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6, 2014

如何失去一代人



(本文 26/11/2014 刊於《明報》觀點版


有些印象,近年愈發鮮明︰網上有關中國的評論文章,like 數少,點擊率愈來愈低,維權人士的遭遇,年輕一代開始不太關心;大學課堂上,談中國採訪,相對數年前,同學們不只不感興趣,作為老師,感覺到一種對牛彈琴的冷漠;有個別同學關心祖國,算是「大中華膠」,卻於友儕中感到格格不入,知心者少;大學裡的講座,有關國家時政的,多是內地生出席,關心的本地同學比例出奇地低,發問也不積極。

種種印象,最近得到印證,不同學術機構做的民意調查都顯示,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一代,身份認同感愈來愈傾向以「香港人」為先,而非「中國人」為先。

為何如此?由「人心未回歸」到「人心不回歸」,大趨勢的確立,應是大政策大環境的影響。自由行內地旅客近年大增,文化差異每天體驗,老一輩香港人或能較包容明白,但對「國情」認識較淺的年輕一代,自然衝擊最大;強國崛起,以恩主姿態指點江山的氣焰,再目睹內地的龐大財富與積極進取的姿態,加深了香港人被邊緣化的危機感;面對急變的競爭環境,初出茅廬的年輕人,猶豫迷茫,自然感受更深。

此乃大背景,掌權者要丟失一代人,還有以下方法甚奏效︰

**撥龐大資源,資助學生參加祖國交流團,體驗內地互聯網的完善管理,讓每一位學生親身經歷被拒上 facebook 與高登的驚愕。

一過羅湖橋,就明白翻牆軟件與自由之可貴;原來,在祖國懷抱中,上網,不是理所當然的。

**縱容日日夜夜重播的電視台繼續享有寶貴的大氣電波,借勢讓一台獨大、不思進取,把有心有創意的競爭者拒諸門外。

香港電視啟播以來,可見年輕一代渴求「煲劇」之激情,網絡不暢廣告又多,竟然願意忍受兼毫無怨言。特區政府有識之士,最近忽然醒覺,要做「青年工作」,想多搞活動「麻醉」青年人的活力;他們忘了,電視劇正是麻醉人心的皇牌,他們親手丟棄這張好牌,拒絕引入真正競爭,更把新一代推向對立面、推向充滿「負面中國新聞」的互聯網。

**繼續縱容一位信譽低落,不得民心的特首,讓他不停呼籲年輕人北望神州,開闊眼界,找尋機會。

對年輕一代而言,由梁振英來「勸勉」北上,每講一次,就等同趕客一次,只會適得其反。無公信力的人說話,只有策反之效。

雨傘運動以來,掌權者更連環出招,加速失去一代人。國家隨便拒絕人民回國,香港人見怪不怪,習以為常;但注銷受愛戴學生領袖的回鄉證,對年輕一代,是切身新體驗;祖國再示範株連之法,大批黑名單裡的學生,北上買書也不准,爭取公平選舉被視作威脅國家安全。再看看田北俊只說了句「請梁振英考慮是否辭職」,即被開除政協職位;藝人歌手們,說了些平凡不過的人話,也遭內地部門封殺,活脫脫地示範,在這國度,忠於自己的下場。

高官賢達,卻只懂埋怨通識科教得不好,無視掌權者左摑一巴掌叫你愛國,右摑一巴掌又叫你愛國的荒唐與虛偽。網絡新一代,掌握資訊快而多;網絡文化,則人人平等,沒有權威。你以為腰纏萬貫,能鎮伏四方,這一套,失去香港一代人。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