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November 10, 2014

亂之自我實現




究竟佔領運動有多「亂」?若你周末假期到佔領區一遊,很多內地遊客,大開眼界,有人笑著搖頭說「看不懂」,有人要和習近平紙板公仔合照,有人仔細閱讀海報上一字一句;一切都是新鮮事,無論他們支持不支持,都是一道獨特風景線。香港無景點?真係講笑。

旺角佔領區,彌敦道金鋪如常營業,隔一條街,依舊遊人如鯽,早前幾次「亂」,主要源自惡棍挑撥動粗,他們不再群起生事後,大半月來,絕大部分時間很平靜。運輸交通,旺角佔領區本來就影響不大,現在新秩序已建立,也不見得很阻礙民生;綜合九龍區的士司機所講,大部分謂有「少少」影響生意,我倒碰過一位司機大條道理話塞車,二話不說就兜路,咪錶跳得多跳得快。

金鐘佔領區,堵了一條交通大動脈,無疑對民生影響相對較大,是故很多在灣仔中環銅鑼灣香港仔一帶返工返學的人,甚為火滾。而很多主流傳媒,以此大做文章,放大交通不便;新聞慣性,亦聚焦衝突場面,99%時間非常平靜,但一有紛擾,即直播重播無限loop,報道「混亂」、「騷亂」、「暴亂邊緣」;卻個多月來,幾近絕口不提佔領區的藝術、互助、手作文化、風力發電等正面訊息。

十月,訪港旅客增加了、樓價繼續升、股市逆勢又升,離開佔領區,除了部分地區交通稍為擠塞,香港一切如常;經濟投資大環境,影響因素多元,無論升跌,都不可能歸因堵了幾條路。然而,官媒與官員,為了政治需要,不停落藥,挑動矛盾,反反覆覆描繪「混亂」,說「法治受損」、「生意受影響」、「商店倒閉」。滬港通早前不通,梁振英明示暗示要同佔領運動拉上關係,結果現在宣布正式開通了,難道要多謝佔領?

中央電視台更以「亂」為要旨,無的放矢,論述「革命」、「港獨」。「四點鐘許sir」,把佔領區形容成鬼域一樣,日日落藥,電視台日日直播。有不少香港朋友,近個多星期來,落旺角望吓,才發覺「原來咁太平」。「四點鐘許sir」停播,明智之舉,佔領區小店重現希望。

講來講去,有些事不能忘記。當天佔中三子宣布啟動佔中,現場立即有一半人離去;「力挽狂瀾」的,是鷹派的87枚催淚彈、梁振英的五千萬「人工」、七惡警暗角練拳,給運動增添力量與柴火。長期佔領,確實不是辦法,但政府長期企硬,無讓過半步,才是死結。不讓之餘,更啟動輿論機器,渲染「亂局」,旅客是單純的,投資者會猶豫,反正有人信了,聽人講亂就覺得亂,到時「亂」與「經濟下滑」,就變成一個自我實現的預言,各位抗議生活受影響的,也應該問問,政府又做過甚麼?誰應問責?

***   ***   ***
(本文部分文字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本文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