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3, 2013

耳語(7): 歷史無對錯,細節未清楚


有關六四,有關國民教育,本人曾提出過一道題,徵求解答。

這是一件真人真事。

多年前,有一位香港的電視記者,到日本採訪右翼老兵,談日軍侵華歷史爭議。記者抱著一種質問的語調問老兵,對話中,老兵不承認日本曾「侵略」中國,並反過來質問記者:「我們就是篡改歷史教科書,我們就是不承認侵華歷史,那又如何?你們國家也不承認文化大革命和六四的過錯!」

這位記者回到香港後,有一天走過來,覆述了這個經歷。她有點困惑,問我應如何回應。

我也想問大家,可以如何解答?如何作有力反擊?

曾經想過一些解答的方式,都不妥當,都不夠力。

最近,我在不同場合,都提過這問題,得到這樣的答案:

耳語7.1
有人謂,可以答日本老兵曰:「唓!我哋國家做錯,唔代表你哋無錯!」

當然,這是一個很合邏輯的答案,日本老兵那問題,假定了你不認錯,我也可以不認錯,所以你好多餘……

但是,若你真的同日本老兵講「我哋國家做錯,唔代表你哋無錯!我哋國家唔認,唔代表你哋可以唔認!」好肯定,日本老兵會恥笑你,他只需輕輕說一句:你搞掂你國家先啦,做乜大義澟然咁問我?

如何對話下去,也許更無地自容。

明白了嗎,為什麼中國人富起來,卻仍然還未能在世人面前挺直腰板站起來?

耳語7.2
有人謂,答日本老兵曰:「中國政府在六四根本無做錯!」

政府用裝甲車自動步槍對付手無寸鐵的平民「無錯」?殺了人不認「無錯」?二十四年來秋後算帳「無錯」,到今天連在微博上講幾句也不容許叫「無錯」,天安門母親去拜祭兒子也不得叫「無錯」?

那麼,日本老兵只需輕輕講一句:我們「進入」中國,殺了人,無錯;戰爭當然要死人的,無錯;我們都是為了發展國家經濟,根本無錯。

耳語7.3
有位阿太,大概係咁講:「歷史上,成日都有呢啲事,唔通我哋仲要追番去清朝的事、唐朝的事去講嗎?歷史就係咁,好難講邊個啱邊個錯……」

這種論調,大概可以叫做「歷史無對錯」論。

我真係好想問呢位阿太,你點教仔?你會唔會同個仔講:呢個世界,無是非可言,阿仔,你可以偷嘢搶嘢,可以打人殺人,無話邊個啱邊個錯,呢個世界就係咁……

或者,如果你用這種「歷史無對錯」語調同日本老兵講,老兵又係一句唔該:你既然話歷史無對錯,做乜又咁著緊,要日本承認侵華又要道歉?

每年這個時候,都有歪理。

今年,又再重覆的,是「細節未清楚」論

立法會辯論平反六四動議,建制派年年都好慘,他們一向採取「冷處理」,唔講少講,就當無發生過,但是,又不能讓民主派講哂,於是每年總要找一兩位爛頭卒出來,講些歪理,搶番些少「話語權」,又讓傳媒可以「平衡報道」。

這年的新丁,是測量及都市規劃界議員謝偉銓。

耳語7.4
謝偉銓:「事件的關鍵細節仍未搞清楚,自己身為專業人士,應對事件作出客觀判斷,不能左拼右拼一幅圖畫即下結論。」

真係火都起,不只說「細節未清楚」,更抬出梁粉最愛語調,自詡「專業人士」要「客觀」。

有什麼關鍵細節未搞清楚?六四前傳媒的報道,當時發生的事實,基本一致;六四以後,民運人士與共產黨內外不少高官記者,都從不同角度不同崗位,寫得清清楚楚。

歷史學家Edward CarrWhat is History裡說過,歷史就是 ‘A hard core of interpretation surrounded by a pulp of disputable facts.’ 歷史事實也許眾說紛紜,但我們總可以找到一些核心詮釋。六四事件的「核心詮釋」,沒有人可以反對的事實:政府隨街開槍,殺害平民,秋後算賬,死不認錯,繼續逼害。就算有「細節未清楚」,也不損此核心詮釋,事件關鍵,已清清楚楚。

開口埋口說自己「專業」,「客觀中立」成為好使好用的遁辭,黑白分明的事,還要扭扭擰擰,「客觀」一番,資料永遠說不足夠,態度永遠中立永遠不敢下結論,這些扮專業招數早前論過,不贅。(詳見《嘩,你好專業!)

