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4, 2014

快思慢想雨傘是非




反佔領與佔領的爭論,藍絲帶與黃絲帶的惡鬥之間,夾雜很多謠言與亂語,卻有很多人相信,不只相信,而且上心,是是但但 like and share,你指正他,他索性unfriend你,沒多少人再有心情講道理,這是令人憂心的發展,卻似乎是人性的真實一面。

這陣子,我常想起一本書,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康納曼所著的Thinking, Fast and Slow《快思慢想》。(以前寫過,現覆述補充加料。)

康納曼把人的思維方式,分為兩個「系統」:「系統一」,以直覺、情感作快速判斷,這是省時省力的決策捷徑;「系統二」,則擅長懷疑、理性分析,但這個系統耗費心力,很懶。

康納曼說,人的心智,不論學識教育,都有這兩個系統,但人們大部分時間,只會啟動「系統一」,「他們不想知道更多訊息,以免破壞他們原有的故事情節,他們較相信自己所見到的就是事實。」我們看不見顯然易見的東西,而且看不見自己的看不見;人也很容易看到別人的錯誤,卻不容易看到自己的誤區。康納曼以簡寫 ‘WYSIATI’ (What You See Is All There Is) 原則來代表「系統一」的特徵,意思就是「你所看到的就是全貌」。

藍絲帶打記者,他們覺得一兩個媒體的記者「抵打」,就凡記者都「抵打」,讀到自己不喜歡的新聞,就話你「偏頗」。藍絲帶覺得堵路不對,阻住搵食,罪大惡極,就認為佔領者所做的任何事都錯,警察做甚麼事都正義,包括拖人去暗角,綁手拳打腳踢,還稱打人惡警作「英雄」、「七俠五義」。

當然,雨傘運動參與者,亦不乏這種人,例如有人把所有反對運動的人都當成儍瓜、收錢、膠;或者一小隊警察暗角打人或明目張膽動粗,就咒罵警隊所有人,罵埋家人,這樣做,無意義,也對事情無幫助。

康納曼說,這叫「月暈效應」(Halo Effect),當我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我們傾向於喜歡他的所有,包括你不知道不認識的一面;當你不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也會討厭他所有的事。月暈效應加深「第一印象」先入為主,很多時候,後面新添加的訊息已經再不能吸收。我們有幾乎無限的能力去忽略自己的無知。(《快思慢想》中文版,119-120)

正如康納曼所說,靠直覺,將事情簡單二分,「跳入結論」是非常有效率的事︰「假設這個結論是對的,而偶爾犯錯的代價又是可以接受的話,快速下結論可以節省很多時間和力氣。」(頁115

又有很多人,一邊罵傳媒偏頗,有些真正偏頗的傳媒,佢又信到十足;相信「外國勢力干預」,卻苦無證據,無厘頭「街站物資多」、「有匿名捐款」,就當作「確證」,卻又慘得過大把人信。心戰機器深明人性弱點,全速開動,全方位欺騙。

人的心智,容易相信謠言,信仰權威,靠直觀感情用事,只看表象而懶去作深層思考。康納曼說︰「系統一好騙、又容易產生偏見,系統二是管理懷疑和不相信的,但是系統二有時候太忙,不忙時也很懶,所以有證據顯示當人們很累或精力耗盡時,就容易相信空洞、沒有說服力的話。」(頁118康納曼正因為揭示人性不理性的一面,撼動傳統經濟學理論的基礎,而得諾貝爾奬。

剛逝世的「水門事件英雄」,《華盛頓郵報》前總編輯 Ben Bradlee,有一句名言︰I hate trusting anybody(我討厭信賴任何人)。

在謠言滿天,心戰盛行的關鍵時刻,任何人都應提高警覺,分辨訊息真偽,有圖未必有真相,因為改圖高手四伏;有片也未必有真相,因為前文後理未必清楚;穿西裝穿白袍的人也要警惕,不要被戲服迷惑。於本人看來,新聞老大哥 Bradlee 謂不能相信「任何人」,這個「任何人」,不只包括市面上的資訊,和看似名人說的話,也應當包括自己,保持警戒自問,認真找尋答案︰所相信的是否合理?是否基於事實去判斷?思考推論是否確當?所下的結論是否粗疏?

這樣做,很累、很痛苦、可能會發瘋、不容易做到。很多人,寧願省點力氣,接受哄騙;放棄思考,讓別人代替你思考,這樣,心情一定舒泰。

***   ***   ***
(本文部分文字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快思慢想》其他︰ 盲點啟示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