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1, 2012

在那遙遠的沙漠


天下之大,關心某地某人某事,總有點因緣。

為何我關心這個地方?

因為我踏足過、親眼見過、感受過沙漠夕陽的微溫、聞過那嚇人的氣味。

而這個地方發生的事,只是神州大地冰山一角,碰巧讓我們發現的一幕。

內蒙古騰格里沙漠,不純是沙漠,有濕地、有綠州、有牧民放牧的草場。


還有駱駝 (綠家園志願者圖片)
有濕地、有天鵝湖 (宋文攝)
但也有八線大道,超前建設,橫越沙漠
因為超級無敵化工園區,正在建設

去年,我跟隨內地環保組織「綠家園志願者」往視察,駭然發現沙漠中有墨藍色的污水,化工廢料隨處傾倒,惡臭嗆鼻。

但當天到達時,天已黑齊,又要趕路,只見到這灘污水。



上月,「綠家園志願者」重訪,情況變本加厲,目睹多條污水渠接到沙漠,黑褐色的污水源源不絕,直接排到沙裡,沙漠彌漫惡臭。

今次,終於找到了多個出水口,污水直接灌進沙漠。(綠家園志願者圖片)

沙漠裡的其他污水池。(綠家園志願者圖片)
一些污水池被人用沙掩蓋。 



內蒙古騰格里沙漠的事,於我何干?

有沒有發覺,近年香港的空氣污染,比四、五年前略為好轉,天色真正蔚藍的日子稍為增加?廣州珠江的水質也改善,可以舉行渡河泳賽。沿海先富起來的省市,近年提倡產業調整、轉型、升級,如數年前廣東省委書記汪洋說過,要「堅決擯棄高消耗、高污染項目,決不能再走傳統發展的老路」,宣稱「騰籠換鳥」,實質乃把高污染的落後產業,摒除出大城市視線之外。

發達地區的「鳥」,是落後地區的「鳳」,內陸省份追逐經濟增長,紛紛「築巢引鳳」,大展拳腳,接收污染工業,其中一處重災區,正是位於內蒙的騰格里沙漠。

污水排放點兩公里外有民居,居民示範在井裡打水,可見地下水位不及兩米深。蒙古族牧民相信,沙漠有地下湖泊,水源相通,附近綠洲叫通湖草原,連綿濕地,也是候鳥棲息之所。


附近民居的水井 (綠家園志願者圖片)

騰格里工業園區是當地的發展「亮點」,各類化工廠陸續插旗佔地,發展剛起步,工廠還不多,已經污染駭人。污染工業從人煙稠密處,搬到沙漠邊陲,這是合理的策略性轉移,但巨獸一樣的化工廠建成了,八線行車的寬敞大路也築好了,卻不能規劃好污水處埋方式,無良企業以為在沙漠排污神不知鬼不覺,漠視法紀,居民繼續有冤無路訴,「先發展後環保」的模式,繼續飛奔向前。

有一段沙漠排污的影片曾在新浪微博廣傳,但瞬間被封殺。往日,地方政府的工業污染問題,尤其發生於偏遠地區的,一般屬微博裡可討論的話題。最近與內地記者分享經驗,現時地方政府的監控網絡完善,溝通緊密,小小縣鄉官員,往往有辦法影響微博內容,封鎖敏感消息,這就是中國的「進步」。

中國的改革,繼續一條腿走路,發展奇觀處處冒起,政治改革無影無蹤,口號連連的法治、監督亦徘徊無力。這個時勢,到處荒誕事,令大腦麻痺,荒謬成為生活一部分,大家不驚訝,無反應,視若無睹,這是荒誕的極致。

沙漠的落日。(綠家園志願者圖片)
(本文簡約文字版 10/11/2012 刊於《香港經濟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