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 2010

又是萬聖節

少芬在哈佛的萬聖節,想起那年我們在三藩市的萬聖節。

三藩市的萬聖節巡遊,傳統上也是同性戀遊行,除了扮鬼扮馬,也有很多男人扮女人,開開心心,無拘無束。



這「節日」的特徵,是沒有什麼一定要做,也沒什麼一定不能做,沒有束縛,沒有任何要強加你身上的價值觀,甚至沒有什麼精心設計的鬼屋與嚇人面具,當然更不會有萬聖節消費嘉年華。

那個萬聖節的晚上,大夥兒就在三藩市街上閒蕩取樂。夜深,在市中心唐人街附近的停車場開車,尋找那段通往208 Expressway的小引路,然後在暗黑公路上飛馳,貓眼石的閃光飄過,沒有街燈沒有車聲的長路,很迷幻很真實……

昨天,香港的萬聖節,路過旺角一個商場,狹窄的中庭,擺了一大間鬼屋,擠得水洩不通,人們排隊要入鬼屋玩。看他們都排得呆了,裡面玩完的人也木無表情,不笑,不哭。商場請來幾隻鬼努力嚇人,又無人驚,扮鬼果位仁兄真係無癮。

香港人的營銷手法,確實無得頂,什麼點子都想得出,什麼事情都做到盡。剛看了阿翁的《寸土必爭》,大致就是香港發水樓的官商勾結大全,很喜歡節目的結尾,大致就是說,由地產商到各位香港人,都機關算盡,不會蝕底,語帶無奈,只能同聲一笑,這不就是香港精神嗎?

5 comments:

  1. 我記得細個第一次去Pizza Hut就有人教我圍高個邊再擺沙律,可以砌高D。個個都砌到好高。後尾就無呢樣野玩lu。

    ReplyDelete
  2. 我細細個見到D人鬥高擺沙律己經覺得好核突..

    ReplyDelete
  3. 真的集體回憶,我還記得第一次去pizza hut,一盤沙律任裝$9.9。我好快已經發覺,我永遠裝得不夠別人高,而且差很遠,早有預示。可能是一個好準確的算命方法。

    ReplyDelete
  4. 以堆沙律來說,香港人跟內地同胞比又再遜一籌了...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