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3, 2010

菲律賓館啟示錄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上海浦東,萬國雲集,齊來孔雀開屏。

世界博覽會是一個炫耀大會。文明古國如中國,宣揚源遠流長的歷史文化,恢宏場館,締造萬國來朝的盛世意象;重視細節的德國人與日本人,炫耀實用高科技,務求要你嘩然鼓掌;厚顏的美國人,赤裸裸地推銷「美國夢」。小國寡民者,又拿什麼出來獻世?紐西蘭營造一個自然靜恬的國度、以色列抬出愛因斯坦打頭陣、歐洲小國捷克展示創意與美感、非洲小國莫桑比克展示其總統與胡錦濤的合照。

觀世博,不是為了博覽什麼,而是看大小國家,如何推銷自己,如何往自己臉上貼金。每個國家選取的主題,充分表現其價值觀與品味。菲律賓,又拿什麼來展示世人?

曾是亞洲樂土

觀眾的眼睛是雪亮的,世博菲律賓館,是少數不用排隊可直接參觀的國家館,預示着無甚看頭。一踏進門,傳來結他樂聲,如進入一個主題商場,展區有三個舞台,兩隊樂 隊現場輪流演奏,另一舞台已荒廢,堆積雜物。舞台外,就是餐飲區與特賣場,佔了近半面積。菲律賓人老實不客氣,整個展館竟然沒有像樣的展品,他們不從俗,不如其他小國硬要找東西來堆砌硬銷,對比其他場館,他們頗為破格,主題就是菲律賓音樂,沒有其他。

入口不遠處,有一架子放着單張任人取閱,拿起一看,是宣傳英語課程的留學廣告,標題謂「學習原汁原味的英語」,叫人到菲律賓付費參加短期英語課程。

菲律賓樂手遠近馳名,在各地音樂會與酒廊夜店,常見他們蹤影,但絢麗彩燈下,菲律賓館要以音樂作世博主菜,卻有點令人神傷。乏善可陳的菲律賓,五、六十年前,曾被認為是「亞洲新星」。

二戰以後,歐美殖民霸權逐步撤出亞洲,馬來西亞、新加坡與印尼曾經局勢不穩、越南與柬埔寨成為東西方冷戰的熱戰場、國共在台灣海峽一觸即發、中美南北韓於朝鮮半島混戰連場,只有菲律賓和平獨立,兼且教育水平較高,有民主制度,當年曾與日本並駕齊驅,是紛亂亞洲裏的樂土。

兵賊不分

菲律賓的衰落,成為了教科書的經典案例,單看統計數字,就知情況不樂觀。人均生產總值,已跌至全球排名一百二十以外,與蒙古國及南美玻利維亞等國同級,在東南亞則遠遠被印尼、泰國與馬來西亞超越。人民收入,四成五人每天賺取少於兩美元。全國經濟總量,13.5%依靠外傭打工滙錢回國,比例亦是東南亞最高。

把衰敗的責任推到獨裁者馬可斯身上,是慣常講法。馬可斯執政二十年間,拉攏資本家與地方勢力,建立深厚的權錢關係網,左右司法機構,被認為是開菲律賓腐敗風氣與權貴資本主義之先。但追本溯源,西班牙殖民主義者的莊園制度,也是貧富懸殊、兵賊不分的因由。

這是西班牙殖民地的標準管治模式,同樣情況在南美諸國都發生過,數百年前,當年懷着槍炮的西班牙「先驅者」,把殖民地的田野分封軍政要人,大家一起當土皇帝。豐沃農地集中於少數家族手上,他們與地方勢力合流,掌握軍政權錢,歷數百年,土地與財富分配之懸殊,縱是獨立以後,仍牢不可破。

人口爆炸

「綁架之都」之稱謂,近年菲律賓、哥倫比亞與墨西哥皆輪番「競逐」,剛巧這三國皆屬前西班牙殖民地。綁架風氣之盛,原因之一乃土豪自建私人軍團,政府軍警又受制於政治勢力,長期積弱,慵懶怠慢,造成兵賊難分,綁架遂成風氣。

國家羸弱,但不說不知,菲律賓人口達到九千四百萬,出生率近2%,維持高水平,超過印度印尼等國,問問身邊菲傭就知,家中有五六七八個兄弟姐妹乃平常事。縱使經濟有增長,仍追不上人口激增不斷攤薄。曾認識一位菲律賓同學,談到人口問題,她破口大罵當地天主教會。大家都知道,菲律賓的天主教會政治能量大,這位菲律賓同學說,教會主張不避孕。甚至曾阻止別人宣傳節育,小小島國,人口爆炸。

菲律賓館,如賣物會
國之衰落,令飽讀詩書滿腔熱誠理想的大學生,要集體出國當家傭,是幾千斤重的悽酸故事。菲傭是受害者,菲律賓人民也是受害者,特種部隊沒有妥當頭盔與避彈衣,也要強攻狂徒,他們也是受害者。我們應將矛頭,對準那些掌控權錢網絡、掠奪平民財富、尸位素餐麻木不仁的當權者。也希望有這麼一天:菲律賓的樂手們,真心真情引吭高歌,不須再為五斗米,離鄉背井,流浪東南亞。

(世博之二)

2 comments:

  1. 多謝!原來這才是菲國的真相。
    最近報紙的報導充滿了對菲國的負面情緒發洩,對這個國家充滿鄙視,對菲律賓傭人(大部分)充滿同情。感謝區先生!
    這裡變成每天必讀必看的絢麗之地,我的馬屁不響不要緊,可文字是誠實的。

    ReplyDelete
  2. 愛華,談不上真相,只是少少資料與說法而已。剛才有朋友才提到,曾有研究說菲律賓是「世上最快樂的國家」之一,他們喜愛音樂,也是民族性的一面,什麼叫快樂,真的有排講。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