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December 18, 2012

你不能選擇的,就是命運



一齣一年前播出的劇集,一個電視台自娛自慰的頒獎典禮,竟然令fb洗版,《天與地》得獎,網民雀躍,其實,又有什麼值得高興。
 
《天與地》若能喚醒一些人的意志;那麼電視台長年以來的平庸,為整體社會傾注了多少麻木不仁?

《天與地》經典Rock Fest一幕,電台主管氣急敗壞,拍門阻直播,DJ不顧一切大叫:「無錯,大家而家聽到的嘭嘭聲,就是強權制度下的代表,建制下的當權者,他們最恐懼的,就是他們管治的人不聽話,有自己的想法。」

如何令人聽話? 星期天早晨,在美心吃早餐,周圍有四家人,都拿著暢銷大報讀馬經,馬會治港,以賭博麻醉人心,自英治以降,行之有效;主流電視台多年努力,成功塑造觀眾口味,主流價值入心入肺。

早前寫過(轉錄自《如果 命運能選擇…》):

----------

香港人浸淫多年,黃金時間「送飯」的劇集,矛盾點建立於爭錢爭權爭情人,鼓勵消費飲食玩樂;劇集情節與社會現實脫節、非政治化、去爭議化;故事節奏明快,畫面緊湊奪目,情節畫公仔畫出腸,忠奸分明,免卻你思考,不想你用腦。

權貴害怕人民思考,甘於平庸的老闆也不喜歡會思考的下屬。正如佘詩曼在劇中飾演的CCRadio節目主持所說:「輕音樂才是政治正確」;挑戰主流價值,叫人獨立思考的搖滾音樂,不容於CCRadio。布迪厄 (Pierre Bourdieu) 在《論電視》中,批評電視與電視新聞,為了取悅大多數人,埋首製作看似有些吸引力卻無關痛癢的東西。然而,電視的播出時間是珍稀商品,觀眾的時間也很寶貴,我們珍重的每刻光陰,隨著平庸無謂的節目白白流走。

娛樂無罪,日頭猛做,回家要輕鬆一下,但也不需年年月月日日娛樂至此,胡鬧再胡鬧,消費再消費,吃喝再吃喝,既耗費時間,亦排除了其他更有意義的內容,正是社會進步的大障礙。

長年累月一台獨大,是社會環境所造,也是權貴所樂見。TVB製造了眾多食家、才子、風水師、歌星、演員、諧星的「光環」,權威既成,傾向自我複製;繼而自製獎項,自頒自娛,大部分時間,鼓吹吃喝玩樂,搞笑胡鬧,省卻思考,塑造並強化主流價值,繼而抱緊不放,政治正確得很。大批觀眾,俯伏於電視媒介製造的光環下,感覺良好。電視的影響力,正在於其節目能壟斷很多人的時間與腦袋,意識形態潛移默化;縱使一些學術研究質疑媒介的影響力被神化,但最少在黃金時間,它排除其他類型資訊傳播的可能。

本來,引入競爭,慢慢打破TVB獨大的格局,是香港的希望。但三個新免費電視台的牌照,久聞樓梯響,成事日子一拖再拖,政府語焉不詳。一台獨大,便於操控;節目多元,恐防會失控,「競爭」也快被統攝進「政治不正確」的魔咒。

----------

當時,從製作人角度想,《天與地》的對白,為何能夠出到街?

從來相信,在高牆與雞蛋之間,很多人無奈要倚傍高牆,但高牆有脆弱一刻,每塊鐵板都有一個洞,洞在何方?

後來,聽過一些演講,我大概猜度,《天與地》出到街的緣由:

1.      監製編劇有江湖地位,夠「把炮」,能一點一點,不經意地堅持。
2.      那些拍門狂呼的「高層」,不可能監察每一個細節,劇本有大綱,有對白,但劇中不少對白,是拍攝中途「飛紙仔」改動,高層不可能知道。
3.      劇本很長,來來回回,「高層」也有大腦麻痺,一時疏忽的時候。
4.      這齣劇,金牌監製編劇製作,大卡士,拍了,不可能不出街。

如此陣容與製作班底,只能在去年的聖誕檔期出街,聖誕假期,觀眾多外遊,這不是一個好檔期,也許,電視台想不知不覺播了它,或能減低影響力。想不到,TVB影響力非同凡響。

以往,成功的劇集,多會有續篇。這一次,結局是監製戚其義與編審周旭明告別TVB(未知因果關係,純屬事實陳述。)

昨晚的頒獎禮上,兩位幕後功臣,都沒有什麼笑容,也沒什麼話要說。

***   ***   ***

(這一幕,循環再用。)

一年前,全城在唱《年少無知》。六歲的侄女,吃飯前,吃飯後,不停在唱:「如果,命運能選擇~~」

「如果~~命運能選擇~~~~」

「如果~~命運能選擇~~~~」

我問:你知道「命運」是什麼意思嗎?

「不知!」侄女不懂答,語氣有點憤怒。

旁邊有人搭嘴:「你不能選擇的,就是命運。」

天山.家明被吃掉的地方
相關文章,主流價值一二:
辛勤:獅子山下喎

4 comments:

  1. 「你不能選擇的,就是命運。」

    何其中的。

    ReplyDelete
  2. 不能選擇,但不代表甚麼都做不了啊~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