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November 23, 2012

賊王之王



區家麟|絢麗荒涼    (本文23/11/2012 刊於《信報》)


那是上世紀的事了,我拿著英國屬土公民護照 (BDTC) 橫行歐洲非洲,如入無人之境,最麻煩的國家是哪一個?無錯,當然是英國。

還記得入境櫃位前,那位冷漠的帥哥,看看我,看看護照,見我一身裝扮就是窮鬼,怕我賴死不走,叫我出示回程機票,我說沒有,心想:阿哥,我是一隻無腳的雀仔,這是一個沒有終點的旅程,我來流浪的;流浪,根據定義,不能有回程機票。結果,我可能太樣衰,憤怒鳥上身,被大英帝國海關折騰了好久。

拿著英國護照,當然不代表你是英國人,也不代表要愛英國。恨英國人嗎?強盜入屋,霸佔你家園,莫名其妙給你一個護照,讓你在地球上招搖撞騙,你還能奢求甚麼? 

有些論調,流傳最少二十年,前提錯誤,本來不值一駁。最近「港獨」議題升溫,有人舉起殖民地旗幟,懷念舊日種種,於是有號稱愛國者疾呼:「英國人無道義,連一個護照、永久居留權,都不給香港人,無道義啊。」

這些論調,有時真會嚇窒人。不過,你只要靜下來想兩秒,兩秒就夠:大賊王「船堅炮利」,霸我土地,當大賊終於要離開時,你會否奢望大賊再坐一會?又或者渴望強盜帶你回他們老家參觀、長住、給你養老金?我們為何會以為賊王之王「講道義」?豎起一個道義稻草人,然後咬牙切齒打倒稻草人,大賊會偷笑。

「英國人,連軍費都要屈香港付鈔,英資壟斷行業,搜刮經濟利益…」對,他們是殖民主義者,老謀深算,聲東擊西,手段高明;我們當中卻有些人,會忽然天真,以為英國人遠渡重洋,來亞洲是為了開善堂、服務遠東貧苦大眾,濟世為懷,不斷付出不問收穫。

「英國人統治咁耐,有無給香港民主?香港現在的民主不知進步了多少…」強盜入屋,只有利益計算,拒絕民主引進民主都是利益計算;我們一國兩制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史無前例偉大構想,怎能與封建落後狂妄剝削逆世界潮流的帝國主義殖民惡行相比?那無疑是自我矮化、自貶身價。

不過,強盜之喻,有一個重大偏差。香港這個賊窩,甚是詭譎,尋常的強盜巢穴,人們避之則吉;香港的市民,卻是不請自來。上世紀二次大戰後至七十年代末,中國人投奔怒海,攀山涉水,明渡偷渡,千山萬水要來投靠賊王之王,凡二百萬人,成為香港人口的「基本盤」。

五、六十年代全球去殖浪潮,獨是港英殖民政府穩如泰山,當年香港人「政治態度被動,導致港人低度參與政治」(劉兆佳語),已是學者共識,香港作為殖民地為何如此穩定,為何沒有反殖運動?人們反而前仆後繼來香港?看看當年「獅子山下」尞屋的那一代就知道。

大饑荒、文革浩劫,內地連場人禍,中國人逃難到香港,殖民地成為庇護所。難民蝸居山邊,香港是喘息之地,那一代人,只求安頓,兩餐溫飽,呼吸幾口自由空氣;虎口餘生,強盜也顯得善良,簡直像羅賓漢了,反甚麼殖。

夾縫中的香港人,「你是甚麼人?」從來是一個深刻而真實的問題;身分危機,有很多經典時刻。還記得六四後新加坡的專才移民計劃嗎?數千人排隊搶表,迫爆玻璃,是悲涼一幕;英國人六四後也大發善心提出居英權計劃,看看今天你身邊有多少高呼愛國愛黨的朋友,當年惶恐地申請了一本真正的英國護照而今天不敢再提?還記得九六年,數千人排隊把握最後機會申請歸化英籍,幾位大叔在灣仔運動場因打尖爭執而大打出手的經典武打片?很多人刻骨銘心的創傷,則在回鄉還要填表的年代,因在表格填了國籍是「英國」,而被中國關員罵得狗血淋頭,厲聲訓斥「你是中國人」!

每在外地,遇上新朋友,他們問「你是甚麼人」?或是接到調查問卷,研究「身分認同」,問你認同自己是「香港人」、「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或「香港的中國人」?我心忐忑,一時一樣,大氣候小氣候浮浮沉沉,四個答案都答過,每次都要反覆思量。

叫我們心繫家國,每天賣電視廣告提醒我們愛國;我們愛了、關心了,每年到維園點爉燭,總有人大義凜然︰井水不要犯河水。

以前為了安撫人心,強調「兩制」,現在變臉,強調「一國」;以前強調「不變」,現在強調時代本來就變。好的,變幻原是永恆,原則不變就好;但是,什麼是原則,解釋權在一小撮人手上,庶民只能圍觀。

賊王走了,不需懷念。來的是甚麼人?大家繼續圍觀,看個清楚。

***   ***   ***
(感謝匿名人士借出相片)

香港人又可以做什麼:
直布羅陀的馬騮

2 comments:

  1. 賊王走了,來的是滿口謊言、明搶之徒。

    ReplyDelete
  2. 賊王走了,來了個左王。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