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9, 2014

紅螞蟻鬥黑螞蟻,誰在笑?


(本文 9/7/2014 刊於《明報》觀點版)

一位老報人,告訴我們這樣的一個故事。

小時候,他是野孩子,有一次在後山,看到兩群螞蟻,一群紅、一群黑;牠們各自忙碌,相安無事。每群螞蟻,都有些大頭的,他相信是首領,小孩把大頭紅螞蟻搬到黑螞蟻的穴裡,又把大頭黑螞蟻搬到紅螞蟻的穴裡;大頭螞蟻很警覺,連忙離開,沒有打起來。小孩深入觀察後,把大頭螞蟻捉住,拔掉它的觸鬚,各自放到對家巢穴,大頭螞蟻迷失方向,不懂覓路離開,結果,紅黑兩族螞蟻互相廝殺,死傷慘烈。

小孩旁觀,樂透了。他長大後豁然大悟,自己半生,都是被玩弄的螻蟻。

這位小孩,後來是《南方週末》創始人左方,他的口述自傳《鋼鐵是怎樣煉不成的》,記了這個螞蟻故事,當中深意,貫徹全書。

他經歷過抗日戰爭、國共內戰,為報日軍殺父之仇,立志從軍救國,參與百萬志願軍「抗美援朝」;他抱著建立烏托邦理想,文革期間是廣州「東風派」頭目。文革後反思,才深刻覺醒,每次蟻民激昂互鬥,背後操控的,是一群野心家陰謀家。權力用謊言欺騙人民,操控傳媒輿論,拔掉人民的觸覺,令蟻民自殘,權貴樂觀其成,借勢鞏固權力,在旁暗笑。

權謀無變過,歷史在重演,看今天的香港,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前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最近直接談到中央「由亂而治這樣的干預是好事」。毛澤東擅長挑動鬥爭,大破大立,信奉天下大亂,則形勢大好。挑撥離間,「由大亂到大治」的文革遺毒,正在香港蔓延。

權謀的無形之手,平民百姓不易觀察,矛盾爆發點,往往是站在你面前那些不順眼的人。前線警員不停被教育︰示威者不可理喻、英雄主義、破壞安定;抗爭的平民則目睹警員雙重標準、有權用盡、部署重兵規格驚人。違諾的白皮書,千挑萬選要在敏感時期推出,加上赤裸得毫不掩飾的駭客攻擊,幕後黑手絕不擔心挑起眾怒。

群眾對決,則見「愛字堆」湧現,勇武泛民迎戰,街頭口角無日無之;警民關係緊張之際,更有尊貴議員提出設立「志願軍」協助警方云云,企圖把武鬥常規化平民化,唯恐天下不亂。

輿論層面,則頻頻點火,觸動民眾「怕亂」心理,把和平抗爭等同混亂、混亂等同癱瘓香港、等同「無啖好食」。近日網絡世界,多位名人遭冒名發表文章,於姨媽姑爹的Whatsapp群組散播不實訊息,造假挑撥的文化,降臨香港。

這個時勢,左方的螞蟻故事告訴我們,野心家不需要大動作,只需蒙蔽一小撮人,拔掉他們的觸鬚,在適當時間放置他們於適當地方,挑起互鬥,坐享其成。

無論是前線警員、前線記者、或準備犧牲前途的抗爭者,本是同根生,大部分人都和平理性,願意為我們的土地付出,為我們珍重的價值而奮鬥。我們要留意,自己觸鬚有沒有被拔掉,有沒有被仇恨與激憤掩蓋理智。

不站在自己一邊的人,不一定是敵人。批判對象,應是擁權擁槍的權貴一哥,不是平民百姓前綫警員;紅螞蟻與黑螞蟻,都要時刻警惕,留意那些躲在暗處偷笑的人。

相關文章︰
左方談《南方周末》︰煉不成的鋼,看我們的香港

5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無腦的螞蟻繼續打,因為有腦的人有私利,繼續撩。

    ReplyDelete
  3. 只想肯定,現在香港警員是否沒有主見,沒有智慧去分辨何為不可理喻,英雄主義,和何等行為是破壞安定?不敬之處,請諒。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