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30, 2014

浮標



(網上圖片)

(本文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

[泳池‧之一] 

屋苑的泳池,呈不規則橢圓形;暑熱,游水季節,泳池一角,總是攔起一列浮標,劃出空間供游泳班學員專用。

學員只有小貓三兩,但浮標把「直池」的距離攔住了三分一。對於我等一下水就要游來回十個直池才罷休的人,這列浮標,無疑打亂了部署,令鍛練計劃泡湯。

每次見到這些人造的界線,心裡有十個問號。大家都同樣付費入場,理應平等,為何教練與學員有特權?浮標為何不放其他位置,騰空直池予其他人?為何霸佔了空間但特權分子卻長時間丟空不用?為何管理處不事先通知?為何投訴了又不理會?

我從來不理會這些界線,潛過浮標,照樣游我的直池,只要不碰撞或妨礙其他學員就是了。

然而,在水邊觀察,我卻發現,絕大部分游直池的泳客,都乖乖在浮標前停下,不流暢地轉身,服從於這條毫無認受性的界線。

Stanley Milgram在美國New Haven所做的著名電擊心理實驗謂,社會上有六成人,通常會不加思索,慣性服從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權威」。一路載浮載沉,一路旁觀泳客,看來不只此數。

***   ***   ***
相關文章︰
有關泳池︰雷暴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