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7, 2014

《V煞》的世界,離我們多遠?



人人在談《逆權大狀》,對不起,我剛剛才找了《V煞》來看,out了八年。新鮮熱辣,想起《經濟日報》抽廣告。

《經濟日報》拒絕刊登「佔中運動」的全民公投廣告,理由是「凡涉及違法或涉嫌違法、誹謗或涉嫌誹謗、低俗等等廣告,本報均不會刊登」(見主場報道)。按此邏輯,以後只要有權勢的人認為某些主張是非法或可能非法(「佔中」非法!「公投」非法!遊行無申請所以非法!),媒體難道就可以大條道理不登廣告,甚至不報道?

V煞》這種電影,更很可能被認為「涉嫌鼓吹暴力抗爭」,絕迹影院了。

我們距離《V煞》的世界,似遠還近。此時此刻,《V煞》的對白,它的啟示,也許是重溫好時機。

「製造恐懼,是政府的終極武器。」
製造對立、分化,營造恐懼、渲染混亂,這就是攻心不見血,誘使人們團結在自己周圍的武器。

「藝術家藉謊言道出真相,而政客用謊言掩蓋真相。」
權貴要控制思想,古惑人心,首要就是控制傳媒,尤其是最有影響力的電視台。《V煞》裡,人人都知電視新聞說謊,粉飾太平,卻人人都要看電視。

「人民不應該害怕他們的政府,政府應該害怕它的人民。」
一個人不能成事,更重要是集體的意志,每個個體的覺醒。懷著抗爭的心,靜以待時。

「沒有舞蹈的革命,是不值得發動的革命。」
是的,持久的抗爭、萬馬齊瘖的鬱悶,容易令人心理變態,要保持身心健康,我們需要音樂、舞蹈、藝術、文學、遠足、毅行、多吸幾口新鮮空氣,政總門外最好放一個鋼琴。

「面具之下不是血肉之軀,面具之下是理念,理念是不怕子彈的。」
血肉之軀會逝,理念卻不死。改變,不爭朝夕,V煞一等二十年。

V煞》令我想起監獄電影Shawshank Redemption(港譯《月黑高飛》、中譯《肖申克的救贖》),同樣談極權的高牆,同樣談追尋自由的堅毅意志,Shawshank Redemption有一句經典對白,坐牢三十年的囚犯,談到監獄的牆:

這些牆很可笑,開始時你恨它,慢慢你習慣它,時間長了,你開始倚賴它。」

這過程叫建制化 (institutionalized)。當人被高牆所困,如鳥囚籠中,久而久之,磨滅意志,失去希望,成為高牆的一部分。(見舊文《月黑高飛逃獄夜》)

現實裡,高牆與雞蛋之間,有很多人,為了生活,為了子女,不得不選擇暫棲高牆,求一刻安逸,我們可以體諒,就算成為高牆一部分,只要良知還在,當機會來到,高牆裡的人,只要視若無睹,不動如山,就能令高牆粉碎崩潰。就如《V煞》裡,握著槍炮的防暴隊,面對堅定沉穩的群眾,一步一步靠近,最後無人開槍,融入抗爭的洪流。

但是,有一種人值得鄙視,他們倚傍高牆,還要努力地為高牆添磚;他們老早背棄自己的專業與理想、出賣了自己靈魂,卻還要運用權位,誘迫弱勢者一同背棄理想、一同出賣靈魂。這種人,理直氣壯,掛在心口,就是蔑視普世價值,出口就是一種道德相對主義,沒有底線,沒有原則,甚至沒有利益下自動獻身,深信高牆永遠是對︰你話我不公義,我夠話你不公義;你絕食,我夠識得絕食;你話我衰,我夠話你衰;你反對,我就反對你反對。如此這般,蒙混人心,得高牆寵幸,身心康泰。

V煞》裡,有句對白,最觸動我。女主角在牢房裡,絕望中,讀到一封前人留下的信︰

「我們的尊嚴不值多少錢,但它卻是我們真正擁有的。它是我們最後的一寸領地,在那一寸領地裡,我們是自由的。這寸心,是那麼小、那麼脆弱,卻是這世上最值得擁有的東西。我們決不能失去或放棄它。我們決不能讓別人奪走它。」

相關文章︰
當今權貴,懂得懷柔,熟練地買起人的尊嚴︰包養




2 comments:

  1. 要引導群眾,必須有更簡單的口號,更容易理解的宗旨。
    就像共產黨一樣,除了留學的共產黨元老外,國內知識份子並不了解馬克思主義,而老毛更不打算讓一般百姓了解共產。

    小弟以前看過一小段毛澤東傳內記載的宣傳口號和技倆,淺白易懂,而又貼近民生,令人心感佩服,難怪上至國民黨軍官,下至草根百姓也被打動。

    望各位有心人或民主活動攪手,先放下對老毛的鄙視,多看看毛澤東金句和中共歷史,在民主公義的宣傳及公關方面下一下苦功。

    唉!!賤視歷史﹑急功近利的香港人,注定難逃被赤化的一劫!!

    ReplyDelete
  2. 當年我步入戲院看《V煞》時,全場只有我一位觀眾……
    香港之所以有今天,大部分香港人都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