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3, 2014

七一那天,她在銅鑼灣的洪流中消失


圖片︰Fish
201471日,任何機構的遊行人數點算,肯定沒有她。

因為,她起步只半小時就離隊,回家執行李,直奔機場,移民。

往瑞士的飛機八點起飛。選擇71日離開,是巧合,因為72日機票加價。

姑且叫她Fish,她是香港人,一家三口,丈夫是瑞士人,一直在香港居住,她兒子,我們叫魚毛。魚毛最愛的玩具,是一部遙控新界綠色的士,在香港的最後日子,遙控新界的士壞了,但魚毛仍拖著的士通街走,人們放狗,他放的士,拖著綠的,穿過大街小巷,穿過中環鬧市,走過行人天橋,他一直非常認真地放的士。






任由小兒在雨中放狗,在草地上赤腳亂走;這種怪獸家長,香港好危險。

夫婦倆都很愛香港,閑來常到東龍島攀石,離開前,一直向我們宣傳slacklining運動,公園裡,架起長繩,尤如走鋼線,練習平衡,進階以後,搭幾條繩,就可以跨過懸崖,她說。

係啊,我以後綑邊遇高崖或水漲,就唔使咁煩。跟她學了一個下午,累極,在長繩上,跌了五十次,成功行了一步。
slacklining 此之謂, photo from wikipedia
Fish選擇這時候離開,香港無眼睇,不是主要原因。

魚毛大了,要思考讀書問題,孩子與夫家老人很投契,希望他們多相聚,是時候作決定。

七一的人潮中,她說,這是超現實的一天,矛盾,不想走,不想離開這裡。五十萬人裡,痛哭一場。

臨別前,她說,會查探瑞士的政治庇護手續,有一天,或許用得著。

如潮的人海,我們擁抱、告別,Fish在銅鑼灣的洪流中消失。

我們隨手給她一張「紅牌出場」,這張紅牌,一直飛到瑞士,這張紅牌,將會登上瑞士的雪山草原。



而我們,繼續在香港,前行。

這年七一,「梁振英下台」聲,不常聽到。人潮默然,沉穩的腳步,少一分激昂。大家都知,長路漫漫,不易走,一個傀儡下台,又如何。暴雨來了,我們張傘;雨停了,享受一會清風,然後再次翳焗。四周是同路人,我們並不孤獨,我們不會棄船,我們就看誰更長命。有一天,希望Fish回來,到那一年71日,我們一起上街,一起歡呼慶祝。

(圖片︰Fish

3 comments:

  1. 近日香港愈來愈多對TVB新聞取態的指控。先有「市民要求TVB 記者,就東北報導失實偏頗作回應」http://m.youtube.com/watch?feature=youtu.be&v=9XwJWmVUPnQ;再有記者作現場報道時被騷擾。。是否在TVB工作就是原罪?區先生怎樣看這個現象?你認為離開TVB才算有記者「風骨」嗎?區先生曾經也是TVB記者,願聞其詳,謝謝。

    ReplyDelete
  2. 謝謝,這是我一直所寫幾筆的題材,一直沒有時間。簡單而言,學董建華話齋︰「離開好容易,留下的更艱難。」不應怪罪前線記者,是我一向態度。以後再詳細寫!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