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September 24, 2010

有中國特色的人堆

區家麟|絢麗荒涼    (《絢麗荒涼》逢星期五刊於《信報》)


在世博德國館,進場要排三個半小時,擠了大約一小時,排在後面的阿嬸有感而發,突然大叫:「世博是什麼?世博就是人堆!」

所言非虛,觀世博,大部分時間在觀人;佔用時間最長的環節,就是與同胞們手貼手、背對胸,在汗水中廝磨在酷暑中親熱。

中國人排隊,異常親密,右邊的阿嬸,會用她壯闊的胸膛,擠壓你的臂彎;你後面的大叔,會用他柔軟的肚腩,摩擦你的屁股;左邊大汗淋漓的年輕人,會用他冒着熱汗的黏濕手臂,揩擦你同樣黏濕的手臂,火燙燙地交換汗液;有些朋友,明白每個人都需要自己的空間,他們會試圖和你維持一條汗毛的距離,於是,他的汗毛,輕拂着你的汗毛,萍水相逢的過客,一刻怦然心動的交流,電擊一樣震撼。

既快且狠

排隊三個半小時,類似場景出現大約一百二十次,你嘗試維護自己身體的尊嚴,故意走慢半步,企圖為自己保留半點私人空間,但你小覷了中國人的進取心。只要人龍前方,出現約三十厘米的空檔,在同一隊伍排隊的同胞就會鑽上來。他們鑽空子的本領不能低估,既快且狠,果斷有力,在他們眼中,前面的三十厘米,是一個廣闊空間,一趟難得機遇,你不把握時機再進一步,完全是你的問題。

香港人如我,自恃矜貴,空間既失,又不想與滴着汗的壯男美女大叔大嬸太親密,下意識退一步,想為自己騰出一丁點私人空間,旁人又見機不可失,阿嬸呼朋引伴,姨媽姑爹一同鑽進來。些微蝕底不屑計較,但排隊三小時下來,發現自己竟然落後了一圈。

包袱太重

每個國度都有它的遊戲規則,暮色中的人堆裏,猛然醒悟:激烈的競爭中,香港永遠不能與內地埋身肉搏,我們有不能逾越的底線,有不屑去做的事情,還有那一點必須維護的尊嚴。包袱太重,不能放下。

也許,全世界各族人民已深明中國人不顧一切力爭上游的奮進心情。上海世博,變了名副其實「中國人的世博」,除了場館內的工作人員,你每天大概不會見到超過十位西方遊客投身中國人的排隊遊戲。有朋友與德國館內的德國導賞員談起來,導賞員在館內面對擠逼熱情的中國民眾,第一句學會的普通話是「請給我一點空間」,請人不要擠過來。

世博,讓中國人粗淺地認識世界,也讓外來人員飽覽中國人的精神面貌。目睹中國人的排隊情景,外來人難免瞠目,甚至陷入沉思。也許,在這個資源相對稀缺,制度建設落後,而又人多等飯開的國度,不鑽空子,難得的機遇就會白白流走;不爭先,就會被別人超越,自己遠遠落後。這不是人的問題,也不關乎民族性格,這是時代的大氣候使然,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性格主宰命運,能在紛亂中突圍,有錢有餘暇到上海觀賞世博的人,就是這個遊戲的勝利者。暫未能跑出的人,也要一同躋身這個遊戲,人潮如過江之鯽,如奮力逆流而上的三文魚,不達目的地,你連交配與延續家族生機的機會都失去。

人流管理

不過在世博的人堆裏,我們是看到希望的。發財後,大家開始立品,文明行為不再單是口號,整個園區,沒見過有人隨地吐痰,這可能是世博促成的民族偉大成就。排在後面,有一位阿叔,他「咔」的一聲,一口濃痰在口,再走多步,才「吐」一聲,飛劍正中垃圾袋,這不能不說是一大進步。

人流管理也可能是獨步全球,萬人在排隊,秩序良好,等候區多有遮陰地方,除了有密集大風扇降溫之外,還有噴射清涼水霧的吹風機。人群裏,沒有人踏人意外,少見有人中暑暈倒,也是一個不小的奇迹。

保安人員則嚴格執行排隊規定,對插隊的人不留情面,也是公民教育的重要一課。最神奇的是,「中國人」三個字,竟然成了敦促排隊的靈符。曾目擊有位女士,大模廝樣插隊,保安員大聲喝止,她竟賴死不走,保安員最後義正詞嚴地問一句:「中國人為什麼不排隊?」女士乖乖地低着頭就離開。

曾有內地朋友提示我:「不去世博,你後悔終生;去了世博,你終生後悔。」心念既動,世博已成為生命中不能逃避之悔,我早已做好準備,以毅行者的心理狀態,迎接考驗。處身人堆中,排到第三個小時,我開始學懂去除我執,放下所謂的私人空間;繼而捨棄自我,無視軀體的親密接觸。周圍的吵鬧與咔吐聲,一如天籟梵音,心如流水,不執不着。阿嬸說,世博就是人堆;我說,世博是一種修煉。

