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une 9, 2013

哮喘與一行禪師




寫完〈減肥與一行禪師〉,再來寫寫〈哮喘與一行禪師〉吧。

任何信仰與修習方式,都要講一分「緣」。很早以前接觸到一行禪師與「正念呼吸」之法,立即就「收到」,源於本人的哮喘病。

哮喘,算是成長中最痛苦的事,回想起來,也許是一段小小的奇遇。

自幼患哮喘,初中略懂事以後,知道每次發作,父母都憂心忡忡,四處訪尋名醫,診金動輒五百,又總醫不好。後來為免父母擔心,又不想他們浪費金錢,開始懂得隱藏,明明發作,裝作若無其事。

最難佯裝的時份,乃寂靜的凌晨,家住公屋,房間沒有密封間隔。發作之時,不想嚇人的喘氣聲吵醒父母,只有坐起來才能控制呼吸聲。徹夜無眠,無數深宵,乾坐著看天邊微明,母親醒來看我,我裝作剛睡醒,穿校服上學去。

習慣走路上學,抄後山需十五分鐘,上山路,氣喘得胸腔快要爆開,趕在鐘聲前衝進校門,又喘又累。踢足球時發作,練習長跑時又發作,從小知道什麼叫失敗,每天氣喘乏力、暈眩胸痛,相信生命短暫,真的以為自己命不久矣。

既如此,只能把握僅有的光陰,捱得苦、沒怨言,凡事盡玩、凡書盡讀,活得有如沒有明天。十年過後、二十年過後,竟而不死。回頭看看,也因為哮喘,自己起步比別人快,走得比別人遠,玩得比別人癲;後來遇上好中醫,多年哮喘頑疾竟然治癒,又是另一奇緣。
哮喘之福,是令人深深明白,幸福可以很簡單。每一口正常的呼吸,都已是一個恩典;抓緊每天,四處張望尋索,試圖看透世情,不停問「點解」,不要讓明天的自己後悔。

(以上有關兒時哮喘部分轉自拙作《他他巴》一段)

後來,讀陳冠中之〈盛世〉,欣聞小說中「哮喘藥」有奇效。偉大祖國政府在全民食水中落藥,人人忘記歷史,喜不自勝,充滿幸福感,只有少數人沒中毒,其中一類,正是吃哮喘藥的人。

哮喘病發時,病人無可奈何,要深觀自己每一下呼吸;氣喘過後,自懂得欣賞平緩順暢的每一口氣。哮喘奇緣,在通透明瞭,幸福其實很簡單,就在幾口順暢呼吸之間。一如一行禪師所言,每天起床,看見藍天白雲,知道自己還在呼吸,這就是生命的奇迹。

That’s it.

***   ***   ***
相關文章:



15 comments:

  1. "徹夜無眠"?? 咁上堂時有無瞌眼瞓被罰? 老師們有否特別關顧?

    --

    題外話, 馬料水又話要填海, 邵氏電影"年輕人"(1972) 一小段開頭, 收錄了 "中大" 當時的外貌 (仍在興建中), 喜歡回望 "那些年" 的 "中大" 人不可不看。 {申報: 非 "中大" 出身。}

    正在學習正念睇 Blog。 {哈哈!}

    ReplyDelete
    Replies
    1. 老師的關顧就是叫我不要再長跑

      Delete
    2. "徹夜無眠"?? --> Nessun Dorma

      Delete
  2. "知道每次發作,父母都憂心忡忡,四處訪尋名醫,診金動輒五百,又總醫不好。後來為免父母擔心,又不想他們浪費金錢,"
    深有同感,尤其哮喘是愈年少愈大機會醫好,成年後愈困難醫好,更使父母憂心。

    ReplyDelete
    Replies
    1. 噢 ~~~ 原來區公子年幼時的命都是這麼嬌貴的 ,連害著了的病,都是風流富貴一類,彷若先秦春秋時代的捧心病西施,或者伊利沙伯一世的腹痛情郎 Leicester 伯爵一般 , 真怪不得獲賜名造 "區家的麒麟" 也 !

      Delete
    2. 我想沒有哮喘病人會覺得這是「風流富貴」病,言重了。

      Delete
  3. "從小知道什麼叫失敗",真好。

    我從小不知道什麼叫失敗 - 那當然不表示少時沒有失敗,但 either deal with it or live with it,不屑囉。直至某一天失敗已經接踵而來仍沒發覺,發覺以後無力改變,才驚覺自己能力渺小。

    題外話,吐露港公路還勉強說得通,如果馬料水又話要填海,將來一定變馬料水盆地,除了船灣淡水湖之外,沒有水。

    ReplyDelete
    Replies
    1. Oh, 題外話之題外話,我 AI 不是讚成填海嗎?
      是,我讚成填海,不是讚成亂填海,如果要貪方便,豈不是更應填維多利亞海?
      在 vicsforum 叉鄰廚 林超英「開發棕土,不要填海」,扼要 再貼,希望 林超英 睇到啦。(sorry, thank you 區生,借個位,唔該)

      http://vicsforum.blogspot.hk/2013/03/blog-post_8382.html
      我認為「棕土應開發,填海可商量」
      林生在此認為應「重新檢視農業在香港的定位」,我同意。港地呎價可以價值數萬,何以農地不可? 前提是 港米有價,而不是改變新界地用途。同樣是製造 GDP,港米有價,不可能嗎?
      我認為如果容許改變棕地用途,即是變相鼓勵人犯法,先破壞,後套現搵錢。那如何保育!? 原本不是貨櫃場及廢車場的,就應該回復原貌,污染了的「棕土」,種不了米,那可種花,花也不能種,地主閣下的事,自取其咎。
      林生又說「填海造地...將來後悔也無法修復的生態傷害」。我不禁問,「填 "地" 造地」,不會做成無法修復的生態傷害嗎? 當機械操作的鏟車,一鏟一鏟地鏟下一片又一片的樹林草木之前,最好先問一問 盧文氏樹蛙、黃麖、紅頰獴、箭豬、緬甸蟒蛇、香港蠑螈、蝙蝠、豹貓、水獺 (*1),甚至蚯蚓、已不多見的金龜、螢火蟲。難道 盧文氏樹蛙 等等..等等 會爬走,而 中華白海豚 不會游走?

      Delete
  4. 哮喘不難治,難在堅持而已

    ReplyDelete
  5. 我細仔 二十二歲 哮喘嚴重 可否介紹中醫?

    ReplyDelete
  6. 你好,中醫介紹,這裡不太方便講,你可以留下聯絡方式嗎?

    ReplyDelete
  7.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ReplyDelete
    Replies
    1. Wong Ting Por 兄,電郵收到,稍後回覆!

      Delete
  8. 先生,小女子自小患有非常嚴重的哮喘小時數次入急症室急救及留醫,近年還失去工作能力。為了恢復工作及佛學修持,請問先生那位中醫是誰及如何找他。teddybearyuen@netvigator.com

    ReplyDelete
    Replies
    1. 抱歉,醫好本人喘哮的那位中醫師,已經退休了。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