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4, 2012

語言魔術2012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14/12/2012 刊於《信報》)

2012,一年將盡,末日快臨,又到盤點一年金句、精采瞬間之時。2012年,我們跟從車公靈簽開示,研究「何為邪鬼何為神」,沉迷於豬狼惡鬥,研究語言偽術,探討因果報應。

一些慘死的字詞 是年,達官貴人鍾情玩弄語言,一些字眼不斷遭扭曲、著色、反轉再反轉,短時間內慘遭玩死。粗略一計,首先是「誠信」與「開誠布公」,好好兩詞,現在人人聞之偷笑;繼而是「愛國」「愛港」「關愛香港」「香港良心」,「建設派」按捺不住,群起反擊,他們愛黨愛權愛高牆,大愛滿溢,情操高尚,開口「愛港」、埋口「良心」,聞者色變。

一些無限loop的經典 2012,金句連場,笑中淌淚。我們不能忘記「日以繼夜,夜以繼日,再日以繼夜,夜以繼日」的拉布、剪布、「翻嚟就郁」。唐唐的地下行宮只是「挖深咗」,精心構思一句「男人要有膊頭,做公職就要有腰骨」,不能扭轉乾坤,熱身多年,終點前墮馬,臨危辯論出奇招:「你呃人,你唔好講大話」一語,繞樑三日,但一切太遲。梁振英精心部署,掩飾僭建,最後贏得大位,以摺櫈治港。既云從此沒有唐營梁營,「只有香港營」,繼而又說 ‘shout at them’,主動出擊,與民為敵。

一些哲學思辯 梁振英寥寥數語,往往引人入勝:「僭建處理咗,僭建就不存在。」「有個事實的問題,記憶中,我無講過話我無僭建。」哲學問題:究竟你的記憶能否稱為事實,如何界定真實,真實的記憶是否事實;不知自己之不知、知道自己之不知、知道自己知道卻說不知,何者罪大?很混亂?大家都亂了。

一些循辭詭辯 做人要誠實,不講大話,三歲細路都知道,是為真正的「普世價值」。政治公關大忌,正是前言不對後語,自相矛盾;若遭人識穿,請不要驚、不要怕,眾位高官,已多次示範應對方法,若自己的虛偽、扭曲、推搪、狡辯,遭人揭破語意曖昩、概念滑轉或前後矛盾,有六大咒語,可掛在口邊:

一,我唔記得
二,我記錯了
三,我以為…
四,我聽從專業意見
五,我老婆負責的
六、這是我的第一次

一些騎呢爛戲 2012年有兩場爛戲,特首選戰,假戲真做,聖旨一出,有選委明言「識時務者為俊傑」,亦有選委棄暗投明、棄唐投梁,坦率表白「已投票給將會勝出的候選人」,赤裸裸,不需飾掩。另一場騷,亞視盡地一煲,假戲假做,跳騎馬舞,號稱香港良心,以大氣電波詆譭對手,玩弄數字,宣稱收視「四六開」,香港淪落至此,我們做了甚麼錯事?

2012年,多謝眾高官的訓練,每個人都成為語言偽術破解大師,「語言偽術」成為潮語,迅速講殘講爛,偽術已變成魔術表演,每次出場,人人金睛火眼,留意每個漏洞,每個動作都覺得你造假,每個笑容都似在掩飾。民無信不立,你說怎麼辦?梁粉兵團說:有誰沒有做過錯事,有誰沒有僭建,有誰沒有疏忽?企圖再把全民道德底線降到冰點以下。

有人倚傍在高牆繼續冷笑,那些粉碎的雞蛋在悲鳴。這一年,有一位李旺陽高呼「就算砍頭我也不後悔」,然後被自殺;有一位劉霞因為丈夫得諾貝爾獎而被軟禁兩年多,哭訴現實比卡夫卡的小說更荒謬。孔慶東說香港人很多至今仍是狗;有香港人則舉起殖民地旗幟,叫中國人滾回中國去。

唐營與梁營的撕裂、建制派與民主派的撕裂、泛民內部的撕裂、愛國與愛港的撕裂、反蝗蟲與反反蝗蟲的撕裂、香港人與內地人的撕裂。唐營的林大輝大師為梁特首念佛偈:「因果循環,報應不爽。」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香港人又做了甚麼錯事,要受這種折磨?

董建華以腳痛告別,曾蔭權「臨尾香」,以「貪遍省港澳、嘆盡海陸空」留名史冊。梁振英?未曾深愛已無情,未曾起跑已露底,死在起跑線上。唐英年?一世夠運,因禍得福,去南極過冬,是為最佳結局。

此情此景,類似英國諷刺小說作家Douglas Adams名作 Restaurant at the End of the Universe裡的餐廳。這家餐廳,位處宇宙毀滅一刻的時空,處身末日邊緣,食客一邊品嘗美酒佳餚,一邊觀察宇宙生滅的一剎天地。2012世界末日,不似會來,但眼前鬼卒皆是妖,香港將死未死,無力挽,只能在折騰中自娛。

2012年,異象瀕生。年度圖片,應是唐宅門外的傳媒「吊臂陣」,尚幸巨臂高舉,彰顯庶民監察力量,記錄僭建密室之因果報應;也尚幸有學民思潮奇兵突出,凝聚清新動力,陰霾密布中,還望this city is not dying.

***   ***   ***

補充:是年金句滿瀉,電台電視製作《大事回顧》節目的人有福了。

「大事回顧」系列:

一年一度,玩玩我blog的「文字雲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