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8, 2012

死亡的意義.博群


關子尹教授談「死亡」。聽說,他有些故事會說。

很喜歡這幅宣傳海報。


左下角那首詩,字體太小,看不清。是關子尹教授譯的《幽香》

我嗅到一陣幽香!
在這斗室裡 / 供著好一枝菩提;
是誰人 / 遺下這一份愛意,
教菩提散發出如此醉人的幽香!
菩提散發著如此醉人的幽香!
妳細心輕折 / 菩提枝上的嫩綠!
我輕輕玩味 / 菩提吐放的馥郁;
教我心醉
教我心碎 / 是這陣幽香,那份愛意。

《幽香》 呂克特 (Ich atmet' einen linden Duft by Friedrich Rückert)


死亡,沒什麼大不了,《沉思錄》的作者,古羅馬哲學家皇帝馬可.奧勒留,叫人想想這些事:

「有多少醫生在頻繁地對病人皺攏眉頭之後死去;有多少占星家在提前很久預告了別人的死亡之後也已死去;又有多少哲學家在不斷地討論死亡或不朽之後死去;多少英雄在殺了成千上萬人之後死去…」

「…不要把壽命看做是一件很有價值的東西,看一看在你之後的無限時間,再看看在你之前的無限時間,在這種無限面前,活三天和活三代之間有什麼差別呢?」

歷史學家貢布里希的《寫給大家的簡明世界史》,這本歷史書實在不怎麼樣,但我很喜歡他的結語,萬古長空裡,一個人的生死,確是微不足道:

「我們浮出水面,往四下裡張望,我們還沒看清究竟,我們就又消失了。人們根本沒在時間長河裡看見我們。新事物層出不窮,而我們稱之為我們命運的,無非就是在波濤中的一次起伏中我們在擁擠的小水滴間的搏鬥。」

既能有機會在時間長河中探出頭來,總要努力張望、奮力搏鬥。

***   ***   ***

中文大學博群論壇:死亡的意義。
講者:關子尹,梁文道。
時間:1130(星期五)下午4:30
地點:新亞書院圓形廣場。
我們每個人,終須死去。死,對我們意味什麼?我們如何向死而生?讓我們一起思考,一起討論,一起面對。

***   ***   ***

前陣子,有傳謝霆鋒「患癌」,記者問前妻張柏芝。

張柏芝謂:「沒事的,上天點會畀壞人咁快死!」

2 comments:

  1. 關子尹老師,我也算得上是他的弟子,指導過我寫論文,也一同經歷過他親人過世的日子。
    然而,哲學思維,在關老師身上,面對生存的逼仄,卻是欠缺了力度。
    有時想,當代哲學人,面對實在世界,確乎無力。何時方能見明儒王守仁那樣的人物,知行合一,其思想,就是其生命的衝力,生死契闊,皆能洞察。知生知死,方能在生活上帶出力量。
    關老師,思想一直是深邃的,但欠缺對生命的承載力,或許多年後的今天,會換了人間,能體現哲人行走生死幽明間的特立獨行,帶給此時此代的人多點生之智慧。

    ReplyDelete
  2. 我不熟悉關老師,但有時反而會想,如果抽離才得以洞察生死的牽制,最後才能談及超越,會不會也是一種逃避。
    人生在世有悲有喜,從來難脫塵俗,我一直認為對我等平凡人,所謂認識死亡不過是不墮入共生的虛無陷阱而已。跟很流行的「積極生活」幾乎同義。
    我很期待這場講座,如果平凡人如我有所領悟就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