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7, 2014

慘綠色暴力

此刻,稅局的綠信封在眼前。是的,還未報稅,因為心有不甘。

我明白,交稅是公民責任,我也懂得感恩,明白入院維修只收一百元一日是天大福分,深知遠足遇險有消防員毫無怨言抬你落山也非必然。但是,稅局的信封上,我看到暴力。

暴力有很多種,每次看見有官員笑騎騎放毒箭、或電視新聞如執到寶不斷播放示威衝突畫面再曲線譴責暴力,我都會想起吳敏倫一篇舊文:〈暴力不只限於身體暴力〉。

吳敏倫說,除了身體暴力,還有口頭暴力、性暴力,還有︰

「經濟暴力(如財政封鎖、強徵暴斂、商業行騙、集團壟斷)、醫學暴力(如隨便說人精神病、性變態、不吃或吃了什麼便會患病患癌)、法律暴力(如訂立不公平的法律、濫用投訴、報案、執法機制)、政治暴力(如示威、遊行、亂扣政治帽子)等。」

「至於什麼人會用哪種暴力,要看該人的能力和處境。能力最弱、處境最差者只能用最原始難看的身體暴力,但若他的條件好起來,便會逐漸不用,因為其他方式的暴力才更隱晦、更有效。最高級的暴力,甚至可令其看來天公地道。那即是說,暴力形式的選擇,是很具階級性的,站在權力大及既有利益那邊的人,從來便最大聲討伐身體暴力,要求峻法嚴懲,因為他們若要暴力,根本就可以殺人不見血』。(文章見評台︰暴力不只限於身體暴力

眼前的暴力有很多種,有種叫議會暴力,聲大夾惡,無市民授權,得票是零票,橫行議會陰陰笑;有種叫西裝暴力,衣冠楚楚,得票只有689,卻用納稅人的錢,招兵買馬,建立自己黨羽。有種叫武裝暴力,收市民供養的俸祿,以防暴之名,守護權貴。

徵稅暴力,就是以慘綠色的信封,叫你交錢,供養以上的暴力集團,讓權貴建立自己的班底與政績,反過來壓逼你。黑社會惡霸當街打劫,也許還會說聲多謝;這群惡人,逼你交錢卻還要陰陽怪氣地訓斥你不識時務。沒有公正的選舉,沒有平等的政治權力,庶民為何要交稅供養這群特權階級?

我把綠信封塞回廢紙堆裡,請先讓我冷靜一下,總有一天,我會報稅的。

***   ***   ***

[用肢體暴力對抗隱晦的議會暴力與看似高尚的西裝暴力,容易遭建制媒體食住上,另文再述。]

 (本文部分段落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版)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