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5, 2013

進擊之巨靈


(本文15/6/2013刊於《明報》)


不久前,路過雲南西藏交界偏僻處,探訪怒江畔一農戶,我以為自己已經遠離塵俗,接近世界盡頭。一進門,灶旁掛著大幅海報,共產黨五代領導人似笑非笑啤住你;神舟號的飛船火箭太空人,簇擁黨旗,只有女太空人劉洋的笑容,可以紓緩一下氣氛。

太空探索,是很多人的童夢,激發無限想像,也是共產黨的豐碑、政權認受性的圖騰,當然更是不容有失的公關大騷。

神十升空,時間長達十五天,如何布置「亮點」宣揚國威,費煞思量:

--要有人物故事,於是特選王亞平,賣點是「八十後也升空」;
--選角要有觀眾緣有明星相,王亞平才能以「神女」「驚艷」之態,躋身黨報頭版;
--要有親切人情味、話題要切合時效,故祝你「端午節快樂」兼示範食太空糉;
--要有高潮,故強調飛船與太空站交會對接之艱辛;
--要有懸念,故「神秘禮物」到新聞淡靜時才拆,延續話題;
--要有教育意義,故特設太空教室,俘虜童心;
--要製造歷史時刻,故安排蛟龍號同時深潛,來一次高天深海歷史對話。

一切都很好,美蘇冷戰,太空競賽,早已示範以探索太空展示國力與籠絡人心的妙用。大國崛起,巨靈為自己粉飾,這是必經之路,明白。

只是,看著王亞平的甜美笑容,除了想起陳法拉,還憶起前陣子走訪大西南,遇上有冤無路訴的庶民。沿路水庫移民,不滿拆遷安排,一聽到附近有記者,即蜂擁而至申訴求助,他們淚奔淚流,痛陳官吏貪污,激動之處,甚至以身擋車,不讓記者離開。

十年來,神舟號越飛越遠,嫦娥也快要登月,但地球上的中國,荒誕之事,歷久常新。人民想投訴,發現人民代表人民警察人民法官都是同一幫人;蟻民上訪,發現維穩產業規範化,有黑監獄招呼;他們呼冤,又發現監控嚴密,媒體噤聲;他們找民間團體幫忙,又見國家機器只容當權者膨脹,不容公民社會發展。相對神十太空船飛到地球軌道,有幾百公里高度,中國的制度建設,十年來大概上了一個新台階,那台階,是似有若無的百幾毫米高。

美國國家安全局外判商僱員斯諾登,走到香港爆料,揭露美國情報機關涉嫌監控私人通信,旋即激發一些人的狂喜,大呼美國政府一樣監控人民、一樣無恥,藉機大力恥笑本港的「親美」政客與「崇美」意態。真的令人失笑。

老生常談:政府是現代社會必要之惡,而絕對的權力使人絕對腐敗;權力的傲慢,不分國界,要時刻警惕;人性之醜惡,美帝如是,共產黨員也一樣,不要天真。是故無論任何國家,一個理想的政治制度,必包括自由的媒體、觸覺敏銳的民間組織、公正的司法體制與對立的反對黨派,發揮監督作用,制衡權力每一步之行差踏錯,避免巨靈坐大,反咬人民;正如這次監控事件可見,就算民主開放如美國,濫權之幽靈常在,人民不能掉以輕心,從建設制度確保權力關在籠子裡,正是西方經驗值得學習的地方。

神十升空,我們欣賞太空之奧妙,請不忘地上之疾苦;我們陶醉於王亞平的笑容,請不忘巨靈在一天一天長大。這個巨靈與美帝之最大分別:它自我膨脹、完全失控;同美帝一樣的是:她有時也笑得很甜。

***   ***   ***

每次神舟號落地,太空人必先來港巡遊,學生們記住問問題:

2 comments:

  1. 香港人再次被腦洗. 廣東話中甚麼叫"對接"? 手巾仔可以"對接", 兩樣分離的東西如何像手巾仔般"對接"? 用"接合"唔得? "交會對接"改為"交會接合"唔得? 又是上大人的指令?

    無文化就是無文化.大陸無文化, 香港的官和傳媒照學"無文化"的文化, 真的無文化.

    [對不起,不是針對上文.]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