聲,竟然一滴湯也沒濺出來。

你以為自己是付鈔的人,侍應們理應好好為你服務,不過在他們眼中,「煮埋嚟你就要食」。香港人愛茶餐廳,縱使沒有機會選擇自己喜歡的侍應,但總算死剩把口,當高官們再一次把蛋撻掟過來時,我們學會保護自己,大聲叫唔好。不過,連執政團隊民建聯都不要「香港一蛋撻」時,大家不禁要問這幫高官在搞什麼?

出師未捷身先死

出師未捷身先死,未曾起跑已斷腳,有點悲情,但不會惹人垂淚。打開政府申辦二○二三年亞運諮詢文件,數據理據粗疏,令人懷疑特區政府根本不想辦亞運,諮詢目的就是找死。這次,一碗河粉擲過來,紫菜、魚蛋、熱湯,一枱都係,如何收拾殘局?

大數四百五十億元,大部分用於場館基建,由高鐵與港島南線鐵路經驗可見,過咗海就是神仙,短短一年半載,造價上升五成,亞運開支十年後埋單,動輒升愈倍。大家要知道,中國是全世界最大的地盤,高鐵、公路、劇院、政府新大樓,各種政績工程形象工程,在二、三、四線城市遍地開花,全國爭奪建築設備與材料,基建造價只會愈來愈貴,但香港人的荷包不會以同等速度漲起來。

文件列出一些小數目,如新建場館以後的額外保養,竟然只是每年逾一千五百萬元,數字之低,難以置信。政府說,為了我們的身體健康,這些場館反正搞不搞亞運都會建,不過十年前申辦亞運的類似承諾,已被傳媒一一踢爆。

至於「推廣體育」,人民不會忘記奧運馬術,政府曾經信誓旦旦,說明馬術非貴族運動,要在香港發揚光大,教懂市民欣賞,日後一同參與。現在,什麼馬術?如何普及?當年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催谷,卻猶如一塊大石掉進海中,竟然漣漪都沒有,都算奇迹。

再說,打造「體育盛事之都」,與「全民運動」沒有必然關聯。新加坡開賭場,不需要全民一起去賭;阿姆斯特丹紅燈區遠近馳名,也不需要全民一起召妓。香港人少運動,體育設施少是次要原因,香港近半土地是郊野公園,要遠足爬山,近在咫尺,為何秋高氣爽,山野都只有小貓三四?要全民熱愛運動,請先打破香港人終身被高樓價高租金勞役的宿命,挽救香港人捱生捱死都不得一個安樂窩的悲哀,這是能騰出時間與心力去運動的先決條件。

縱是清官也過癮

究竟特區政府為何想申辦亞運?看諮詢文件劈頭第一段,大家可以揣摩主事者的心態,他們以政府冰冷文件中少見的動人字句,深情懷念香港舉辦東亞運的光輝一刻:「得獎運動員的數目創出新高,他們在頒獎台上接受最高榮譽時,背後的香港特區區旗迎風飄揚,此情此景捕捉在攝影機的鏡頭下,亦在市民腦海中留下美好回憶。一股強烈的自豪感在公眾心中油然而生,非筆墨所能形容,亦非金錢可以量度。」

我們明白,春宵一刻值千金,不過請先搞清楚,誰最亢奮,誰最自豪。還記得特首曾蔭權在香港足球隊東亞運奪冠後,第一時間在鏡頭前,興奮地說那是他二○○九年最開心的時刻。問問普羅市民,那一刻的激情如今還剩下多少,香港足球的一剎那榮耀,如今又轉化成什麼前進的動力?

在上位者,空有虛名,要有實質搞作,才能細味權力的美妙。「亞運」猶如尚方寶劍,關乎國家榮辱,一旦申辦成功,就成為強力施政的理由,一切讓路,又有幾百億元過手,那種運用權錢的快感,縱是清官也過癮。多年以後,現在的主事者已退下火線,但因亞運之名,又多一個高官退休俱樂部,也是美事一樁。

十年又十年,香港有幾多個十年,有心有力的話,請辦些實事,我們不想每十年重溫一次「香港一蛋撻」,再一次哭笑不得。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