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2, 2010

過紅海


香港人的開心指數有幾低?從香港站步行到中環站的長廊裡,你會略知一二。

陰冷慘白的巨型地洞,萬頭鑽動,沉默無語,早上繁忙時間,只聽到詭異的高跟鞋敲地聲,咯咯迴響無止,白領黑衣,面容木訥,奔喪一樣。

這是香港的冰冷異境,千人同行,但每個人都是孤獨個體;上班大軍,大家互不相識;低頭急行,聽不到半點話語;高跟鞋的急速步伐,卻是震人心弦,雖是人潮洶湧,但咯咯敲地聲,總錯落有致,時而清脆、時而沉實;時而奮進、時而無奈;有過萬元一雙的法國名牌、有數十元一對的鴨尞街貨色,芸芸眾生,一起急步行軍。

看大家的表情,雙目無神,臉容枯槁;一頭梳得畢直醒目的短髮,掩不住睡眼迷矇;新系列神采美白化妝品下,還是未上電的倦容。每個人本能地追隨長廊的盲流,暫且把握著上班前最後一刻,心閉目閉,讓眼睛與面容鬆弛下垂休息,養精蓄銳,待踏進辦公室戰場,才挺直腰板,抖擻精神。

摩西帶領以色列人過紅海,在曠野流離四十年,最後終到達那流奶與蜜的神許諾之地。在鐵路長廊與高跟鞋迴聲中,城市人每天在重演以色列人過紅海的故事:聽著那迷糊的呼喚,奔去那未知的前方。

我們和以色列人的分別大概是,他們只過了一次紅海,我們每天都過一次;他們的是傳說故事,我們的是冷酷現實。


6 comments:

  1. 你這文章形容得非常到肉,我每天也是喪屍般半夢半醒的回公司.請問我可否在我Facebook分享這文章(當然會註明你是作者).謝謝.

    ReplyDelete
  2. 唔係wor,我幾乎「每朝」都在奇怪點解啲人一早就有電話講,仲要有足夠精神講到講數咁大聲……
    Q上

    ReplyDelete
  3. 曾經有一段時間我每朝都要由香港站行去中環站轉車返工, d鞋聲真係又多又急, 聽到覺得有種無奈, 香港人就係咁樣日日如是, 趕頭趕命為返工!

    ReplyDelete
  4. at least the "red sea" in Hong Kong is clean, unlike the filthy train stations that i pass by every day every night.

    ReplyDelete
  5. 最詭異的是密集的高跟鞋聲,其次是萬頭鑽頭但人人不出聲,我真的很少聽到有人一早上班就大大聲講電話噃。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