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5, 2014

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



(本文 25/6/2014 刊於《明報》觀點版)

轉眼回歸十七年,人心何止未回歸,更有愈走愈遠之趨勢。

「佔中行動」發起民間公投,叫人選擇特首提名方案,高官權貴口誅筆伐下,出乎意料有七十多萬人次投票。香港人對中央政府的不信任度,近年亦升至高峰,最新港大民研調查,有41%人表示不信任北京中央政府,信任度為34%,信任度淨值跌至負數。十七年過去,人心向背,數據可見,倒退至回歸前。

說一個小故事。周日,家庭聚會,九歲小女孩眼眨眨問我︰「公投是不是犯法?」我正盤算如何把事情說得明白,只說了半句,她已搶先興奮地自問自答︰「法律沒有說你可以食飯,所以你食飯係犯法!」原來,九歲孩子都明白港澳辦聲明之荒謬,已把它改造成「腦筋急轉彎」的IQ題。

論據的漏洞,連小孩都看得穿,如何服眾?國務院港澳辦批評指,在香港「進行任何形式的所謂『公投』均沒有憲制性法律依據,是非法的,也是無效的。」此說遭網民群起攻之︰若沒有法律依據就是非法,那麼電視台選美公投、小學生投票決定畢業大旅行地點,都是非法?(注意︰特區政府的同類聲明,沒有直指公投「非法」,算是較為正常的邏輯思維。梁振英昨日為港澳辦補鑊,謂香港和內地對「非法」二字理解不同,真係創意語言藝術。)

至於「無效」,民間公投「沒有法律效力」,一如「阿媽係女人」,誰人不知?值得注意反而是,既沒有法律效力,為何中央如斯緊張,動員輿論與建制力量批判?既然大家都知無法律效力,為何仍有七十多萬人表態?

數字就是力量,經此一役,證實了民間公投是凝聚民氣、動員力量的有效方式。縱使這種形式的民間投票有漏洞,不能把結果詮釋為全民取態,但是「七、八十萬票」,本身已是強大力量;就算日後特首普選以「食住先」的方式舉行,三百多萬選民、樂觀計算有六、七成投票率,特首直選勝出者,也許只得一百萬票民意授權而已。

民情失控,當權者慣性變本加厲硬起來,推卸責任,誣蔑「外部勢力」、譭過傳媒、批判民意調查、出白皮書「亮劍」、「國家級」駭客進擊、指公投「非法」意圖恐嚇。權力的嘴臉是催票功臣,結果協助困境下的佔中運動重生,成就了七十多萬票的公投,令佔中運動得到民意授權,手握豐厚資本。

回看回歸十七年來,香港人對中央的觀感,港大民研計劃廿多年來的跨年代追蹤調查,有一個大趨勢值得深思。港人對中央政府信任度,回歸後穩步上升,2003年前後,正值沙士、經濟低迷與國家安全法爭拗,當年市民對香港政府信任度跌破新低,但對中央政府信任度維持增加趨勢,遠高於特區政府信任度超過十個百分點;到2008年上半年,信任度達最高峰54.9%,當時是汶川大地震及北京奧運前夕。

俱往矣,是誰令青山也變?變的不是香港人。

回歸初年,中央政府信守高度自治承諾,加上總理朱鎔基與溫家寶言論開放,予港人信心,縱使香港外有經濟逆境、內有政治亂局,亦不減對中央之信任。2008年的汶川地震,香港人血濃於水,坐言起行,捐錢教災。是誰把香港人的熱情打沉?豆腐渣工程、捐款醜聞,官僚監控遇難學生家長,都讓香港人深刻認識多難興黨、官官相衛之殘酷現實;近年高壓升溫,鷹派當道,加強網絡監控、審查傳媒,以維穩為名,濫用法律,打壓異己,公民社會大倒退;一切道德感召力量喪失殆盡,窮得只剩下錢,香港人都看在眼裡。

同樣的高壓操控手段,正慢慢滲入香港。哪裡有壓迫,哪裡就有反抗,回歸十七年,香港人還有一把口,還剩一票投,只能仰天吶喊,發出最後的吼聲,以一票又一票,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相關文章︰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