排隊近四小時,人龍拐了三十八個彎,終於看到德國館的入口,身旁一位短小精悍的大叔,依然炯炯有神、容顏抖擻,他看看手表,語氣愉悅:「快四小時,這是新時代的長征,不算什麼。」他眼角的笑意,流露出心坎裏如初戀般甜蜜的幸福感。

我道行太低,被徹底KO。

(世博之十三)
相關文章:一刻感動德國館、世博倖存者

楊恒均:世博亲历记:中国人的低素质让世博蒙羞? (文章頗長,值得跳讀)

12 comments:

  1. 面對螻蟻一樣走難走到今日的中國人民,你很應該被KO。XD

    ReplyDelete
  2. 哇哇!太精彩的一篇文!從文中我看到了中國人的希望!謝謝!
    難為了先生!不過,世博的中國人願意排隊,這讓我太驚喜、太感激!哈哈!
    好像真的很有希望!
    建議先生放下靦腆,好好享受人體的‘親蜜’!

    ReplyDelete
  3. 你的堅持....我十分欣賞~~~~ 哈...

    ReplyDelete
  4. 要認真玩每一個遊戲嘛......

    仲有,碰到不少上海人都話:那些不守規矩的,都是外地人。

    ReplyDelete
  5. If I had been enlightened by 阿嬸's epiphanic statement prior to my trip to SH, I wouldn't have mind standing in line. 阿嬸好勁.

    BTW, 呢篇好抵死. -Lelia

    ReplyDelete
  6. 我都唔想「抵死」,所有引錄的說話都是soundbite,現實好睇過戲,排隊時我想,如果我生在內地,我應該會比他們更上進。

    ReplyDelete
  7. 很佩服你有勇氣去排德國館,那條人龍完全看不見龍尾,我們最長花了兩個半小時排日本館。

    排隊時出動了電風扇、毛巾、世博小摺椅(一項重要發明),期間陪伴我們的有Iphone遊戲 angry birds 和iFighter 1954。

    如果還要去世博的朋友,不要著波鞋,最好著行山鞋。

    ReplyDelete
  8. 去德國館是因為有位要求極高,乜都睇唔順眼的朋友說「可以一去」,我當然要從命了。你們一路玩iphone,想必錯過不少精采排隊場景了。^^

    ReplyDelete
  9. 那又未必,每天數小時的排隊時間,iphone遊戲又怎樣可以滿足我們?精彩場景每時每刻都會出現。

    我們每隔數小時就會看到街頭鬧劇,他們都是為著快些進館而爭吵,那些不知道是極速普通話還是上海話,我們似懂非懂地看著聽著。

    有一次在意大利館門外,一位女士跟大嬸理論,我也不知道她們在鬧甚麼,只見她們吵完一圈又一圈,即使吵完了,無論誰勝誰負,都是一種折磨,因為仍然要親密地相處最少一個小時或以上,那又何必呢?

    又有一晚上在聯合國館門外,一位大叔因為不滿前面的一位男士替他的兒子換衣服而不前進又爭吵一輪。還有一次就在我的面前發生,在日本館的隊伍裹,我前面的太太跟另一位大姐理論,太太還拿著傘子攻擊前面的女士,男士們則在勸交,我聽不懂他們在說甚麼,我只覺得他們很愛理論,很愛面子,並且一定要理論到贏為止。

    我想你沒有參觀日本館,日本館的排隊方式跟別的有少許不同,首先日本館是由武警管制人流的,排隊不是一條龍,而是三區分五行直排,最後加一條小龍,全場最少有十五條直排,每次有一定空間就會整行前進到前一區之直排。

    廣播輪候時間是五個小時,當人有三急的時候怎麼辦?你首先需要向你那一行的駐守的武警表示你有需要,然後就找那位高級武警(全場只有一位廁所長),你要向廁所長表明你正在那一區那一行排隊,他就會在你的入場卷上注明,並且在簽上他的大名後你可以去方便,回來後他又要刪除他的記號以免你出蠱惑,幸好經過我的請求下他同意簽在門票的背面,於是,我的三日連票就刻上廁所長的大名,還有我方便的日期時間和排隊位置了。

    多得你仔細描述人堆,我也差點忘記那些時候是怎麼捱過的。

    ReplyDelete
  10. 我排隊幾小時,前前後後都沒有人要去廁所,想起來其實大家都唔小野,什麼考驗都難不到中國人。

    ReplyDelete
  11. 「不去世博,你後悔終生;去了世博,你終生後悔。」

    怎麼跟我朋友說的一模一樣?天涯各處的中國人,原來都有同一番體會...

    ReplyDelete
  12. 不只是世博,在國內任何一處需要排隊的地方,捍衛私人空間都是一項重大的挑戰,囧。

    J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