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 2014

六四語言醬缸



(耳語系列之20

大時代大荒謬,大家聽得多說得多,請容許我執著於一些小節的小節。

拜託,論者與傳媒用字,請不要再說「六四民運」、「六四運動」、「爭取六四」。

「民運」不能等同「六四」。

這些,說過很多遍,又講,因為尚有很多人,而且似乎越來越多人,習慣成自然,不自覺用上這些字眼。每次聽到,我心冷了一截:歲月流逝,歷史模糊得很快,沒錯,這是一場記憶與遺忘的鬥爭,我們要從用字開始,堅拒遺忘。

耳語20.1︰「八九六四民運」?

連續多天,媒介裡都讀到聽到這類字眼。我明白,論者順口講,記者要趕稿、編輯起題要快,有時用字有偏差了,再順手精簡一下,搞吓搞吓,習非成是,竟變成「六四民運」。

八九年四、五月的是民主運動,可稱為「八九民運」、「八九北京學運」之類;六月四日已經沒有「民運」,當天民運已被血腥鎮壓。六四當天,北京街頭,是屠城、是開槍、是血泊;六四當天,沒有運動,沒有「精神」。

耳語20.2︰「六四運動」?

有「五四運動」、順理成章,竟然有「六四運動」?或許有人說,1919年的五四運動,也有軍警鎮壓,都可以叫「五四運動」,那麼叫「六四運動」不算錯。不不不,看清楚歷史,當年五四,北京學生遊行示威遭打壓,但激發了全國罷工罷市,是全國性學生運動的重要里程碑。相反,八九六四,是暴力鎮壓令運動結束,是麻木不仁血流成河的恥辱柱,怎可能稱為六四「運動」?扭曲了史實,侮辱了運動。

耳語20.3︰「六四精神」?

有「五四精神」,順口溜出一個「六四精神」?有機會看看八九年六月四日的北京影片,解放軍在幹什麼?亂槍殺人是一種什麼精神?如何值得大家歌頌?有一年,在六四燭光晚會上,聽見有人大喊「承傳六四精神」之類的說話,我呆了。要說,應當是「承傳八九民運精神」吧。

耳語20.4︰「爭取六四」?

爭取民主、爭取自由、爭取法治、爭取反貪,爭取什麼都好,但總不能「爭取六四」。所以當某天我讀報讀到《爭取六四是依附權勢?》這文章標題時,我又呆了。吓,六四有什麼要爭取。「爭取平反六四」,不能簡化成「爭取六四」吧。

耳語20.5︰「六四分子」?

「六四分子」稱號,最近出自一些民運人士口中,他們甚至理所當然自稱「六四分子」。或許,內地官方一直把「六四」形容為「平暴」,久而久之,把民運人士稱為暴亂分子、六四分子;年年月月的語言習慣,民運人士甚至自稱「六四分子」而面不改容了。首先,「分子」有點貶意,再說,「六四」是軍隊為主體的血腥鎮壓,如何「六四分子」法,看不明白。

主場新聞有一條八九民運的timeline,只要掃一掃,可以幫助親歷其境的我輩回憶、或讓當年未出世的朋友大概明白,當年的民主運動,經歷很長的發展過程,當權者有很多機會扭轉局勢,但他們卻一而再,再而三,以激烈言詞與手段,激起民憤,才令一場悼念演變成百萬人上街。

施暴者笑到今天,我們或許感到無力,但最少,從自己開始,拒絕遺忘,拒絕視而不見。最根本,認清事實,表達要清晰無誤,更不要落入語言圈套。

最近,擦鞋仔瘋言瘋語,事情其實很簡單。

當權者用坦克與機槍,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及學生,是大錯;有錯不認,試圖掩飾、說謊,一錯再錯;對堅持信念者、敢講真話者,二次加害,埋葬人們的理想、毒害健康的心靈,劣勝優汰,錯上加錯;以上各種錯誤,二十五年來,變本加厲,不知悔改,錯得不能再錯。

強國氣急敗壞,埋怨國際社會敵視,外交遭圍堵。要得到別人尊重,首先,要承認自己的錯失、尊重自己的人民。講完。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