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7, 2014

新聞室的暗角



區家麟|絢麗荒涼   (7/11/2014刊於《信報》,原題為《主管與大老闆》,此為加長版)


[耳語系列之24]

近年,香港傳媒每次易手,每次有高層社長編輯換人,總會在行內引起強烈迴響,關注言論空間與新聞自由是否進一步萎縮。新聞從業員表達關注,行內人明明白白的擔憂,新聞自由一點一滴被侵蝕,卻總常聽到局外人質疑︰

[耳語24.1] 換一個總編輯,有甚麼大不了?一間公司換主管,你嘈乜嘢?同新聞自由有何關係?

機構主管在新聞運作上,往往有超然地位,行內人有切身感受,最近無綫新聞部把助理採訪主任何永康調職,就是很好的說明。

七惡警疑「暗角打鑊」事件,無綫的處理手法,引起新聞部員工史無前例聯署「遺憾」新聞部管理層;卻只是隔了半個月,事件主角之一遭調職。何永康是當天負責寫稿及選擇字眼的採訪主任,他沒有參與聯署,但於後來流出的錄音可聽到,他在內部討論會上據理力爭,堅持用字無問題;兩星期後,他被調離前線,主管「搜集資料」,這是一個新設崗位,工作未清晰,下屬是一些兼職學生。管理層回覆香港記者協會查詢,表示「不評論人事或內部安排」。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一間公司,要執行家法,人事任免,職位編配,雪藏某人,老闆操生殺大權,根本無須向任何人解釋,而大家都明白發生甚麼事。這就是新聞業行家關注誰當總編輯的原因。

選擇聘任甚麼新人,也是老闆的專利。很多傳媒,喜歡聘請剛畢業的記者,除了人工低,他們經驗淺、易操控、較聽話也是原因之一。近年發現,年輕學生也未必是省油的燈,於是開始聘請外地讀書或有內地背景的新人,他們當中,好些也是奮力上進的專業記者,但由於不熟悉香港事務,或對香港感情不深,採訪過程自然較少批判眼光,正合朕意。

主管亦操控資源分配,很多時不需甚麼「自我審查」,也能達致自我審查那種趨吉避禍、乖乖從命的效果。

例如,主管決定延長節目時段、或增加版面,卻不增撥資源,結果員工們疲於奔命,填塞節目時間或報章版面,營營役役,虛耗青春,磨滅意志,自然提不起勁做認真新聞。

主管亦可從決策層面,掌控節目板塊的類型,例如增加中國新聞,卻不增加資源,結果只能倚賴內地官方訊息;又以加重財經新聞為理由,減少著墨政治,隨時以「改版」為理由,抽起專欄作家。最近,電子傳媒很多都會天天直播「四點鐘許Sir」例行記者會,都屬警方一面之辭,了無新意,卻天天播足,持續到今天;金鐘佔領區晚晚有集會,卻不見電視天天直播。這種細微決策,主管未必事事管到,但一發現不妥,只需明示暗示,自能隨心所欲。

還會有人問︰

[耳語24.2] 那又如何?香港有那麼多電視台報章,新聞不知幾自由!

新聞媒體雖然多,但「大老闆」卻只得一個,一如林行止年初於《信報》撰文,談到香港傳媒面對嚴峻廣告收益問題︰「…嚴格來說,如今香港(和全中國)只有一個大老闆大老闆稍為不滿、略有暗示(不必開腔遑論拍案大),觀顏察色希旨承風之輩便會全面配合,甚且『超額完成任務』,令廣告全線失蹤!」

廣告收益,只有一個「大老闆」;論政治影響力,香港的傳媒大亨,未致於由一兩人壟斷,但各位小老闆大富豪的頭頂,卻同樣只有「一個大老闆」。關鍵時刻,你不發聲,不站在頂頭老闆的一方,他會龍顏大怒,大富豪也沒有沉默的自由。

擒賊先擒王,統戰大老闆,選擇忠誠主管,從人事入手,從上而下改變新聞生態,如此簡單道理,靠嚴密組織監控與筆桿子起家的權力核心,又豈會不早已洞悉。

又有人會說︰

[耳語24.3]「你唔鍾意,可以唔睇啊!」

無錯,社交媒體、新聞網站興起,選擇仍多;但主流傳媒,仍是大部分人,尤其是中年至老一輩接觸新聞資訊的耳目,它未必能影響你對某件事的取態,但設定了議題,長年累月的轟炸,能塑造一代人的世界觀。

無國界記者所做的全球調查,香港的新聞自由排名,近年拾級而下,最新排61。無錯,香港傳媒,仍享有自由,但我們這一代記者,生於安樂,死於憂患,目睹禮樂崩壞的過程,尤是痛心。

老闆們,大編輯們,早已就位,北大人一聲令下,傳媒行業隨時步入寒冬;還不聽命的,收起你的廣告,買起你份報紙,黑客出動攻擊網站,都只是時間問題。傳媒老闆與高層率先跪低,中下層的小小記者,頂得住嗎?預備好一次大整肅沒有?

***   ***   ***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