也許,有朋友會講得,做乜成日要講六四?

真的,不算「成日講」,血腥鎮壓,天地不容,一年只講一兩星期,怎算多?

而且,我們身在傳媒界,當過記者,目擊太多變臉的醜態、太多不思考的愚痴、親睹太多人放棄原則而得雞犬升天、聽過太多詭辯、感受過太多內地蟻民的苦痛、見過太多權貴之得意忘形。
 
我們無力,但死剩把口。

***   ***   ***

相關文章:
還未讀的,請看呂秉權寫,當年京官如何企圖操控媒體之六四報道:

六四時分,參觀一下動物農莊吧:

12 comments:

  1. 呵呵! 那天的節目聽過啊, 有時都覺得, 雖然是歪論, 但係一時間要駁佢地, 都唔係咁易. 有時覺得, 日本人的賴皮, 確實是給予強國的一記耳光. 強國沒有翻案, 中日問題始終沒法理值氣壯的解決.

    ReplyDelete
  2. 其實,我可能會選擇五,兜拳車埋去,順便鬧佢son of bitch。起碼,呢一拳無論你有無恥,都一定會受傷。

    ReplyDelete
  3. 請繼續,死剩把口!

    ReplyDelete
  4. 加害者與被害者並不是同一身份,債主有權免去債仔債務,但債仔不能免去債主債權!

    簡單D講,問一問日本老兵:「我將會打你閣下一拳,我們就是篡改歷史教科書,我們就是不承認打你閣下一拳的歷史,那又如何?你會不會也不承認我將會打過你閣下一拳的錯?」

    ReplyDelete
    Replies
    1. 集思廣益,有朋友建議回這句給老兵:

      「居然墮落到與中國共產黨睇齊,你應該感到羞恥,你大日本帝國應該以你為恥。我都睇唔起你。」

      這句掂!

      Delete
  5. 小弟想了很久的答案

    「我不是共產黨,不是大陸政府,我是來自香港的記者,你可以對共產黨搬出這個理由,但我不是共產黨。」

    「我們一直也質問當權者文化大革命和六四,一直也努力為六四翻案,別找藉口,共產黨撒賴不是你撒賴的理由。」

    ReplyDelete
    Replies
    1. 謝謝,這句掂!

      有時,在「外人」眼中,「中國共產黨」同「中國」,其實很難分。

      Delete
  6. 講得幾「專業」呀。天地不仁,就算歷史真無「對錯」。但「專業」,須立足一个真字。求真,要求所有細節真相大白,不得隱瞞,是專業人士最起碼的學養。謝先生轉移了問題的焦點,是詭辯術。

    ReplyDelete
  7. //我們無力,但死剩把口。//

    要繼續 ......

    ReplyDelete
  8. 區生,我覺得重點應該是"政府可否說謊"。如果右翼老兵確切相信"日軍從未侵華"是事實,你咬佢都無用,至少佢有言論自由,你亦祇可以繼續用事實"砌"佢。

    問題係佢何來證據證明"日軍無侵華"?咁佢係滿手鮮血(曾參與侵華),抑或人云亦云(盲目相信日本政府)? 這也是一個兩走極端的關鍵。

    但是"政府可否說謊"已有普世答案。如果你問佢,日本政府話福島從無輻射事故並好安全,恰唔恰當? 佢點諗?

    "我們就是篡改歷史教科書,我們就是不承認侵華歷史,那又如何?" 日本篡改歷史書就是向自己的人民說謊,日本人民覺得沒問題嗎?日本軍國精神源自武士道,咁武士道是否以說謊為榮?

    尼克遜就是間接因為說謊而下台,連榮譽都無埋,永留歷史。中共試圖以謊言掩蓋文化大革命和六四,右翼老兵認為我們會接受並覺得沒問題嗎?

    政府可否向自己的人民說謊?????

    ReplyDelete
  9. 政府當然不應向人民說謊,但多少政權正是建立在謊言之上。

    ReplyDelete
  10. 中國當然有錯,但,我來自香港。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