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September 26, 2010

煲蠟


那時候,我大約八歲,妹妹四歲,我們在公屋家中的飯桌上煲蠟。

我懷疑,煲蠟是一種本能;也相信,煲蠟是中秋節的必然結局,那時年紀小,根本完全沒有煲蠟的概念,但煲蠟會自然而然地發生。中秋過後,大量蠟燭未燒掉,覺得不要浪費,要全燒掉啊!年紀小,家人不准外出,只能在家玩蠟燭;玩火危險,我們聽說過,於是四周察看,發現月餅剛吃完,月餅的金屬盒,正好用來盛載蠟燭,一切是多麼的理所當然。

燒啊燒啊,熔掉了的蠟燭,就在月餅盒裡翻滾;脫落了的燈芯,浮遊蠟上,越燒越旺,看來快要失控了,於是想起祖母的叮囑──她外出買餸去,臨行前給我們一壼水,叫我們「如果大火,就用水救火」。對,那時沒有「勿獨留兒童在家」的想法,祖母還認為,獨留兒童在家玩火也沒問題,有水救火就行了。

我是好孩子,於是聽命,把水澆向火燙的熱蠟,結果是令人震慄的,幾十年後仍難以忘懷就是證明。

「轟」的一聲,火舌衝上天花,我們心驚膽顫,呆住了好一會,才明白蠟上加水,等同火上加油的道理,那一刻,不知從哪裡學到的知識,急忙找來月餅盒蓋子,撲滅火種,祖母回家,我們裝作若無其事。

好久以後的這晚中秋夜,飯桌上和家人談起這一幕,祖母早已過世,妹妹早已忘記。家沒有燒掉,我們沒有毀容,好好活到今天,應要感恩。

重溫2008年某夜,天上有一個笑臉

2 comments:

  1. 這使我回想起小時候獨留在家的回憶.爸媽總說不要玩火,不要爬窗,不要開門給陌生人...

    有一次開了門給一個長得很像鄰家阿姨的女士,原來是個推銷員,還好沒入屋行劫.

    一次打破鏡子,碎片割得雙手流血,幸好沒毀容.

    還有一次,打翻叮熱了的午餐盒,沒有燙傷手腳,但午餐沒有了,打電話給媽媽,媽媽粗聲粗氣地說:「少吃一餐不會死!」我聽了哭了一個下午,覺得世上只剩下我一個了.

    生活艱難,對親人失去耐性,我明白.但至今回想起,還會痛.

    ReplyDelete
  2. 原來煲蠟是這樣的(我只旁觀過一兩次)。
    差點就少了個新聞鬥士^^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