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22, 2013

我與王亞平的四光年距離




看王亞平在太空授課,心裡一種莫名的不安。

太空授課,一定是好事;科普教育,每一位學童都需要。質量、重量、水張力、牛頓定律,一下子明白。美國NASA與哈勃望遠鏡的科普教育,政治色彩淡,統戰功能強。大國崛起,西方列強的自由民主是毒草,政治宣傳之伎卻要學到十足。

這次太空授課,應該是神舟五六七八九十號升空以來,除了軍事作用以外,最具實質意義的一件事。

但是,王亞平,這位千挑萬選的太空陳法拉…

很光滑的皮膚,很一絲不苟的微笑。
嘴角的彎度約18.3度,說話時閉口時維持一樣。
無重狀態下喝一球水,含笑張口,眼神閃爍著陶醉。
牛頓定律掌握在她纖細而溫柔的手。
水的張力背後,連眉毛的細微動作,也配合得天衣無縫。
UFO問題,仍然是一樣的微笑,一樣的腔調。
很統一的感情。
很精緻的模板。
把劇本演成劇本。
完美的戲。
很真的假。
王亞平精神。
巨靈之笑。

人造人的面具,太空裡會不會爆炸?

她的笑,她的腔,全國學生,學得很快。

看著王亞平,我覺得我和中國第二位女太空人,有著4.37光年的距離。

4.37光年,那裡是距離太陽系最近的星體。南門二,這麼近,那麼遠。

今天又聽到人講,你地班友乜都罵,咁唔鐘意呢度,咪搬去美國囉。

我唔想去美國,我想去火星。

***   ***   ***

神舟升空時分,又聽到一個名詞,叫「太空育種」

其實,上太空有什麼好做?一直以來,官方宣揚的太空科技成就,主要就是「太空育種」,原理是外太空環境能「令植物變異」,產出更好味、營養更豐富的農產品云云。

問題是,成功誘變的種子,絕大部分變異都是破壞性的,一如你送一群人到福島核電廠呆坐一星期,大部分人會患癌,而不會變天才一樣。這些基因變異的植物,縱使變得更「好」,符合人們口味,也要經過多代培植,才能確認新特性能承傳下一代,這步驟基本與人工挑選品種栽培無異,亦有如買六合彩碰碰運氣,不屬「高科技」,而且不能重複做,科學上意義甚微,美俄早已不再自欺欺人。

有關「太空育種」,以前寫過,《神舟、天宮、我的夢
相關文章:進擊之巨靈

6 comments:

  1. 上太空最好食「太凶肉粽」。跟住奔走向地球。回望渺小的中南海灣畔的變種河蟹。或許對人生有所啟迪。

    :P

    ReplyDelete
  2. 「咁唔鐘意呢度,咪搬去美國囉」
    我要對嗰啲人講,要滾蛋嘅人係你地

    小弟有逛某國內人士的網站,他是公務員,不過從他的文章中知道他對政府也不是十分滿意的,「天朝」這個詞不時在他文章中出現,我認為他是有理性同修養的人

    但他也會為神X(不是這次)等成功而有點腦充血,覺得那是十分值得興賀的事,覺得天朝強大起來了,國人與有榮焉云云,不應有反面思想

    由此可知洗腦教育對國人影響有多大,這次還不借此機會加大力度宣傳?

    ReplyDelete
  3.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4. 太空授課確是很貴的,但反正這火箭都要射,就順便向學生教教物理學
    (English version after Chinese version)

    太空授課確是很貴的一課,試想想,一支火箭有多貴,所以,大家要留心聽課,這是一次難得的機會,對增進你的物理學知識很有幫助!(不過,無論授不授課,這火箭都要射,他們(包括中國和美國)不是為了探索太空奧秘,他們是為了太空軍事化,是為了國防,是為了將來可能出現的星球大戰作好準備(將來地球上的戰爭是在太空打的),既然這樣,反正這火箭都要射,就順便向學生教教物理學,也無不妥。)

    Lecture by Chinese astronaut in space is very expensive. Imagine how expensive a rocket is! So we have to pay attention to the lecture, this is a rare opportunity to improve your knowledge of physics! (However the main objective of them (including China and the United States) is not to explore the mysteries of nature, they just make ready for the militarization of space, for defense, for possible future Star Wars. (Future wars will be fought in space) Therefore, as this rocket is to be shot anyway, what’s wrong with using this opportunity to teach physics to students?)

    ReplyDelete
    Replies
    1. 同意!

      各自喜歡與否,如果明白運動員每日苦練著同一動作以至形成強逼症的心理變化,那麼反覆一致的笑容動作也不奇怪(追求卓越、要求零錯誤,在我們的辦公室、社會,是那麼理所當然,其實與潔癖無異)。

      本來唔想講神x (8 or 9?),剛在馬鼎盛那裡 心痒 留了言,也值得為非軍事迷再貼 --
      『可以借鑑別人走過的路,但不必被人牽著鼻子走
      ...
      同理,我其實不明白天宮甚麼的整天在上面玩對接,在地上熟習一下人手 override 作為應變措施是需要的。都已經是導彈打導彈年代了,來個自動操作有甚麼問題? 可能時間太多,當玩遊戲機消遣。』

      Delete
  5. 在發射前一日中央台已有佢地三個在訓練時對住鏡頭笑的TC2出現,同最終現場版的表情角度一模一樣。我估,三位taikonauts久經訓練,應該要包括連呢D都採排到毫無瑕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