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0, 2016

雪山版狗牙嶺


形容這裏是雪山版的狗牙嶺與八仙嶺,似乎有點褻瀆瑞士的雪山,但十一小時路程,不能自控地,一路和大嶼山狗牙嶺與大埔八仙嶺比較。
                                                   
這裏,狗牙嶺的險、八仙嶺的起伏,混而為一,再放大數倍。香港的狗牙嶺,山如其名,像一排狗牙,峰尖而路窄,但真正險要之處,路甚短。在狗牙嶺,你想墜崖,其實有點難度,畢竟所謂窄路,仍有兩三個身位的轉寰餘地。

這次,瑞士的遠足達人帶路,走這條一路遙望阿爾卑斯群岳,從  Rothorn 到  Augstmatthorn,長十多公里的山脊線。遠足達人說,若天氣欠佳,或雨雪濕滑,都不能行,因為山徑窄,隨時滑下兩邊斜坡或懸崖,他有朋友就因此送命。(遠足當天,發生了一宗奪命墜崖意外。

 Rothorn 出發,這裏遙望 Eiger 與少女峰等阿爾卑斯山脈,隔着 Interlaken 兩湖。
沿路有 ibex,長着巨角的羱羊
山徑最險處,在中段 Tannhorn 一帶,想像你豎起手掌,人走在指尖,一邊是七十至八十度的草坡,一邊是畢直懸崖,有數公里路,遠望山脊,如刀峰尖銳,只容一人步過,甚至要徒手攀爬,沒有踏錯腳步的餘地;若然腳軟失足,或頭暈倒下,必然萬劫不復。最險處,遇上相反方向的山客,要找踏腳處讓路,也有困難。
 
有些山脊不可能行,要繞路。





中段 Tannhorn,最斜,一段路要落手爬。
瑞士朋友說,這裏空氣清朗,視野高,遠望群山,你以為很接近,實際步行距離,要比在香港的判斷大約多一倍路。反正我信了︰起起伏伏,沿着山脊,越過一山又一山,終點仍是遠。

每次停步抬頭,都是危崖空谷,山腳下傳來牧場的牛鈴聲。疾走大半天,後段開始,落山時膝痛發作,冷汗直冒,痛快!

膝痛落山,遠處是最後一座山 Augstmatthorn
途上,見到最少兩個十字架,悼念亡者。
問瑞士朋友,這山徑叫甚麼名字?朋友說,沒有名字,瑞士漂亮的山徑太多,很多都是無名!他久仰其名,也是第一次來。

這段險要山徑,還有一個與香港的重大差別︰出入口路上,沒有「前面山路險峻,請勿前行」的告示。



山脊慢行,一路是全方位雪山草原與碧藍湖水
有幸走這條路的朋友要注意,此山徑的確危險,地圖上無路,整段行程,計算影相休息,一般需要最少十小時,行山經驗淺者不宜、畏高者不宜、有雨霧雪,路面濕滑時不宜,有膝痛舊患者要小心,更切勿獨行。



***   ***   ***

 (本文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此為加長圖片版)

相關文章︰
















1 comment: